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城市时)孩子会为生物而设计,而不是为了汽车、虚荣心或是企业来设计。

—— Mara Mintzer

大声

2018-11-15 10:19

在进行城市规划时,我们都说要为后代着想,但却甚少真正聆听他们的声音。毕竟,他们是「未来」主人翁。

Mara Mintzer 是 Growing Up Boulder 项目的创始人之一。这个项目通过邀请孩子参与,设计一个更友好的城市。在两年里,她的项目合作伙伴,是超过 200 名在 Boulder 生活的未成年人,从幼儿园孩子到高中生都有。

这些 Boulder 的小市民在了解项目目标后,在成年人的带领下到公园进行实地考察,用纸质的绿框框和红框框分别找出自己喜欢和不喜欢的东西,并拍照记录下来。也有六年级生开始上网搜索其它地区类似规划项目的解决方案,大家都在为改进寻找灵感。

每个班级都会配一位成年城市规划师,来为小小规划师提供建议和解答疑问。最后,经过集体讨论和协调,学生建出自己心目中的规划图。

四年后,虽然不是所有的学生建议都被接纳,但规划师的确从中采纳了不少设计主意。

譬如,原本阴暗的地下通道加上了灯,高中生晚上也能安全地回家;单车道和行人道被分开,这样骑行中的单车就不会撞到休闲散步的行人;最后,公园还增加了一个滑冰场。

当让孩子来想象一个空间时,他们几乎总会将玩耍、快乐和运动纳入设计。但对于成年人来说,这些却不是重点。但研究却告诉我们,玩耍、快乐和运动也是成年人保持健康所需要的东西。

让人感到惊讶的是,孩子在设计时一点都不自私。他们会考虑不同人群的需求,无论是老奶奶、坐轮椅的人还是在公园里睡觉的流浪汉,都是孩子关心的人。更有趣的是,孩子对人类以外的生物也同样关心,他们的设计里总会包含昆虫、小鸟、猫猫狗狗等。

孩子会为生物而设计,而不是为了汽车、虚荣心或是企业来设计。

更重要的是,Mintzer 援引波哥大市长的观察指出:「孩子是一种指示性物种。如果我们能够成功建设一个合适孩子生活的城市,那这个城市也将合适所有人。」

为什么?因为孩子没法随心所欲开个车去远处的超市,也没钱在附近昂贵的咖啡厅吃午餐,所以当你考虑到这些问题,就会想到为所有人提供另一种友善的出行方式。

如果我们忽略了孩子,那想想,我们是否也忽视了老人、移民和行动不便的人?我们没可能可以猜到所有人的需求。

所以,大人们,别再把孩子看为「未来市民」,今天开始就更认真重视他们的意见吧。因为他们建设的城市可以让我们所有人都更快乐和健康。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更多服从指令的 AI 正进入我们的家庭、汽车和办公室。它们的顺从态度会影响人们如何对待女性的声音,以及女性该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回应请求、表达自己。

查看全文 —— Saniye GülserCorat,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性别平等主任

虽然后续大量的实证研究都无法证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但是管理学的研究人员依然不愿意放弃它。

查看全文 —— 管理学学者 Todd Bridgman、Stephen Cummings 和 John Ballard

不要相信有「长期投资者」的存在。他们会在投资的时候和你说自己是「长期投资者」,一旦你遇到麻烦,他们就跑了。

查看全文 —— 阿里巴巴创始人 马云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