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学科的学生需要跨学科培训。人性那美丽的杂乱性可并不能被量化成数据列。

—— 《连线》

大声

2019-06-29 09:00

在科技巨头信誉常陷危机的今天,人们开始重新思考,硅谷崇尚的「快速行动,破除陈规」是否合理。

近日,非营利机构「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ies」创始人 Tristan Harris 提出:我们需要设立一个新研究领域——「社会和科技交互(Society & Technology Interaction),因为原有的「人机交互(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只考虑了单独个人和计算机交互的关系。

加州大学教授 Lilly Irani 和埃森哲人工智能领域负责人 Rumman Chowdhur 联合撰文表示,科技需要反思,但不需要一个新的学科,因为他们想寻找的研究领域,一直都存在。

两人认为,大学生能从现有的科学和技术研究、传播学、社会学、人类学、政治学等学科中了解到科技行业所忽视的社会文化。

「快速行动,破除陈规」提倡的,多少就是一种先忽视当下现存研究而去行动的价值观。而 Harris 提出的新科学,其实也是忽视现有学术研究成果去创立新学科的行为。

真正的问题是,科技行业那向来将技术置于社会之上的文化。

我们将知识分为「硬」和「软」两种,并更重视前者。

一般计算机科学的学生都只有一门社会或伦理课,其它课程却甚少提倡将社会问题纳入编程时需思考的方面。

此外,文章认为现有算法带来的歧视问题,就和历史上弱势群体经历的问题一样,都是硅谷的高收入白人无法明白的问题。

计算机学科的学生需要跨学科培训。他们需要能让他们看到社会并学会评判性思考的培训。

人性那美丽的杂乱性可并不能被量化成数据列,或是编程,放大和设计的。

需要培训的可不止是学生,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学习如何成为一名主动的科技公民。

▲ 人人都在参与科技生活,图自 Dribbble by Joe Carrington

这不是让大家都去学编程,而是去学足够原理来提问算法在如何影响我们的工作、生活和社区。通过扫盲,我们要让人们学会如何让机构和公司负起责任。

我们每个人都在参与塑造未来的科技。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一个新领域的专家。

我们需要从历史和他人的研究贡献中学习。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如今消费者更愿意为保持身体健康状态而非疾病付费。

查看全文 —— 华为消费者业务智能穿戴与运动健康产品线总裁 张炜

MPV 车主身上主要有两个特质,一是顾家,二是身价不菲。

查看全文 —— 上汽技术中心副总设计师兼全球设计总监邵景峰

信息技术和数字技术的不断进步,正在让车变得更聪明,也让路变得更智能,车和路都逐渐具备感知和交互能力,「车路协同」成为现实。

查看全文 —— 腾讯副总裁钟翔平

5G 未来将如何演进?Rel-17 目前仅处于初始阶段。在 Rel-17 中,我们将引入低复杂度 NR-Light,支持 5G 应用于智能手表等小型终端、以及智慧城市的传感器和水表电表。

查看全文 —— 高通工程技术高级总监 骆涛博士

我无法肯定戒酒活动一定就能延续 10 年的时间。但职场更加强大的文化力量以及个人的健康和福祉需求将成为一个重要的推动力。

查看全文 —— 无酒精饮品品牌 Seedlip 创始人本・布兰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