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 Google 地图制图师的决策,一下子就重塑了拥有 170 年历史的社区的身份,这体现了硅谷在现实世界中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 Jack Nicas

大声

2018-08-30 14:26

自从手机上有了电子地图,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我总算也敢在陌生的城市里独自玩耍了。不过,电子地图对日常生活的影响可远不止如此。

▲ 图片来自 Vebloft

今年年初时,Google Maps 将旧金山湾附近的一个区域标记为「the East Cut」。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的 Tad Bogdan 很生气,因为这根本不是该地区的名字:「这简直毁了我们这里的声誉。」

居民虽生气,商业却快速跟上了。从约会软件、酒店地址、Uber 定位、地产广告到新闻报道,纷纷都用上了这个新名字。原因?大家都用 Google Maps 啊。

原来,「the East Cut」最开始是居民想建造的一个非盈利机构的名字(稍显讽刺的是,该机构的任务是重塑该社区的品牌形象),但莫名其妙地,Google 地图居然把它给收录到正式路名中。于是,在所有后来者眼中,它就是这区的名字。

▲ 很多商业宣传都用上了「the East Cut」这个名字,图自《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作者 Jack Nicas 认为,这个近乎已经有 170 年历史的社区,“故事”一下就被“篡改”了,这从侧面体现了硅谷产品对现实世界的影响之大。

影响虽然大,但 Google Maps 信息来源仍是一个谜。Google 声称他们信息来自第三方数据、卫星信息和用户资料等多个源,并经由工作人员核实后才能上线。但也有为 Google Maps 贡献过地名的用户说,信息一提交地图就更新了。

和这个乌龙相比,国内曾经引起不少讨论的「葛宇路」事件让人感觉相对情有可原。2013 年,当时还在中央美术学院读书的葛宇路,将写着自己名字「葛宇路」的路牌悄悄放在当时还没装上牌的北京朝阳区百子湾南一路上(作为一种行为艺术)。

▲ 图片来自界面

随后,这个道路名称不仅被收录在百度地图和高德地图中,连交警和市政部门都默认这就是道路的名字,从地图认识这个区域的人自然也以为这就是「葛宇路」。

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 2017 年,当葛宇路将路牌展示在毕业设计展上,大家才投(fa)来(xian)关(bei)注(pian),相应部门也出面处理。

不过,怎么说「葛宇路」起码有个实体路牌,并切入了虚空期,而「the East Cut」就真的「凭空诞生」。除了莫名其妙的「the East Cut」外,底特律的 Fiskhorn 去到 Google Maps 上也无故成了「Fishkorn」。

▲ 「Fishkorn」,图自《纽约时报》

对此,底特律的城市规划师 Timothy Boscarino 似乎找到了源头。他发现这个名字其实是「复制粘贴」了另一位底特律城市规划师 Arthur Mullen 在十多年前的一个业余项目中的笔误。在接受采访时,Mullen 尴尬地说:

我当时真不该犯下这个错误,搞到 20 年后大家不得不被逼用这个名字。

现在,当地的新公司甚至开始用 Fishkorn 来命名了。此外,Nicas 还发现了一个令人心情复杂的情况——不知名的小社区甚至拿 Google Maps 上的信息作为自己存在的「证据」。

一个名为「Balloa Hollow」社区的官网上直白地写道:「不相信我们(的存在)?上网搜一下你就能找到我们,所以,我们必须得是真的啊。」

不少人在拍照时都会用滤镜,有没有可能,我们在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时也会带有滤镜——我们自身的信息和知识结构。如今,电子地图等互联网资讯产品已经成为了这个结构内容的重要来源,它在影响着我们对现实生活的认知,甚至成为了我们判断「真假」的依据。

大家还记得那个老掉牙的笑话吗?

这是我在网上看到的,所以这必须是真的。

也许,这个笑话正在逐渐成为一个事实,至少在我们了解城市这方面。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与最终取得的成功相比,发明的过程中失败更多。我们应该欢迎失败,而不是避免失败。工程师、科学家或其他任何人都不应该害怕它。

查看全文 —— 戴森工程师胡宏飞 Brian

外界有一部分用户觉得,一加与 OPPO 融合后被拿了很多东西,比如哈苏。但从我们内部真实情况来看,一加从 OPPO 拿回了更多的资源,包括 Ace 系列上的很多技术, 150W 超级闪充、散热材料等等。

查看全文 —— 一加中国区总裁 李杰

有时候谈论可持续的概念让我感觉有点羞耻

查看全文 —— 2022 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获得者 Diébédo Francis Kéré

我们要在高端市场上真正能够改变苹果一家独大的状况。

查看全文 —— 荣耀 CEO 赵明

苹果才是我们做 IoT 真正的老师,它让我们看到了要完成一体化深度产品底层协议的打通,我们的方法不是做生态,出发点是做产品,做一站式解决方案。

查看全文 —— 云米科技创始人、CEO 陈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