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大数据,使今天的医生能够站在无数医生的肩膀上,能够看到医疗发展新的历史阶段。

——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大声

07-27 15:31

大数据就像青少年性爱:每个人都在讨论,但没有人真正知道怎么做。每个人都认为其他人正在做,于是大家都说自己在做。

5 年前,杜克大学教授 Dan Ariely 在社交网络上说了这么一句广为流传的段子,此后成为人们黑大数据的必备金句之一。当然,把里面的“大数据”换成“人工智能”,起到的效果也类似。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更多的应用场景是在 B 端,和 C 端的消费者发生不了太多直接联系,之前引发广泛关注的 AlphaGo 大战李世石则更像是一次高超的人工智能技术公关秀。

不过可以确认的是,5 年前 Dan Ariely 开的这个玩笑如今已经很少有人引用了,除了时间让人忘记很多事情之外,那就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开始慢慢有用武之地了。

这话,我说了不算。但是从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口中说出,那就有公信力了。他说:

人工智能、大数据,使今天的医生能够站在无数医生的肩膀上,能够看到医疗发展新的历史阶段。

这位在 2003 年“抗击非典”中贡献突出的呼吸病学专家昨天在“互联网+”数字经济中国行·广东峰会上谈到了人工智能用在早期肺癌筛查上的可能性。

腾讯旗下 AI 医学解决方案“腾讯觅影”也在会上加入“爱肺计划”公益医疗项目,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推动早期肺癌的早筛早诊早治。

我国肺癌每年新发病例约 70.5 万,死亡 50 余万例,发病率和死亡例数均居各类恶性肿瘤首位。而肺癌起病较为隐匿,一旦患者察觉出现咳嗽、胸痛等症状再去看病时,80% 都已是中晚期,无手术机会。因此早查早治就成为了关键,“爱肺计划”也是这样一个帮助早期肺癌筛查的公益项目。

早期肺癌多表现为肺部结节,而肺部 CT 检查则是目前判断肺部结节最普遍的方法之一,不过一个 CT 检查扫描图片数量通常超过 200 层,人工阅片还是耗时耗力。

如果是用“腾讯觅影”的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技术,通过人工智能医学图像分析能力辅助医生阅片,能精确定位 3mm 以上的微小肺结节,对其良恶性判别敏感度达到 85%,特异度达 90%。也就是说,人工智能目前虽然不能代替人类进行阅片诊断,但是作为辅助手段就能省时省力。

“腾讯觅影”的技术也可以用在乳腺肿瘤筛查上,“腾讯觅影”乳腺肿瘤筛查 AI 系统由腾讯公司与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广东省中医院、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和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首个等多家医院联合研发,目前已经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及全国其他 10 余家三甲医院进入临床预试验。

“互联网+”数字经济中国行·广东峰会的下半场则是关于教育的,在相对封闭的校园环境中,安全、支付和身份认证是主要需要应用场景。对此,腾讯也推出了数字解决方案:腾讯微校。

在最被人关心的安全问题,计算机视觉也能发挥作用,比如运用人脸识别技术用在门禁系统,就可以通过人脸检测功能、人证合一、自动报警功能等功能避免潜在危险进入校园。同时门禁系统与微信家长卡的打通,可以让家长及时收到孩子的到校通知,一方面家长更放心,另一方面,学生逃课的难度也大大增加。

还记得当年我到大学报到的时候,拿到校园卡的那天,花了一两个小时排队给校园卡充值。不过如今智能手机和移动支付普及开来,校园卡也不是必须存在的事物了,在广州大学城中,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早已经可以食堂就餐超市购物了。小程序出现之后,校园卡的全部功能完全可以迁移到微信上。

原来的校园卡、图书证和学生卡等等多种实体卡,都可以集成到一张微信校园卡上,在腾讯即将推出的一款小程序上,学生可以实现班级实名社区、课堂互动、教务查询、图书馆占座、自助借还书等多项服务。腾讯校园码则借助二维码实现了宿舍楼门禁出入、课堂签到、食堂消费……不同场景、不同功能被同一个二维码所实现。

将实体卡变为电子虚拟卡或者二维码的好处也不仅仅是方便学生少拿卡,少排队,少丢失;在校园管理端,其实实体卡的发卡更新挂失补办也是相当大的工作量,而数字化和信息化则能很好地解决掉这些问题。在东莞理工学院,全校师生已经有 25000 人领取微信校园卡,激活比例达到了 98%。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人类将面临的最大考验并非是失去工作,而是失去生活的意义。

查看全文 —— 李开复

「人的需求」不是纯粹、不受外界干扰的。它由人过去的经历塑造而成,其中,也包括了我们和科技之间的互动。我们需要一种更成熟的「以人为本」设计理念。

查看全文 —— Mark Rolston,frog design 前创意总监

即使(Uber 先合并一家打车公司)这样做,我觉得到最后也改变不了结局。因为中国互联网从来没有输过。

查看全文 —— 程维

科技公司成了最大的投资者,这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由于它们体量之大,哪天泡沫破了,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也会比想象中严重。

查看全文 —— 《经济学人》

我们都是数据奴隶。

查看全文 —— Jennifer Lyn Morone,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