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们面对成吨成吨的零钱,看着是钱,实际上费钱。

—— 江西九江公交集团负责人

大声

2018-04-18 19:01

投进许愿池的硬币,是“少女情怀总是诗”。

攒进零钱罐的硬币,是“童年首次理财课”。

扔进公交车收款箱的硬币,却是公交公司的烦恼。因为成吨的硬币需要大量人手专门清点,还需要专门的仓库存放,关键是银行有时候还不愿意收。九江公交集团的负责人说:

以前我们面对成吨成吨的零钱,看着是钱,实际上费钱。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支付宝等等移动支付的出现,在手机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搭乘公交地铁之后,人们使用的零钱也就越来越少了。

以杭州为例,在以往,零钱约占杭州公交票款金额的 48%,公交公司需要专门聘请  200 人的团队负责清点零钱。随着支付宝等移动支付手段的使用,零钱使用率下降了 20% 以上。

在公交系统接入移动支付手段的不仅仅是杭州一个城市,接入支付宝后,济南公交每日人力整理点零币减少近 10 万元。

从 2016 年到 2017 年,国内已有 50 多个城市实现了支付宝扫码乘公交,在推广移动支付搭乘公交上,还有腾讯乘车码、小米华为三星苹果利用 NFC 功能的各种 Pay 等等各方势力的加入。

也正是各方力量的加入,零钱,尤其是硬币的使用场景越来越少了,这种事情正发生在公交车上,地铁站里,还有便利店中,甚至现在街头卖艺乞讨,都要贴一张二维码了。

不光是有移动支付和零钱硬币之间有战争,也有移动支付内部,NFC 和二维码的战争。

虽然目前小米华为三星苹果基于 NFC 技术的各种 Pay 在使用体验上非常好,不过 NFC 技术的弊端也很明显:一般只有各个品牌相对高端的手机才会加 NFC 功能,也就是说有 NFC 的机型其实不多;另外各个手机厂商的还制造了一些技术壁垒,比如苹果的 NFC 很封闭,所以 NFC 就是用户使用一时爽,商家接入火葬场。

对于习惯了用 Apple Pay 优雅地过地铁闸机的北上广白领来说,用二维码乘坐公交是怎样一种体验是登不上知乎的大雅之堂的。

不过对于广大红米魅蓝坚果用户来说,不是他们不想用 NFC 坐公交,而是不能啊,臣妾怎么办?微信说,二维码很 OK,支付宝接过话筒,也表示二维码的确 OK。

在以往,二维码使用中的最大问题就是信号问题,不少的地铁站信号往往信号弱,刷不出二维码,没有二维码也就乘不了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支付宝做了两件事,首先是引入了实名制和芝麻信用,信用分在 550(信用良好)以上的用户可离线识别身份乘车,异步再进行扣款,为信用良好的用户提供了“先乘车后付款”的权限。

然后支付宝还重新对二维码进行技术改造,采用了 ECC 的两级非对称算法,在信息长度和识别效果上达到平衡。

这个离线二维码技术,还可以进一步设计成“电子公交卡”,将公交卡虚拟化,既方便用户,又不侵占传统公交卡公司的利益。

实际上,在公共交通经历了现金票据时代和磁卡时代之后,现在已经慢慢进入到了智能时代,手机作为中枢,既可以是零钱包,也能成为公交卡。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博客其中一个美好的部分就是,你总是希望寻求反馈却没法即时获得。

查看全文 —— Twitter 联合创始人 Ev williams

在我看来,我们往太空发展的原因是为了拯救地球。

查看全文 —— 贝索斯,亚马逊 CEO

时间偏长的电视剧单集不仅被认为是高质量的标志,同时还成为权力的表现。

查看全文 —— Sophie Gilbert,《大西洋月刊》

为什么大家还是会设不安全的密码?因为我们对自己设计密码的系统会产生感情。

查看全文 —— Karen Renaud,网络安全教授

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比广告算法更重要的科技创新。

查看全文 —— Ashlee Vance,《硅谷钢铁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