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学科的学生需要跨学科培训。人性那美丽的杂乱性可并不能被量化成数据列。

—— 《连线》

大声

2019-06-29 09:00

在科技巨头信誉常陷危机的今天,人们开始重新思考,硅谷崇尚的「快速行动,破除陈规」是否合理。

近日,非营利机构「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ies」创始人 Tristan Harris 提出:我们需要设立一个新研究领域——「社会和科技交互(Society & Technology Interaction),因为原有的「人机交互(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只考虑了单独个人和计算机交互的关系。

加州大学教授 Lilly Irani 和埃森哲人工智能领域负责人 Rumman Chowdhur 联合撰文表示,科技需要反思,但不需要一个新的学科,因为他们想寻找的研究领域,一直都存在。

两人认为,大学生能从现有的科学和技术研究、传播学、社会学、人类学、政治学等学科中了解到科技行业所忽视的社会文化。

「快速行动,破除陈规」提倡的,多少就是一种先忽视当下现存研究而去行动的价值观。而 Harris 提出的新科学,其实也是忽视现有学术研究成果去创立新学科的行为。

真正的问题是,科技行业那向来将技术置于社会之上的文化。

我们将知识分为「硬」和「软」两种,并更重视前者。

一般计算机科学的学生都只有一门社会或伦理课,其它课程却甚少提倡将社会问题纳入编程时需思考的方面。

此外,文章认为现有算法带来的歧视问题,就和历史上弱势群体经历的问题一样,都是硅谷的高收入白人无法明白的问题。

计算机学科的学生需要跨学科培训。他们需要能让他们看到社会并学会评判性思考的培训。

人性那美丽的杂乱性可并不能被量化成数据列,或是编程,放大和设计的。

需要培训的可不止是学生,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学习如何成为一名主动的科技公民。

▲ 人人都在参与科技生活,图自 Dribbble by Joe Carrington

这不是让大家都去学编程,而是去学足够原理来提问算法在如何影响我们的工作、生活和社区。通过扫盲,我们要让人们学会如何让机构和公司负起责任。

我们每个人都在参与塑造未来的科技。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一个新领域的专家。

我们需要从历史和他人的研究贡献中学习。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美国百分之八九十的飞机都能够上网,我们也要把国内普通用户的上网习惯移到飞机上。

查看全文 —— 飞享互联董事长 刘伯恒

对于美团及类型企业而言,这(骑手是否是雇员)是系统性、外部性问题,也是绕不过去的必然面对的问题。整体问题,有可能在美团企业的整个生命周期都没有解决完毕。

查看全文 —— 新融渡资本主管合伙人 张国防

我们目前的产品一定会想办法达到英特尔 Evo 的认证标准,并以此为最高原则。如果认证过了,坦白来讲,这对 OEM 或者 ODM 来讲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广告和营销的方式。

查看全文 —— 联阳半导体资深经理 王忠贤

当你不专注的时候你就不专业了。

查看全文 —— HAYDON 黑洞创始人兼 CEO Judy

我们没有计划去做专门的游戏手机,我们其实是希望大家能够用一个主力机的同时,就能满足大家对游戏的极大需求。

查看全文 —— 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