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科技,我们要充分调动人类大脑的可塑性来提高我们的认知能力,改善我们的行为,并最终提升我们心智。

—— Adam Gazzaley,神经病学和生理学教授

大声

07-25 10:29

随着发展,人类生存情况正变得越来越好。平均而言,我们比过去更健康、更富裕、教育程度也更高。

但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神经病学、生理学和精神病学教授 Adam Gazzaley 认为,在这些让人欣喜的进步下,人类正面对着另一样健康挑战,一个我们尚未完全理解的领域——认知危机。

▲ 图片来自 Medium

研究发现,人类作为总体,对延迟满足和持续注意力可保持的周期越来越短。而在信息过载时代下,和压力、抑郁和焦虑相关的健康隐患日益加重(譬如,“错失恐惧症”和对效率的焦虑症),我们的认知能力无法处理如此多信息。

Gazzaley 认为,让人类陷入新危机的,正式在过去让人类生存下来的能力——我们对周围环境的认知,对信息的整合,以及用这些信息来采取行动的能力。这个能力帮助我们的祖先辨别有毒食物,教我们将知识代代相传,但现在却为我们带来了焦虑。

更重要的时,和科技产品的互动时间已经干预了人类原本对其它接触的需求,例如和自然的接触、健身运动、人与人间的直接接触和恢复性睡眠。人类总体的认知健康在变得越来越糟糕。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现在的情况是,虽然精神类疾病的诊断率已经有所提高,但教育和医疗机构对这类疾病的评估和诊断仍非常原始。

教育机构在进行诊断时,大多还依赖过时的心理测试题,甚少用上脑成像等检查技术。而医疗机构在治疗时,药物剂量也只是基于大型临床试验,而非按照单独病人的情况判断。

在 Gazzaley 看来,虽然科技给人类认知带来了如此大的挑战,但它也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

移动科技发展之快,GPS、心率检测、面部表情识别、眼球运动捕捉、大脑运动检测可捕捉各种人类体征信息,为判断精神状况和治疗提供更准确的依据。(当然,信息安全也是必须解决的问题。)

▲ 图片来自 iPhone Hacks

此外,Gazzaley 强调,大家需要摒弃“认知表现是一个人性格的表现”的观念。“难以集中注意力”,其实就和“有高血压”一样,是生物学上的事实,不仅是可以治疗的,同时也是应该处理和面对的。

除了应对科技带来的焦虑和认知压力,Gazzaley 认为接下来我们应该要用科技提高我们的认知能力,毕竟这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方法。

▲ 《超体》剧照,图片来自 Comic Book

我们现在的挑战是,要去摸索得如何应用科技,才能充分利用人类大脑的可塑性来提高我们的认知能力,改善我们的行为,并最终提升我们心智。

Gazzaley 说道。在他看来,科技带来对个人体征信息的追踪能力,终究可成为为每个人订造“提高认知能力训练”基础。

甚至,这些数据更可用于训练出最懂各人的人工智能,用于专门服务 H.I.——人类智能(Human Intelligenc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人类将面临的最大考验并非是失去工作,而是失去生活的意义。

查看全文 —— 李开复

「人的需求」不是纯粹、不受外界干扰的。它由人过去的经历塑造而成,其中,也包括了我们和科技之间的互动。我们需要一种更成熟的「以人为本」设计理念。

查看全文 —— Mark Rolston,frog design 前创意总监

即使(Uber 先合并一家打车公司)这样做,我觉得到最后也改变不了结局。因为中国互联网从来没有输过。

查看全文 —— 程维

科技公司成了最大的投资者,这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由于它们体量之大,哪天泡沫破了,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也会比想象中严重。

查看全文 —— 《经济学人》

我们都是数据奴隶。

查看全文 —— Jennifer Lyn Morone,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