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买礼物来监视我们的亲人,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 Vice 科技主编 Jason Koebler

大声

2019-12-25 16:45

圣诞节到了,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礼物?不管是平安夜的苹果还是圣诞袜的惊喜,不管是元旦的跨年礼还是春节的压岁钱,这种节庆日的礼物支出总是必不可少。

Vice 的编辑 Jason Koebler 今年就给自己的家人买了不少礼物,但其中有不少礼物,他自己其实也不喜欢。亚马逊智能家居品牌 Ring 的门铃、 23AndMe 的基因测量包、亚马逊 Echo 的智能音箱……这些东西被 Jason 称为「可以监视亲人的小玩意」。

既然作者认为这些东西会侵犯我们的隐私,监控我们的生活,让黑客更容易入侵我们的家庭,为什么他还要买呢?

在大部分人看来,这是因为此类商品利用了人的恐惧心理进行宣传,你不信任你的邻居,你的快递员;你觉得你的快递会被人拿走;你觉得你的基因里隐藏着很多疾病……但作者有更与众不同的观点,在他看来,你会买这些东西只是因为你需要送礼。

我们购买那些对自己或自己所爱之人有害的产品,只是因为我们可以买的东西变少了。但在今天这个社会,我们还没有适应这个事实。

「黑色星期五」和「网络星期一」仍在我们访问的每个网站投放铺天盖地的广告。营销广告告诉我们,我们必须为我们爱的人买圣诞礼物或生日礼物。除了最终买一个 Ring 的门铃或 DNA 测试包之外,我们还能买什么?

在 Jason 看来,这是 iPhone 带来的连锁反应——实体设备的末路。

以往,一个设备是一台手机、一个摄像头、一个 DVD 播放器、一个游戏机、一个电视、一个 MP3。10 年前,你可以给你的技术宅家人们换着送硬件设备,每年都送不同的产品,直到上一代产品停止工作。而今天,iPhone 代替了越来越多的设备,Netflix、Spotify、数字游戏的存在代替了曾经「专一」的实体设备。

换句话说,那些曾经帮你表达爱意的产品已经被时代所淘汰了,你能选择的产品越来越少。当然,你也可以送爱人手机,但手机的单价变得越来越高,使用寿命也变得越来越长,你也很少选择手机作为礼物了。Ring 的门铃和智能音箱这类商品就是瞄准了这一市场,他们让你购买它,然后把它送给爱的人。

我们今天的文化仍在珍惜拆开一件未知礼物的惊喜,我们仍喜欢小玩意。只是今天,这些小玩意可能还会看着我们,监视我们、获取数据、推送广告。而我们继续买礼物,继续为一些没有必要的东西花钱。

我们必须购买一些东西,我们购买的产品让垄断公司全方位的获知我们的行为,思想和感受。那些垄断一切的公司已经将这些行为、思想和感受都货币化了。

但这一切不能全赖那些垄断公司,《二手》一书的作者 Adam Minter 就认为这个问题的根源在政府,政府已经系统性地把公民变成了「消费者」。

几十年来,政府一直在教导公民如何成为更好的消费者。

在他看来,科技公司的存在更多是在推动「社交商务」的发展。在社交商务中,我们更容易知道朋友和家人在买什么,想买什么。在 Ins 和 Facebook 中,秀出爱人所送的礼物成为了热门的话题,人们在这和朋友分享喜悦,「炫耀」幸福。社交媒体让我们一种社会关系变为了真实的商品。

针对这种「无礼物,不说爱」的现象,普林斯顿大学教授 Arvind Narayanan 则在 Twitter 上提醒更多的人:

我们必须抵制这种「预期的」结果——培养一个消费主义的社会,社会公民的行为可以被大规模地操纵以适应商业利益。

监视、上瘾、操纵的反馈回路无处不在,他们是渐进的。就像温水煮蛙一样,我们都缺乏辨别它、逃离它的能力。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认为 realme 未来的品牌优势一定不是它的价格,而是这个品牌本身对年轻人的文化认同感。

查看全文 —— realme 全球副总裁徐起

疫情以后,(护肤品)消费者对于专业人士意见的信任度极度提高,皮肤科医生成为了最信任的信息渠道。

查看全文 —— 欧莱雅中国副总裁 马岚

XDR 带来的不仅仅是高动态,从主观效果上还有画面的立体感。

查看全文 —— 海信视像科技产品经理部总经理 黄飞

Find X3 我感觉相当于华为的 Mate7 的阶段,因为都是(高端)刚刚起步的时候。

查看全文 —— 迪信通广州高管党明

我们希望用户能够在游戏中快人一步,发现有一些骨灰级的玩家比较在意声音的延迟干扰到他们的体验,因此真我 GT 保留了 3.5mm 的耳机孔。

查看全文 —— realme 全球副总裁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