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没有「后备」星球,没有逃生舱,没有第二个地球,这(地球)是我们唯一拥有的星球。

—— Kim Stanley Robinson,《火星三部曲》作者

大声

05-29 10:55

无论去到哪我都得再说一次,我们没有「后备」星球,没有逃生舱,没有第二个地球,这(地球)是我们唯一拥有的星球。

意想不到的是,这句话居然来自获奖科幻小说《火星三部曲》的作者 Kim Stanley Robinson。在今天越来越多企业家追求移民火星的背景下,他坚定的态度显得尤其不合时宜。

无独有偶,科技作者 Philip Ball 近日也撰文评论亚马逊 CEO 贝索斯公布的火星移民计划。在他看来,贝索斯所宣传的计划存在对现有资源的忽视。

其中一个贝索斯声称要解决的是地球能源有限的问题:「在地球,我们终将遭遇能源枯竭,这些都是能算出来的。」

但 Ball 并不同意,他援引报告指出,地球人口将于 2100 年达到峰值 120 亿,并开始下降。同时,如果核聚变能做成,那将彻底改变地球能源行业。

但现在贝索斯所提出的发展方向,似乎在鼓励「不顾一切发展太空事业」,刻意忽略现有资源说法,这需引起注意:

以「释放创意」之名,贝索斯的计划只是无限经济增长幻想的延续。他给予增长问题的答案是更多增长——永远都在增长。

这就过去无数故事一样,总在强调「翻过那座山我们就有更多黄金了」,而贝索斯则许诺只要我们去到外面,「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有无限资源。」

与此同时,他认为贝索斯所呈现的「火星城市图」感觉就和 NASA 在阿波罗时期画的无异,忽视了太空探索真正的复杂性。

▲ Gerard O’Neill 为 NASA 设计的太空移民规划图,图自《CityLab》

当时为 NASA 设计的人是 Gerard O’Neill,贝索斯则是其中一位深受他影响的学生。

《大西洋月刊》旗下媒体《CityLab》也曾对贝索斯的蓝图作出类似评论,认为当时 O’Neill 为 NASA 设计的蓝图中的建筑和规划起码还有点创新,而现在 Blue Origin 的蓝图中却没有一点新的东西,要不就是呈现现有城市的景象,要不就是索性「致敬」中世纪的弗洛伦萨。

▲ Blue Origin 设计的蓝图,图自《CityLab》

不过,Bill 并没有否认太空探索的重要性,也明白历来这类项目对各方面科技发展的推进,但他觉得这种近似宗教的「太空移居崇拜」很盲目,「也许能做成好看的电视剧、TED 演讲、融资点,但并不是一个计划。」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工作邮箱:fangjiawen@ifanr.com

我们在 90 年代犯的错误,如今被重新「发明」、重新犯错。

查看全文 —— SRLabs 的研究人员 Karsten Nohl

机器人比赛在国内或是全球可能都会有个问题:老师帮学生做的太多,在我们定位中老师是一个教练,真正上场踢球的应该是学生。

查看全文 —— Makeblock CEO 王建军

我的建筑主题之一就是人与地球的连接方式,当人们与地球连接时内心会充满平静。就这种联系而言,我觉得运动鞋比建筑更具可能性。

查看全文 —— 日本建筑师隈研吾

如果现在的科技趋势是将我们推向「一切都特别棒,但没有任何东西是我们的」,那些「真正是你的」科技产品也许能成为下一代的反潮流趋势。

查看全文 —— Alex Danco,作者

我们对虚拟角色的喜爱,并不在于其「逼真」。

查看全文 —— 《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