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一切在设计上都是为了让你可即时获得下一阵兴奋。孩子尤其容易受影响。

—— Mark Bertin,发展儿科医生

大声

2019-11-15 14:49

Sean O'Neal 有一对四岁的双胞胎女儿。他发现成长于流媒体时代,女儿向父母请求要看卡通的方式在改变。

从前,孩子也许会对父母说:「我想看电视」,但现在孩子却是会明确要求特定节目,甚至是特定集数,譬如,「我要看《小马宝莉》,要看 Spike 打喷嚏那集。」O’Neal 因此得在 200 多集的动画里快速扫过剧情,尝试找出女儿想看那集,但最后还是失败了,女儿只得不满足地随意看一集。

O’Neal 想起自己小时候虽然也每天看电视,但由于电视台按节目表播出,他需有一定耐心才能等到自己想看的节目。而现在的流媒体,却让孩子等不了一刻,一切都要「马上看到任何想看的」。他担心这种便利会让孩子失去信心,严重地说,失去学习管理自我的克制能力。

发展儿科医生 Mark Bertin 博士承认,现在近乎所有产品在设计上都是持续提供刺激:「现在一切在设计上都是为了让你可即时获得下一阵兴奋。孩子尤其容易受影响。」

与此同时,Dimitri Christakis 博士则认为虽然如此,但家长对孩子娱乐的合理干预能很重要:「父母将数字媒体视为上瘾物这件事很有启发性。我们和很多上瘾物都可以有健康的关系。如果你在这个框架中思考,就会明白好东西过量了就会很糟。」

▲ 图片来自 Walmart

同时,教育专家建议父母可陪同孩子一起看电视,并在时机合适时暂停电视,和孩子讨论电视内容中发生的事情。又或者,甚至家长可自己做功课,告诉孩子内容制作的原理,培养他们从小学习审视自己观看的内容。

此外,育儿专家基本都强调父母需确保儿童在屏幕时间外安排合理的运动和社交活动。

现在虽然是有新的情况,但儿童的成长并没有从根本上发生改变。

总的来说,大部分专家都认为,流媒体的便利于父母而言应该是优势,因为他们拥有挑选合适内容的权力,但同时他们也需去掌握平衡和设定合理期望。

题图来自 Medium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们应该淡化 Deepfake 这个词语,它在某种程度上将 Deepfake 的含义商品化了。

查看全文 —— 哈佛-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伦理与治理项目前主任 Tim Hwang

联想的手机业务,绝对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开而有很大的改变。

查看全文 —— 联想 CEO 杨元庆

音乐流媒体服务面临的重大问题,是无法实现真正的差异化。

查看全文 —— Apple Music 联合创始人 Jimmy Iovine

您必须进行数字注册才能「存在」。

查看全文 —— 《纽约客》撰稿人 Jia Tolentino

残疾人不上网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的三倍。

查看全文 —— 皮尤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