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反垄断)案件给我们的教训是,我们不应让任何一家公司决定我们的未来。

—— 民主党参议员 Richard Blumenthal 和法学教授 Tim Wu

大声

07-05 09:00

硅谷的普遍共识是,政府管制对经济发展有害。Uber 就成天埋怨法规过时,而 AirBnb 也得日常和政府监管斗智斗勇。但真的是这样吗?

Quartz 编辑 Simone Stolzoff 认为,我们也许能从 17 年前微软所经历的反垄断案件中寻找一些洞见。

1997 年,微软因涉嫌垄断被美国联邦政府告上法庭。政府一方认为,微软借助 Windows 系统强制捆绑浏览器 IE,并由此赢得浏览器大战。

经过历时三年多的调查和庭审后,微软和政府达成协议。微软将和第三方公司共享 API,让竞争者也能为 Windows 编写程序。接下来几年里,微软还要接受政府的随时检查,以确保没他们没在代码上做手脚。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认为,这个案件开创了一个政府干涉自由市场的危险先例,政府的监管在未来将阻碍行业技术发展。

另一个意见则认为,这个和解对微软太好了,不足以组织这个巨头在未来对竞争者的扼杀。要知道,之前因反垄断被调查的公司,如洛克菲勒石油、AT&T,它们的下场都是被强行“肢解”,拆分公司。

但现实是,17 年过去了,这两个预测都没有实现。

被判要开放 API 的微软,为过去曾是“小创业公司”的 Google 和 Facebook 创造了生存空间,因为微软没法借操作系统之宜,用 Bing 和 Myspace 来扼杀它们的生存空间。

有趣的是,这些曾经的“小小创业公司”,如今成为了新一代硅谷巨头。有趣的是,曾经被控告的微软,也曾是反垄断判决的受益者,当时的被告垄断的是 IBM。科技巨头和反垄断法的关系非常微妙。

Mark Zuckerberg 在国会上曾辩护道“美国人均每天会用 8 个 app 和朋友沟通”,但却无法指出任何 Facebook 的直接竞争对手(它收购了不少潜在竞争对手,其中最大的是 WhatsApp 和 Instagram,还有部分没能成长到能和 Facebook 竞争规模的公司)。

而在当年,微软在案件判决后也说过,“虽然我们没有完全胜诉,但我们每天仍要面对非常激烈的竞争,并要持续改进产品来保持优势。”

Facebook 和 IE 都是免费的,但大家都知道,世界上并没有免费的午餐。不给钱,我们就得付出时间或是自己的数据。(虽然盖茨曾辨析,IE 不仅自己免费,还逼得 Netscape 这种收费软件免费化,消费者明显是受益者。)

▲ Netscape 创始人 Marc Andreessen

随着时间推移,微软这般的大公司对我们生活的制约越来越多,从某程度上,甚至影响着我们共同的科技未来。

微软(反垄断)案件给我们的教训是,我们不应让任何一家公司决定我们的未来。

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 Richard Blumenthal 和法学教授 Tim Wu 在两人联合署名为《纽约时报》撰写的一篇评论中说道

为了保证我们共同的科技未来能有多样化和蓬勃发展,Stolzoff 提出,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审视政府干预和科技发展之间的关系。

现在的情况是,在没有产生实质性的伤害前,大公司都无须面对反垄断法。在 1970-1999 年间,美国年均有 15 宗反垄断相关案件,到了 2000-2014 年,这个数字降到了 3 宗。

《通信规范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 230 条更是为这些公司提供了规避责任的保护:互联网服务不必为其用户行为负责。(爱范儿注:这个法则也被认为是对互联网发展最重要的法规之一。

有没有可能,这些新一代的巨头在抑制着新一代创业公司的发展?也许,美国政府又是时候出来管管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扫地机器人加入机器视觉以后,它除了避障功能以外,还可以去做地图的「语义识别」,也就是说它能识别这个环境是厨房,这个环境是卫生间,这个环境是睡房,进入到这些地方就可以有不同的清扫模式。

查看全文 —— 科沃斯副董事长、国际事业部总裁钱程

拿智能音箱举例,国内的竞争激烈程度已经升级到了一个智能音箱 9.9 美元、8.9 美元,也就是单价一美金的竞争。这种发展模式是不是健康的。

查看全文 ——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贾朝晖

未来的无线耳机,很可能会让你放下智能手机。

查看全文 —— Gints Kliman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