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学金是人文文化推广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其引擎;从某个角度来看,它甚至是滞后的标志。在校园外发展起来的文化,进入大学后只会被「试题化」。

—— Adam Kirsch,《华尔街日报》

大声

04-28 10:44

据统计,美国大学里的英语、历史和哲学等人文学科学生人数自 2008 年经济危机后就不断下降。以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为例,相关学科于 2008 年有 1830 人,随后下降到 2016 年的 1025 人。

在过去十年里,大部分流失的学生都去了 STEM(科学、技术、工程学和数学)相关学科。

有人将原因归咎于越来越贵的大学学费,那逼迫学生必须选一个未来能创造可观收入的专业。而人文学科大多只会教学生如何区分不同画派、解读诗歌、养成批判性思维,它们能让人更好,但却鲜有和赚钱挂钩。

不少人将这个趋势看作美国的文化在消亡的表现,但《华尔街日报》作者 Adam Kirsch 却不以为然

在 Kirsch 看来,「人文」在大学校园的学科中减少了,不意味着它们在其它地方也减少。

虽然美国读纸质书的人占比从 2011 年的 71%,但同时也有更多人阅读和听电子书。参与艺术活动的人从 2012 年到 2017 年间增长了 3.6%,而阅读诗歌的美国人更是增长了 76%,其中 18-24 岁年轻人尤其如此。

Kirsch 认为,我们不应默认学院培训是人文文化发展的主引擎。很多时候,伟大的文化成果都是来自于学校以外的地方,然后进入学校被正式化纳入考试内容。

再者,现在的学术环境也过于追求批判而不是庆祝。一位年轻的学生也许因为热爱伦勃朗而选了艺术,但却被要求去「审视艺术家作为自主个体的神秘主义」。

人文类奖学金对孕育欧洲文化有深厚意义,但文化里最好的部分都不是在大学里产生的。

他认为,大部分充满生机的人文思想,都是来自生活和社会,且大多叛逆超前,甚少诞生于学院。因此,招生方面减少了虽然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好消息,但也不至于宣告「人文已死」。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人们对高龄司机日益增长的担忧让汽车厂商产生了不少压力,而这些担忧也让不少汽车厂商开始考虑在汽车中增加更多主动安全辅助功能。

查看全文 —— 《金融时报》记者 Kana Inagaki

拥抱循环经济和闭环设计,是品牌在保护地球的同时实现商业成功的唯一途径。

查看全文 —— Adidas 生态创新项目负责人 Dharan Kirupanantham

今天的 Google,这是一个颇为平庸的公司。

查看全文 —— 吴军 《浪潮之巅》作者

现代医学被高估了。寿命的增加不仅来自疫苗、抗生素和其他医学进步,而是来自改善的生活、营养、水的处理和卫生标准。

查看全文 —— 剑桥大学科学哲学家 Jacob Stegenga

在完全解决监管方面的顾虑,并获得适当的批准前,Facebook 不会推出 Libra 数字加密货币。

查看全文 —— Libra 负责人大卫 · 马库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