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反垄断)案件给我们的教训是,我们不应让任何一家公司决定我们的未来。

—— 民主党参议员 Richard Blumenthal 和法学教授 Tim Wu

大声

2018-07-05 09:00

硅谷的普遍共识是,政府管制对经济发展有害。Uber 就成天埋怨法规过时,而 AirBnb 也得日常和政府监管斗智斗勇。但真的是这样吗?

Quartz 编辑 Simone Stolzoff 认为,我们也许能从 17 年前微软所经历的反垄断案件中寻找一些洞见。

1997 年,微软因涉嫌垄断被美国联邦政府告上法庭。政府一方认为,微软借助 Windows 系统强制捆绑浏览器 IE,并由此赢得浏览器大战。

经过历时三年多的调查和庭审后,微软和政府达成协议。微软将和第三方公司共享 API,让竞争者也能为 Windows 编写程序。接下来几年里,微软还要接受政府的随时检查,以确保没他们没在代码上做手脚。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认为,这个案件开创了一个政府干涉自由市场的危险先例,政府的监管在未来将阻碍行业技术发展。

另一个意见则认为,这个和解对微软太好了,不足以组织这个巨头在未来对竞争者的扼杀。要知道,之前因反垄断被调查的公司,如洛克菲勒石油、AT&T,它们的下场都是被强行“肢解”,拆分公司。

但现实是,17 年过去了,这两个预测都没有实现。

被判要开放 API 的微软,为过去曾是“小创业公司”的 Google 和 Facebook 创造了生存空间,因为微软没法借操作系统之宜,用 Bing 和 Myspace 来扼杀它们的生存空间。

有趣的是,这些曾经的“小小创业公司”,如今成为了新一代硅谷巨头。有趣的是,曾经被控告的微软,也曾是反垄断判决的受益者,当时的被告垄断的是 IBM。科技巨头和反垄断法的关系非常微妙。

Mark Zuckerberg 在国会上曾辩护道“美国人均每天会用 8 个 app 和朋友沟通”,但却无法指出任何 Facebook 的直接竞争对手(它收购了不少潜在竞争对手,其中最大的是 WhatsApp 和 Instagram,还有部分没能成长到能和 Facebook 竞争规模的公司)。

而在当年,微软在案件判决后也说过,“虽然我们没有完全胜诉,但我们每天仍要面对非常激烈的竞争,并要持续改进产品来保持优势。”

Facebook 和 IE 都是免费的,但大家都知道,世界上并没有免费的午餐。不给钱,我们就得付出时间或是自己的数据。(虽然盖茨曾辨析,IE 不仅自己免费,还逼得 Netscape 这种收费软件免费化,消费者明显是受益者。)

▲ Netscape 创始人 Marc Andreessen

随着时间推移,微软这般的大公司对我们生活的制约越来越多,从某程度上,甚至影响着我们共同的科技未来。

微软(反垄断)案件给我们的教训是,我们不应让任何一家公司决定我们的未来。

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 Richard Blumenthal 和法学教授 Tim Wu 在两人联合署名为《纽约时报》撰写的一篇评论中说道

为了保证我们共同的科技未来能有多样化和蓬勃发展,Stolzoff 提出,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审视政府干预和科技发展之间的关系。

现在的情况是,在没有产生实质性的伤害前,大公司都无须面对反垄断法。在 1970-1999 年间,美国年均有 15 宗反垄断相关案件,到了 2000-2014 年,这个数字降到了 3 宗。

《通信规范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 230 条更是为这些公司提供了规避责任的保护:互联网服务不必为其用户行为负责。(爱范儿注:这个法则也被认为是对互联网发展最重要的法规之一。

有没有可能,这些新一代的巨头在抑制着新一代创业公司的发展?也许,美国政府又是时候出来管管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工作邮箱:fangjiawen@ifanr.com

当前官方的统计数字可能会漏掉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快速发展过程中很大一部分的增长价值,从而低估生产率的增长。

查看全文 —— 美联储主席 Jerome H. Powell

人们拥有了如此多的衣服,买新衣已经很难能激发他们的幸福感。

查看全文 ——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 Geoff Ruddell

我们一直想要给用户提供一个比较完整体验的 5G 手机,而不想要 5G 手机仅仅成为一个测速工具。

查看全文 —— OPPO 产品经理吴荻

如果你将大脑中的想法转化为活动的能力受到限制,那你就需要植入一些东西。

查看全文 —— Facebook 创始人 Mark Zuckerberg

一种「感性经济」正在形成。人工智能完成分析和思考任务,人类工人则完成与人际关系、情商相关的感性任务。

查看全文 —— 《加州管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