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潜在的犯人,其实也和一般人一样,容易受到干扰。要阻止犯罪,就让他们找点儿其它事干吧。

—— Alan Burdick,《Why Time Flies: A Mostly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等书籍作者

大声

2018-07-10 09:36

很久以前,专家们就警告我们,含有暴力内容的电视节目和游戏会让人变得更暴力。但是,支持该说法的实质性证据一直不多。

近年来,开始有研究人员把课题掉转过来,去讨论“玩暴力游戏看暴力电视后,我们不会做什么?”结果也许会让你大跌眼镜——由带暴力元素的游戏和影视内容引发的暴力事件数通常可被下降的犯罪率抵消。

2009 年的一个研究指出,在 1996 年至 2004 年之间,在有带暴力元素的电影上座率高的夜里,暴力犯罪率一般会稍微下降。而在非暴力类电影上座率高的夜里则没有这个现象。也就是说,有暴力犯罪倾向的人很有可能都忙着去看带暴力元素的电影了。

电子游戏也有类似效果。2011 年,德克萨斯大学的经济学家 Michael Ward 拿出 2005-2008 年数据分析,发现带暴力元素的电子游戏销量增加,也往往伴随着犯罪率的稍微下降。另一个研究指出,每当美国电子游戏销售额增加 1%,全国犯罪率会下降 0.1%。

过去 20 年来,美国和加拿大的犯罪率都持续下降,正逢社交网络、智能手机、YouTube、流媒体的兴起。

于是,一派研究人员开始提出,更长的屏幕时间减低了犯罪率。反对者则表示,两者间关系虽然应该是有关联的,但没有直接因果关系的。

但在最近,一份报告提供了另一个有趣的洞见。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两位社会学研究人员分析了在 2001 年-2013 年间直播体育竞赛和芝加哥犯罪率间的关系,发现在重要比赛之夜,犯罪率可下降高达 20%。

这次研究的数据非常丰富,涵盖了 12 届超级碗、204 场芝加哥熊队参与的比赛、94 场 N.B.A. 决赛、70 场世界职业棒球大赛等等。

他们发现,除了部分现场球迷因喝醉等原因,在赛后引起暴力冲突外,整体而言,犯罪率的确是下降了。

调查指出,在这些比赛前后的犯罪率均不受影响,保持正常水平。而在比赛期间,犯罪率有大幅下降。这意味着,原本应在比赛期间发生的犯罪没有“改期”,而是“取消”了。

这和警方一些研究结果相符:他们会在犯罪高发时段加强巡逻管理,并发现在这些时段降低的犯罪率并没有移到其它时段。

这个项目主研究者 Laqueur 和 Copus 从研究中得出的结论:

一部分犯罪是基于机遇和情景的。偶然性会为事件(犯罪促成)带来不同,就和人类其它选择一样。

《纽约客》作者 Alan Burdick 总结道:

在某个层面上,(特定)犯罪也是一种消遣,我们可以通过时间管理来规避管制。那些潜在的犯人,其实也和一般人一样,容易受到干扰。要阻止犯罪,就让他们找点儿其它事干吧。

这也是为什么,Laqueur 甚至开玩笑说,电视媒体等应该多吹捧进行时间比较长的运动,譬如高尔夫球。这样一来,人们看电视的时间也会更长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如果 Twitter 可以重来,我不会再强调「粉丝数」和「点赞数」。我甚至会删掉点赞功能……可以说,这项功能并没有给互联网带来什么积极健康的贡献。

查看全文 —— Jack Dorsey,Twitter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音乐体验往往都是积极的,为人们带来积极的情绪体验,因此有提高效率的功效。

查看全文 —— 迈阿密大学音乐治疗学者 Teresa Lesiuk

我知道你并不了解占星术,但如果你要接触 20 岁左右的年轻女孩,那么你需要和她聊这个。

查看全文 —— 占星软件 Co-Star 联合创始人 Banu Guler

(巴黎圣母院)这种损失让人如此沮丧,部分原因是人们沉浸在西方的思维模式中,认为「真实」就等同于完全保留建筑物的原始工艺和原始材料。

查看全文 —— Claire Smith,弗林德斯大学考古学教授

能做 996 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 996 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 996,你什么时候可以 996?你一辈子没有 996,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

查看全文 —— 马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