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线在游戏里的地位就跟在色情片里的一样。你预期它会在那,但它又不怎么重要。

—— John Carmack,《毁灭战士》联合创作人

大声

2019-09-09 15:54

故事线在游戏里的地位就跟在色情片里的一样。你预期它会在那,但它又不怎么重要。

《毁灭战士》联合创造人 John Carmack 曾说道。《金融时报》作者 Tom Faber 表示,现在的游戏虽然在故事设置上比 Carmack 说那个年代好多了,但主流游戏对故事的投入仍然不够。

在 Faber 看来,以第一人称角度来写的小说和「玩家」之间的接近度,让很多游戏厂商都更乐意去制造互动式交互,打造更能让玩家产生同理心的情节。可惜的是,现在大多主流游戏采用的两种的在故事交互方式仍难称得上让人满意。

第一种为线性呈现故事剧本,玩家通过和游戏中元素交互(对谈等)选择下一步。在这个类别中,即便是评价极高的《最后生还者》,在不少选择中,玩家还只是「被告知要怎样做」,而不是真正地做出自己选择。

▲ 《最后生还者》,图自 Reddit

第二种则是开放型游戏,玩家大多有一条需要完成任务的主故事线,但在完成的途中,玩家可自由「走神」到非主故事线中。Faber 的个人在玩《天际》时的体验是:

我不太记得《天际》自身的故事情节,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骑着 Shadowmere—— 我乌黑的骏马和陪伴 —— 在雪暴中冲向突击的时刻。

▲ 《天际》中的 Shadowmere,图自 Fandom

总的来说,这种自由有点会让主故事看起来很不合理:「你可能正赶着去救心爱的人,但过程中你却能去山里荡几个小时……公主还是会在龙的嘴边默默等你。」

让 Faber 感到欣慰的是,他在独立游戏里看到一些希望。《史丹利的寓言》《底特律:变人》《她的故事》等都是在故事上精细且具有创新的。

▲ 《她的故事》,图自 Emily Short's Interactive Storytelling

不过,要等这种讲故事的高水平去到主流游戏中,才算不辜负游戏这个让人沉浸的媒介优势。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让广汽的产品,以至于品牌具备更多年轻化的识别性,迫在眉睫。

查看全文 —— 广汽研究院副院长张帆

美国百分之八九十的飞机都能够上网,我们也要把国内普通用户的上网习惯移到飞机上。

查看全文 —— 飞享互联董事长 刘伯恒

对于美团及类型企业而言,这(骑手是否是雇员)是系统性、外部性问题,也是绕不过去的必然面对的问题。整体问题,有可能在美团企业的整个生命周期都没有解决完毕。

查看全文 —— 新融渡资本主管合伙人 张国防

我们目前的产品一定会想办法达到英特尔 Evo 的认证标准,并以此为最高原则。如果认证过了,坦白来讲,这对 OEM 或者 ODM 来讲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广告和营销的方式。

查看全文 —— 联阳半导体资深经理 王忠贤

当你不专注的时候你就不专业了。

查看全文 —— HAYDON 黑洞创始人兼 CEO Ju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