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电竞选手和足球运动员)都有一样的 DNA,只是电竞选手还没意识到而已。

—— Andrew Keh,《纽约时报》

大声

05-03 08:30

对于电竞运动员到底算不算「运动员」,这个争论可能短时间内都没法解决。但在哥本哈根,一群年轻的电竞选手在生活和训练上却和传统运动员越来越相似。

以前,我一般都凌晨五点睡,下午两点才起床,每天吃两顿麦当劳就完事。

18 岁的 Patrik Jiru 说道,他是电竞公司 Rfrsh Entertainment 旗下队伍的成员。

▲ 大家在营养师指导下吃得更健康定时了

两年前,Rfrsh 聘请了前丹麦手球队队长 Kasper Hvidt 来管理其电竞团队,这也是这些年轻人生活开始改变的时候。

Hvidt 成立了一支和为传统运功队伍服务类似的团队,其中包括营养师、运动教练、按摩治疗师、医生和心理医生:

他们(队员)的生活方式很过度。从某个角度来看,这是(行业内)的常识。但同时,这又是不合理的。

▲ 曾服务丹麦奥林匹克队的 Mikkel Hjuler 教电竞运动员颈部运动

在 Hvidt 的帮助下,团队从 2017 年中期近乎一场比赛都没赢过的情况,转变为在 2018 年赢得了 370 万美元的奖金,获得的团队最好成绩。

在赛季开始前,他们甚至要参加一次特训——一次不会碰电脑,专注用来建设团队信任和心理辅导的特训。负责的是运动心理学家 Lars Robl,他的任务是帮助电竞选手觉醒,明白要将自己作为精英运动员来看待:

他们(电竞选手和足球运动员)都有一样的 DNA,只是电竞运动员还没意识到而已。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不要相信有「长期投资者」的存在。他们会在投资的时候和你说自己是「长期投资者」,一旦你遇到麻烦,他们就跑了。

查看全文 —— 阿里巴巴创始人 马云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查看全文 —— Barber & Osgerby

自动化和外包承包了很多公司的「入门级」工作……和过去几十年里的毕业生相比,今年的毕业生被期望承担更复杂的工作。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