MUJI 两任艺术总监背后的设计公司,究竟有多牛逼?

玩物志

2017-04-06 10:49

 

设计见证历史。

「性冷淡」设计,近年的走势却一点也不冷淡。

尤其是前阵子因为某些原因引起热议的 MUJI,休息日里人们为患的店面,令人怀疑是不是到了某大卖场。

MUJI 的「掌门人」都来自这儿

喜欢 MUJI 的人,对于两代艺术总监——田中一光(同时亦是 MUJI 创始人之一)以及原研哉,也不会陌生。

▲田中一光

▲MUJI 最早的海报,其实是刊登于报纸上的平面广告

▲早期海报,极简风格 30 年不动摇

除了 MUJI 之外,田中一光的设计风格,还推动了扁平化设计的流行。

▲代表作「日本舞蹈」

2001 年,原研哉担任 MUJI 艺术总监后,继续将这种极简风格发扬光大。

▲原研哉

▲原研哉时期的广告作品

▲统一标签体系

在 MUJI 的基础之上,原研哉也开始将这种精神灵活运用到生活的各处。

▲MUJI 之家
玩物志(微信号 coolbuy)后台回复【MUJI 之家】了解

▲为梅田医院设计的指引标示

▲老人手机
玩物志(微信号 coolbuy)后台回复【老人手机】了解

不过,熟悉两位设计大师的很多人,可能不一定知道,他们都来自同一个设计公司。

接下来,就让玩物志(微信号 coolbuy)
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对日本设计行业
影响深远的设计中心

NDC 设计中心

上世纪 50 年代,战后的日本一片萧条,一切从零开始。

1951 年,日本宣传美术会成立。

并于两年后开始在百货商店展览,目的是向群众宣传「设计能帮助国家重建」。

因为展出会场选在百货公司特卖场的原因,吸引了很多观众,也获得了普遍的认知。

乘着这个势头,1959 年,召集了当时最高水准的设计人员、广告文案创意、摄影师等,NDC 设计中心正式注册。

▲初创时代成员

尽管受到了更多的群众认知,但在当时,平面设计仍然是一个很陌生、很神秘的行业。

例如,设计师河野鹰思自称「设计师」时,还曾被问过「公司有几台缝纫机」。

▲河野鹰思的代表作品
今天的不少作品,还能看到其中的影子

奥运带来的黄金时期

让平面设计的概念真正走进大众的认知,得益于 1964 年举办的东京奥运会。

这场奥运会,除了令当时情绪低迷的群众,重新涌现出热情。

也真正向群众展示出平面设计额的功能模式,让社会各界人士到它的作用。

▲兼具美感、功能性和象征性的标志
令人们进一步了解和认识设计

负责此次奥运会海报以及标志设计的 NDC,自然也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设计公司。

▲1966 年札幌冬奥会的标志设计

之后,他们也成功在之后两次举国关注的大事件—— 1966 年札幌冬奥会,以及 1975 年大阪世博会,参与到设计工作中。

▲1975 年大阪世博会的海报设计

这些设计,除了给当时的社会带来巨大影响,而后来的一代设计师,也自小就浸润在这种环境下长大。

其中,也包括上面提到的原研哉。

▲承包了富山县立近代美术馆 30 年海报
也见证了这些年设计风格的变迁

传承和创造

原研哉在 1983 年加入 NDC,当时不少初创时代的成员已经离开独立发展。

这个时期加入的成员,在公司前辈指导下,一边学习,一边开发出自己的风格。

▲当时原研哉参与的设计

其中诞生的佼佼者,除了现时担任日本设计中心总经理的原研哉。

还有 NDC 成立的三个设计研究室的负责人——色部義昭、大黑大悟、三泽遥。

色部设计研究室
色部義昭

我通常以一个长故事的线索安排展开,作为设计思考的起点。

色部擅长「用设计讲故事」,制造一个系统的形象。

最有意思的,就是依据建筑所在地特色,为市原湖畔美术馆设计的 VI 系统。

大黑设计研究室
大黑大悟

大黑的设计,是当代「性冷淡」风格的极致体验。

▲TAKAO 599 博物馆的设计

无论是包装,还是建筑。都很好地诠释了日本设计对于干净简洁的追求。

三泽设计研究室
三泽遥

和上两者不同,三泽的代表作,更加偏向创新和创意。

例如用 3D 打印为鱼缸,添加在陆地难以存放的内饰。

或是用逐渐变色的纸张,包裹成铅笔。

将削笔这件事,变得无比浪漫。

从田中一光到原研哉,再到后来的色部、大黑、三泽。

这个对于影响力极大的设计中心,会伴随日本设计走向哪里?我们拭目以待!

好设计拯救世界!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专门介绍酷品、设计品,将把优质、有趣的产品和故事带给大家。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