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物理技术的变化继续加快,我们的社会技术能跟上吗?

—— 牛津大学马丁学院新经济思维研究所教授 Doyne Farmer

大声

2020-02-24 14:55

我们生活在一个技术飞快发展的世界,有人渴望独自飞上天空,有人想要太空旅行,有人想要通过机械臂突破人类身体的限制。虽然我们还没有研发出能让美国队长变强四倍的超级血清,但我们已经有了能够选择更优下一代的基因编辑技术,即使它还要面临道德压力。

我们的技术一路狂奔,甚至将一些其他的东西甩在了身后。在牛津大学马丁学院新经济思维研究所教授 Doyne Farmer 看来,我们的物理技术发展是如此之快,但我们社会技术的发展却还没有跟上。

在我们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应该先好好想想,什么是社会技术。电脑、手机、通信、航天的发展属于物理技术,而社会技术呢?文化、政治、道德、法律、宗教……

在 Farmer 看来,物理技术是为了实现我们的目标,而转化物质、能源或信息的工具,社会技术则是为实现我们的目标而组织人们的工具。

我们的价值观、法律和政治组织定义并塑造了我们的身份。我们经常把那些使用不同社会技术的人,那些来自不同文化、地区、民族、宗教、拥有不同价值观和信仰的人视为「他人」。

当社会技术变化太快时,我们会经历身份的丧失,对我们是谁以及我们如何将自己与「他人」区分开来的集体困惑。但当社会技术变化太慢时,这也会造成紧张局势,比如当政治跟不上社会变化时,它很可能被物理技术的飞速发展所甩下。

从初中政治课本必备的那一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开始,我们就知道世界上很多东西都会相互影响。物理技术和社交技术就是如此,二者一直共同发展,相互推动。这种影响是双向的。他们都如此复杂,以至于我们很难将它们分开。

法国哲学家 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 是一位早期的幻想家,他意识到进化论同样适用于物理技术和社会技术。在 20 世纪的著作中,他认为未来是由三个相互作用的领域的演变所塑造的,他们分别是生物圈、物理技术和社会技术。他强调这些领域都是在类似的规则下发展的,未来它们之间的互动将更加深入,最终很难将它们分开。

生物圈的发展比物理技术和社会技术要慢得多,但新的物理技术使操纵我们的基因组成为了可能,这模糊了物理技术和生物学之间的界限。而物理技术的快速发展,导致了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出现,这加速了我们的社会向信息时代的转变。

这些变化极大地增强了我们的沟通、协调和控制能力,这些能力是我们的物理技术和社会技术的基础驱动力。同样的创新则在模糊社会技术和物理技术之间的界限,人类和机器之间的界限。

不断改进的物理信息技术可以创造出一种新的社会技术,它是超有机体的一种形式,是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共同体。我们新的物理信息技术允许人类以前所未有的规模采取集体行动。总之,这些可能性为社会技术的发展创造了巨大的机会,并为快速变化施加进化压力。

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前社会政治局势的紧张是全球进化实验的自然结果,目的是找到管理进化中的最佳方式。

在牛津大学学者 Eric Beinhocker 和 Farmer 看来,我们的社会技术没那么适应我们显示物理技术的飞快发展,社交媒体弊端和假新闻的爆发只是其中的一面,更多的对立和冲突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随着我们的物理技术和社会技术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社会压力越来越大,愤怒、民粹主义和威权主义解决方案的空间越来越大。这留给我们的只有两个解决方案:放慢物理技术发展的步伐,这可能是不可能的;或者打破僵局,进行变革。

作者在《社会技术和物理技术如何合作、共同创造?》一文中提出了一个终极问题:如果物理技术的变化继续加快,我们的社会技术能跟上吗?我们是否会永远处于极端不平衡的状态,社会机构功能失调,与迅速变化的信息世界的物质基础脱节?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与最终取得的成功相比,发明的过程中失败更多。我们应该欢迎失败,而不是避免失败。工程师、科学家或其他任何人都不应该害怕它。

查看全文 —— 戴森工程师胡宏飞 Brian

外界有一部分用户觉得,一加与 OPPO 融合后被拿了很多东西,比如哈苏。但从我们内部真实情况来看,一加从 OPPO 拿回了更多的资源,包括 Ace 系列上的很多技术, 150W 超级闪充、散热材料等等。

查看全文 —— 一加中国区总裁 李杰

有时候谈论可持续的概念让我感觉有点羞耻

查看全文 —— 2022 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获得者 Diébédo Francis Kéré

我们要在高端市场上真正能够改变苹果一家独大的状况。

查看全文 —— 荣耀 CEO 赵明

苹果才是我们做 IoT 真正的老师,它让我们看到了要完成一体化深度产品底层协议的打通,我们的方法不是做生态,出发点是做产品,做一站式解决方案。

查看全文 —— 云米科技创始人、CEO 陈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