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登入一项本来就会从我获得经济收益的服务,我首先还得先给 Google 的无人车服务 Waymo 提供另一些没有报酬的劳动服务(完成 Captcha 给人工智能提供素材)。

—— John Naughton,专栏作家

大声

2018-11-26 10:39

John Naughton 在首次登录一个账号时,平台为了检测他是否真正人类用户,让他做了一组 Captcha 测试(Completely Automated Public Turing test to tell Computers and Humans Apart,用于区别人和电脑的全自动公共图灵测试),也就是放一组图片出来,让你挑出其中包含的「汽车」「马路」或「停车标识」的图片。

当 Naughton 完成后感到很不满,因为他在选择的过程中其实是作为免费劳动力,帮助自动驾驶项目的视觉识别系统生成可用于学习的数据(以区分马路上的东西)。

所以说,为了登入一项将从我使用中获得经济收益的自动化服务,我首先还得先给 Google 的无人车服务 Waymo 提供另一些没有报酬的劳动服务。

让他觉得的更反感的,是测试名字中的「图灵测试」部分。

「图灵测试(Turing test)」是一个于 1950 年由图灵提出的试验,以测试和判断机器是否能表现出和人一样(无法区分的)智能。

这个原本由计算机之父研发出来测试机器是否能像人一样做出反应的工具,到了现在,却成为了机器用来测试人是否为人的工具,要求人类像机器人一样完成各种任务,简直本末倒置。

▲ 木兰尼在《周末也夜现场》里的一个段子,图片截自搜狐视频

除了这些测试,作者还援引了书籍《Re-Engineering Humanity》,表示人类正在「温水煮青蛙」地被机器训练得越来越像机器人。譬如,冗长复杂的用户说明「训练」人在不阅读任何说明前就点击「是」,为机器带来更高效率,而不是为人类带来更好体验。

当青蛙忽然被扔入沸腾的水里,它必然会挣扎跳出。但如果将其置于低温的水,并逐渐加热,那它很可能会意识不到当中改变并死于其中。而今天,我们每天都在被一个一个小「练习」锻炼得越来越像机器,为了机器的效率而改变自己。

无缝和无摩擦对于机器优化来说很好,但对人类而言却不是。归根到底,机器服务的应该是人类。机器不会设置自己的目标,为它们设置目标的是人类,至少我们希望仍然是这样。

Brett Frischmann 说道,他是《Re-Engineering Humanity》其中一位作者。在他看来,电脑和机器人是典型的「人类创造工具,然后工具反过来影响我们」的例子,但不应该动摇的,始终是机器应该以为人类服务为目标。

Naughton 认为,从 Captcha 或是 Google 的整体商业模式看来,人类已经不再是服务的终极目标,而是他们达到其他目标,甚至只是训练机器时的工具手段。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查看全文 —— Barber & Osgerby

自动化和外包承包了很多公司的「入门级」工作……和过去几十年里的毕业生相比,今年的毕业生被期望承担更复杂的工作。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对我们(Google)来说,隐私不应该成为一种奢侈品,不应该只提供给有能力买得起高端产品和服务的人群。

查看全文 —— Sundar Pichai,Google 首席执行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