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官方的统计数字可能会漏掉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快速发展过程中很大一部分的增长价值,从而低估生产率的增长。

—— 美联储主席 Jerome H. Powell

大声

10-15 10:17

互联网对你价值几何?这个问题,恐怕很难有人回答得出。

如果是很有时间观念的人,他或许还能说出,我一天的生活中互联网占据了百分之几的时间。但你很难用一个切实的数字来评估互联网创造的经济价值。就以你每天都要点的外卖为例,你只是通过 app 点了一份外卖,那么从食物采买、制作、运送、评价等流程中来看,哪些算是互联网创造的价值,哪些不是呢?这还会涉及到实体经济和线上经济的判定问题。

▲ 图片来自:Justdial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提出的问题则是给你多少钱你愿意放弃自己使用的 app,他们想要用这个方法评估用户心里现代生活工具的货币价值。

研究结果是用户放弃 Facebook 一个月需要约 48 美元,放弃 YouTube 等流媒体视频服务一年的平均花费为 1173 美元。而放弃搜索引擎需要付出的代价最高,消费者要 17530 美元才愿意放弃这个最有价值的服务。

在欧洲,放弃领英需要付出 1.52 欧元,放弃 Snapchat 需要 2.17 欧元,放弃 WhatsApp 则需要 536 欧元。

但这个方法依旧不能代表互联网产生的真正价值,我们依旧难以用数字量化互联网对经济的影响。

1987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Robert Solow 就曾说过除生产率数据外,计算机时代无处不在。」在二十世纪末,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以下皆称美联储) Alan Greenspan 认为美国正在经历新经济的曙光,而官方统计数据可能低估了潜在和实际产出。

▲  Robert Solow

而这其中,最被低估的就是互联网产业的潜力,直到今天仍是如此。

最近,美联储主席 Jerome H. Powell 在全美商业经济第 61 届年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再次对经济增长衡量指标的基本数据提出了质疑。

当前官方的统计数字可能会漏掉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快速发展过程中很大一部分的增长价值,从而低估生产率的增长。

低估生产率的实际增长对我们究竟有什么影响呢?尽管比尔盖茨这些在互联网成绩不菲的大佬都发表过一些质疑经济学家的言论,但经济学仍有其意义,很多发展计划和政策的制定依然需要数据的指导。

好的决策确实需要好的数据,但我们所获得的数据并不像我们希望的那么好,它忽略了很多关键因素。因此,想要做出更正确的决策,更适当的风险管理也需要更高效的数据统计。

▲ 图片来自:unsplash

美国经济分析局的三个经济学家曾在 2016 年评估了数据测算失准对生产率增速数据的影响。他们发现调整计算机、通讯设备、半导体、软件等价格平减指数(名义 GDP 与真实 GDP 的比率)能让 2004-2014 年间的美国生产率增速增加约 0.2%。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 Jan Hatzius 则认为生产率增长令人失望的大部分原因在于不利的周期性影响和生产率测量误差。

在当今经济世界中,准确捕捉技术进步的难度更大了。尽管近期数字或仍保持相对疲软的状态,但我们对长期可观生产率增长的预测仍为 1.5%。我们对生活水平的真正长期增长步伐的最佳预测(尽管极不确定)是历史平均水平 2-2¼%。

▲ 图片来自:Bloomberg

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的 Erik Brynjolfsson 是一位科技与经济交叉领域的研究学者,他提倡一种新的经济健康衡量方法——计算效益,而非产出。这种方法被他称为 GDP-B,在使用新方法进行计算后,Facebook带来的福利收益就会使 GDP 年增长率增加 0.05-0.11%。

随着时间推移,我们醒着的时候越来越多地使用手机上网并使用互联网服务……GDP 正在减少我们经济中更大的份额。

▲ Erik Brynjolfsson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发现很多情侣都会一起购物,并确定买的化妆品的色调俩人都适用。美容产品的中性化绝对在变得越来越主流。情侣和另一半分享,甚至搭配化妆,是大家一起享受美妆产品的方式。

查看全文 —— Jessica Blackler,美妆品牌创始人

现在一切在设计上都是为了让你可即时获得下一阵兴奋。孩子尤其容易受影响。

查看全文 —— Mark Bertin,发展儿科医生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

毫无疑问,反垄断案是微软的一个灾难,倘若能更专注于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现在你用的就该是 Windows Mobile,而非 Android。

查看全文 —— 比尔 · 盖茨

网络、云化、边缘,这三个是大的行业趋势。

查看全文 —— 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兼网络创新业务部总经理林怡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