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线在游戏里的地位就跟在色情片里的一样。你预期它会在那,但它又不怎么重要。

—— John Carmack,《毁灭战士》联合创作人

大声

2019-09-09 15:54

故事线在游戏里的地位就跟在色情片里的一样。你预期它会在那,但它又不怎么重要。

《毁灭战士》联合创造人 John Carmack 曾说道。《金融时报》作者 Tom Faber 表示,现在的游戏虽然在故事设置上比 Carmack 说那个年代好多了,但主流游戏对故事的投入仍然不够。

在 Faber 看来,以第一人称角度来写的小说和「玩家」之间的接近度,让很多游戏厂商都更乐意去制造互动式交互,打造更能让玩家产生同理心的情节。可惜的是,现在大多主流游戏采用的两种的在故事交互方式仍难称得上让人满意。

第一种为线性呈现故事剧本,玩家通过和游戏中元素交互(对谈等)选择下一步。在这个类别中,即便是评价极高的《最后生还者》,在不少选择中,玩家还只是「被告知要怎样做」,而不是真正地做出自己选择。

▲ 《最后生还者》,图自 Reddit

第二种则是开放型游戏,玩家大多有一条需要完成任务的主故事线,但在完成的途中,玩家可自由「走神」到非主故事线中。Faber 的个人在玩《天际》时的体验是:

我不太记得《天际》自身的故事情节,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骑着 Shadowmere—— 我乌黑的骏马和陪伴 —— 在雪暴中冲向突击的时刻。

▲ 《天际》中的 Shadowmere,图自 Fandom

总的来说,这种自由有点会让主故事看起来很不合理:「你可能正赶着去救心爱的人,但过程中你却能去山里荡几个小时……公主还是会在龙的嘴边默默等你。」

让 Faber 感到欣慰的是,他在独立游戏里看到一些希望。《史丹利的寓言》《底特律:变人》《她的故事》等都是在故事上精细且具有创新的。

▲ 《她的故事》,图自 Emily Short's Interactive Storytelling

不过,要等这种讲故事的高水平去到主流游戏中,才算不辜负游戏这个让人沉浸的媒介优势。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们应该淡化 Deepfake 这个词语,它在某种程度上将 Deepfake 的含义商品化了。

查看全文 —— 哈佛-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伦理与治理项目前主任 Tim Hwang

联想的手机业务,绝对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开而有很大的改变。

查看全文 —— 联想 CEO 杨元庆

音乐流媒体服务面临的重大问题,是无法实现真正的差异化。

查看全文 —— Apple Music 联合创始人 Jimmy Iovine

您必须进行数字注册才能「存在」。

查看全文 —— 《纽约客》撰稿人 Jia Tolentino

残疾人不上网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的三倍。

查看全文 —— 皮尤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