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们面对成吨成吨的零钱,看着是钱,实际上费钱。

—— 江西九江公交集团负责人

大声

04-18 19:01

投进许愿池的硬币,是“少女情怀总是诗”。

攒进零钱罐的硬币,是“童年首次理财课”。

扔进公交车收款箱的硬币,却是公交公司的烦恼。因为成吨的硬币需要大量人手专门清点,还需要专门的仓库存放,关键是银行有时候还不愿意收。九江公交集团的负责人说:

以前我们面对成吨成吨的零钱,看着是钱,实际上费钱。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支付宝等等移动支付的出现,在手机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搭乘公交地铁之后,人们使用的零钱也就越来越少了。

以杭州为例,在以往,零钱约占杭州公交票款金额的 48%,公交公司需要专门聘请  200 人的团队负责清点零钱。随着支付宝等移动支付手段的使用,零钱使用率下降了 20% 以上。

在公交系统接入移动支付手段的不仅仅是杭州一个城市,接入支付宝后,济南公交每日人力整理点零币减少近 10 万元。

从 2016 年到 2017 年,国内已有 50 多个城市实现了支付宝扫码乘公交,在推广移动支付搭乘公交上,还有腾讯乘车码、小米华为三星苹果利用 NFC 功能的各种 Pay 等等各方势力的加入。

也正是各方力量的加入,零钱,尤其是硬币的使用场景越来越少了,这种事情正发生在公交车上,地铁站里,还有便利店中,甚至现在街头卖艺乞讨,都要贴一张二维码了。

不光是有移动支付和零钱硬币之间有战争,也有移动支付内部,NFC 和二维码的战争。

虽然目前小米华为三星苹果基于 NFC 技术的各种 Pay 在使用体验上非常好,不过 NFC 技术的弊端也很明显:一般只有各个品牌相对高端的手机才会加 NFC 功能,也就是说有 NFC 的机型其实不多;另外各个手机厂商的还制造了一些技术壁垒,比如苹果的 NFC 很封闭,所以 NFC 就是用户使用一时爽,商家接入火葬场。

对于习惯了用 Apple Pay 优雅地过地铁闸机的北上广白领来说,用二维码乘坐公交是怎样一种体验是登不上知乎的大雅之堂的。

不过对于广大红米魅蓝坚果用户来说,不是他们不想用 NFC 坐公交,而是不能啊,臣妾怎么办?微信说,二维码很 OK,支付宝接过话筒,也表示二维码的确 OK。

在以往,二维码使用中的最大问题就是信号问题,不少的地铁站信号往往信号弱,刷不出二维码,没有二维码也就乘不了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支付宝做了两件事,首先是引入了实名制和芝麻信用,信用分在 550(信用良好)以上的用户可离线识别身份乘车,异步再进行扣款,为信用良好的用户提供了“先乘车后付款”的权限。

然后支付宝还重新对二维码进行技术改造,采用了 ECC 的两级非对称算法,在信息长度和识别效果上达到平衡。

这个离线二维码技术,还可以进一步设计成“电子公交卡”,将公交卡虚拟化,既方便用户,又不侵占传统公交卡公司的利益。

实际上,在公共交通经历了现金票据时代和磁卡时代之后,现在已经慢慢进入到了智能时代,手机作为中枢,既可以是零钱包,也能成为公交卡。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我们一直觉得年轻人更自我,相对不愿意合作,但大量的事实告诉我们,这可能是一种偏见,一种不太正确的想法。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蒋安奕

「点赞」这个简单的动作,能够转化为(对建筑的)保护运动。

查看全文 —— Virginia McLeod,《Atlas of Brutalist Architecture》编辑

耐克和百事这类品牌已经成为新一代艺术的赞助者。

查看全文 —— Samantha Culp,创意制作人

你会发现,让人宅的那些技术发展得都很快,开辟新世界的技术发展得都慢。这很危险,对人类来说这是不是一个陷阱?谁也不知道。

查看全文 —— 刘慈欣,科幻作家

有任何人想试图用一个数字把电动车续航概括了,他一定是不专业的,是不懂装懂的。

查看全文 —— 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