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快速学习相比,我们(在设计多邻国时)更看重能让人上瘾的内容。因为如果有人放弃了,那学习速度就为零了。

—— Luis von Ahn,多邻国 CEO

大声

2018-11-23 14:55

学习一种新的语言是件压力挺大的事儿,而语言学习 app 游戏化模式却能让人感觉「要开始去学好像也没那么困难」。

书籍《别轻易相信专家》作者 David Freedman 是语言学习 app 多邻国(Duolingo)的用户,他去意大利旅行前超有恒心地坚持了累计 70 多个小时的学习。

多邻国简直让人上瘾。它帮我设定每日学习目标,并以简单日常用语的方式来「出题」。没有乏味的语法和背单词,我相信多样、复杂和有趣的句子将潜移默化地让我们学会那些(语法和单词)。

▲ David Freedman

出发一周前,他接受太太测试:「如果你在机场,想到市中心,你会怎样问?如何订张四人桌?」他才发现自己脑海里飘过无数短句,但却说不出一句话,发现自己只是「意大利语选择题和填空题大师」。

慌张的 Freedman 拿起了传统的外语学习书,看起了语法、单词和常用场景对话等从多邻国学不到的东西。有趣的是,之前学习的经验让他学起传统内容时接受特别快,最后在意大利时讲得也算挺好。

但他将自身经历和多邻国联合创始人兼 CEO Luis von Ahn 说时,却被告知这就是软件最开始设计的初衷:

人们学习外语最大问题是缺乏坚持的动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大费周章想让你被吸引住。

通过不断分析所有用户的行为,软件找出符合两个要求的题目设计:让人能够坚持下去的和快速学习的。但很多时候,能让人坚持下去的通常更容易,但却无法满足快速学习,反之亦然。

和快速学习相比,我们更看重能让人上瘾的内容。如果有人放弃了,那学习速度就为 0 了。

▲ 「坚持」的另一个名字叫「上瘾」?

而哥伦比亚大学游戏实验室的负责人 Joey Lee 曾于 2016 年研究了 50 多款语言学 app,认为多邻国的选择更多是为了商业模式,而不是学习语言。我们在之前文章《我已在朋友圈打卡 17 天,学费返现、免费课程还有朋友圈的好友都是坚持的动力》也曾讨论过国内线上学习项目通过「打卡」来帮助用户增加坚持下去的动力,同时更是商家保持用户粘性的方式。

在 Lee 看来,大部分语言学习 app 都没做好「语用能力」:

那意味着需要围绕现实情境来学习——你在餐厅、在面试、在等车,大部分 app 在这点都做不好。

多邻国的竞争对手 Babbel 认同这种理念,并强调学习中的场景「沉浸感」。通过鼓励用户在这些场景中挣扎地开口说外语,Babbel 的学习具有更高挑战性,用户如果坚持下来会学得更快。不过,现实是,Babbel 的用户只是多邻国 1/15,看来让人上瘾的游戏性更能够讨好用户。

为了弥补场景性和更深度的学习,多邻国正逐渐开始推出相关语言学习的 Podcast、组织用户间的社交活动等项目。而在未来,基于 AI 的聊天机器人也是合理的发展,让你可更自然的语境中练习。

在那一切发生前,也许老师也许还是最有效的选择。

语言学教授 Tom Roeper 认为,因为人类老师既要保持学生兴趣,同时也要看着进度来持续调整教学难度,但 app 就很难做到这一切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查看全文 —— Barber & Osgerby

自动化和外包承包了很多公司的「入门级」工作……和过去几十年里的毕业生相比,今年的毕业生被期望承担更复杂的工作。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对我们(Google)来说,隐私不应该成为一种奢侈品,不应该只提供给有能力买得起高端产品和服务的人群。

查看全文 —— Sundar Pichai,Google 首席执行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