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比广告算法更重要的科技创新。

—— Ashlee Vance,《硅谷钢铁侠》作者

大声

06-10 16:32

当谈及科技创新,硅谷可能是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地方。《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冒险人生》作者 Ashlee Vance 近日则在《彭博社》撰文提出,其实在硅谷之外,世界上还有许多有意义的科技创新。

在 Vance 看来,硅谷现在所处状态并不好。Google 带着「让全世界都可便利地获取所有信息」的高尚目标成长起来,但这个目标也让他们变成了一间广告公司,而 Facebook、Twitter 等公司的故事也差不多如此。

▲ Google 和 Facebook 是美国数字广告大头,图片来自 Marketing Land

这些公司现在汇聚了全球最聪明的人才,以极高效率想方设法占据所有人的时间和数据,尝试将用户从现实世界拖入虚拟世界。

Vance 认为,硅谷开始忘记,科技应该用来「解锁」人的潜能。现在,科技正成天被用在无尽娱乐上,各种分神的东西占据人的注意力,公司都在想着如何用便利多赚点钱。

在过去几年里,Vance 拜访了以色列、中国、俄罗斯、澳洲等国家的科技公司中心,并发现其中很多地方都像早期的硅谷般,充满了创新活力,在创造更多「广告算法」以外的技术。

▲ 不丹发射上轨道的首批卫星,它们只有鞋盒般大,图自《彭博社》

Vance 曾和在线支付公司 Stripe 创始人 Patrick Collison 在巴基斯坦地区一起参观当地创业公司,后者还会和当地创业者交流分享创业经验。

在这个过程中,Vance 看到当地年轻人需面临的挑战。当当地政府禁了部分地区的 3G 网络,创业者就要攀山登高去收信号,测试自己的产品;

当地文化偏好传统家族生意,因此创业者不仅难融资,而且当他们出来创业,还意味着他们将被放在更底层的社会阶级中。这可比在喜欢「赞颂」失败的硅谷创业风险大多了。

▲ 全球「独角兽」企业分布,图片来自《彭博社》

即便如此,这些创业者一旦找到机会,还是会围着 Collison「榨干式」学习。Vance 在他们身上看到了科技为人带来希望的那种乐观主义,「你能看出,他们都会想象自己终有一天能变得和他(Collison)一样(成功)。」

这番景象还出现了 Vance 拜访的其它国家中,那些地方的创业者都充满干劲,努力打破各个领域疆界。

以色列公司在研发人造器官,智利工程师在阿塔卡马沙漠制造可从空气中「生」水的设备、西伯利亚的科学家则正在研究如何用核聚变生产清洁能源……

▲ 以色列公司 3D 打印的「迷你」完整心脏,图自 CBS

Vance 认为,硅谷的成功为这些地方提供了一个范例,其冒险和创新的精神让更多地方发展起了不起的科技中心。

假如哪一天超级富豪们真的将硅谷带偏了,也许世界上其它地方可帮助硅谷回到正轨,因为他们都在逐渐成长,并将以不同的声音和技术改造人和科技的关系。

如果不相信这个,那就是不相信人类创意比算法更强大。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

毫无疑问,反垄断案是微软的一个灾难,倘若能更专注于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现在你用的就该是 Windows Mobile,而非 Android。

查看全文 —— 比尔 · 盖茨

网络、云化、边缘,这三个是大的行业趋势。

查看全文 —— 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兼网络创新业务部总经理林怡颜

与起初怀抱着改变世界,为世界带来更多不同的期望不一样。现在的求职者更多的是对大型科技公司的价值观感到担忧。

查看全文 —— 《硅谷帝国》的作者 Lucy Green

心理医生在治疗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孩子时,会鼓励他们多玩 Instagram 和 Snapchat,和同辈建立社会关系。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