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学金是人文文化推广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其引擎;从某个角度来看,它甚至是滞后的标志。在校园外发展起来的文化,进入大学后只会被「试题化」。

—— Adam Kirsch,《华尔街日报》

大声

04-28 10:44

据统计,美国大学里的英语、历史和哲学等人文学科学生人数自 2008 年经济危机后就不断下降。以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为例,相关学科于 2008 年有 1830 人,随后下降到 2016 年的 1025 人。

在过去十年里,大部分流失的学生都去了 STEM(科学、技术、工程学和数学)相关学科。

有人将原因归咎于越来越贵的大学学费,那逼迫学生必须选一个未来能创造可观收入的专业。而人文学科大多只会教学生如何区分不同画派、解读诗歌、养成批判性思维,它们能让人更好,但却鲜有和赚钱挂钩。

不少人将这个趋势看作美国的文化在消亡的表现,但《华尔街日报》作者 Adam Kirsch 却不以为然

在 Kirsch 看来,「人文」在大学校园的学科中减少了,不意味着它们在其它地方也减少。

虽然美国读纸质书的人占比从 2011 年的 71%,但同时也有更多人阅读和听电子书。参与艺术活动的人从 2012 年到 2017 年间增长了 3.6%,而阅读诗歌的美国人更是增长了 76%,其中 18-24 岁年轻人尤其如此。

Kirsch 认为,我们不应默认学院培训是人文文化发展的主引擎。很多时候,伟大的文化成果都是来自于学校以外的地方,然后进入学校被正式化纳入考试内容。

再者,现在的学术环境也过于追求批判而不是庆祝。一位年轻的学生也许因为热爱伦勃朗而选了艺术,但却被要求去「审视艺术家作为自主个体的神秘主义」。

人文类奖学金对孕育欧洲文化有深厚意义,但文化里最好的部分都不是在大学里产生的。

他认为,大部分充满生机的人文思想,都是来自生活和社会,且大多叛逆超前,甚少诞生于学院。因此,招生方面减少了虽然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好消息,但也不至于宣告「人文已死」。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

毫无疑问,反垄断案是微软的一个灾难,倘若能更专注于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现在你用的就该是 Windows Mobile,而非 Android。

查看全文 —— 比尔 · 盖茨

网络、云化、边缘,这三个是大的行业趋势。

查看全文 —— 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兼网络创新业务部总经理林怡颜

与起初怀抱着改变世界,为世界带来更多不同的期望不一样。现在的求职者更多的是对大型科技公司的价值观感到担忧。

查看全文 —— 《硅谷帝国》的作者 Lucy Green

心理医生在治疗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孩子时,会鼓励他们多玩 Instagram 和 Snapchat,和同辈建立社会关系。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