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科学突破能帮助我们做好准备拥抱未来,因此我们要深入地理解世界所面临的挑战。

—— 腾讯首席探索官 网大为

大声

2020-11-09 14:10

自 2016 年开始,世界的主题就是「割裂」,上面的单边主义以及下面的民粹主义都迅速抬头,与此同时,反智主义也伴随而至。

科学并非不容质疑,但现在科学被质疑的方式往往是反科学的。这种反智主义在今年疫情期间表现得一场明显,最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我们之前写过的《安东尼·福奇的困境》。

在中文互联网上,白宫首席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有一个外号,叫「美国钟南山」,这主要是因为两人有比较多的相似之处:都是医学领域内的泰斗人物,并且德高望重。

但是与钟南山在国内的人望相比,美国新冠疫情之下的安东尼・福奇处境并不舒心。这是因为他在白宫和美国人民之间都不太受欢迎,前提是他没有做错什么。

换个角度来说,是科学在白宫和很大部分的美国人民中不受欢迎了。比如说一直在支持疫苗研发生产的微软创始人盖茨就经常在互联网上被抨击,因为很多人认为盖茨支持各种疫苗的研发生产是为了「减少人口,祸害生命」,是恶魔的计划。

腾讯 WE 大会是爱范儿一直关注的话题,虽然是腾讯主办,但其实近年来它的主题和互联网关系已经不大,反而越发偏重于前沿科技。所以,这场大会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内容是非常艰深的,尤其是涉及到理论物理或者天体力学的领域,即便演讲者已经尽量把内容准备得通俗易懂。

今年的腾讯 WE 大会并没有因为疫情的缘故而停办,作为国际化程度极高的科学大会,来自 4 洲 6 国的 7 位全球顶尖科学家,依然突破阻隔,登上全球多个国家的线下演讲舞台,与公众分享天文、物理、生命科学等领域的突破性进展。同时,国内多个城市同步举办线下观影会,在兰州市五十一中学、衡水中学、贵州师范大学等地,不少师生和专家都一起观看。

之前 WE 大会在线下举办的时候,我就发现有非常多的家长带着孩子去看,WE 大会的内容不适合作为科普的,但在那样的场合下,对科学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已经萌生。

和往年类似,今年 WE 大会的 7 位科学家贡献的议题,依旧从广阔的宇宙,延伸到微观的粒子,再回到人类自身:

▲ 干细胞生物学家中内启光

「如果研究取得成功并能够为患者提供自体器官,就可以挽救许多患者的生命或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并大大降低医疗费用。」干细胞生物学家、斯坦福大学、东京大学教授中内启光在演讲中分享了「异种培育人体器官」挑战项目,尝试在动物体内培育功能完整的可移植的人体器官,解决在器官移植中缺乏捐献和免疫排斥问题。去年 7 月,他首次获得批准进行含有人类细胞的动物胚胎实验。

来自杜克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教授 Miguel Nicolelis 是一名脑机接口权威专家。2014 年,在巴西的绿茵场上,他帮助一位身披机械战甲的 T4 级截瘫青年 Juliano Pinto 用意念开出了世界杯的第一球,实现大脑与机器间的连接控制。作为一个相信数字化「永生」的造梦师,在演讲中,他介绍了脑机接口和这一技术从基础科学到应用于神经康复的研究历程。

化学家、斯坦福大学化学工程系系主任鲍哲南被誉为人造皮肤领域的「材料大师」,她带来了关于「电子皮肤」的大胆设想。「我们将用如人的皮肤一样的电子器件,让人和人之间沟通,人与环境之间交流。」她讲解了人造皮肤的设计理念与实践过程,虽然目前人造皮肤还未真正用到人的身上,但这个理念已经被证实,并带来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新启发,「用人造皮肤,现在可以做成连续的、测量血压的,轻轻贴在小婴儿身上这样的血压计。」

1979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Steven Weinberg,他是目前最受认可的早期宇宙理论——暴胀理论的重要贡献者,向世人描绘了完全可信的宇宙起源图,霍金曾在他的启发下,完成了巨著《时间简史》。他揭秘了「基本粒子标准模型」理论的研究过程,勉励年轻一代科学家:「你们有你们的使命,那就是解释与自然界不同现象有关的这些巨大的、神秘的数字。」

缔造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的量子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潘建伟围绕新量子革命探讨了在信息交互已经并将一直伴随着我们人类进化和社会发展的情境下,怎样才能进行有效率的信息安全传输?潘建伟给出的答案是:量子通讯和量子计算,他认为:利用量子通讯可以提供一种原理上无条件安全的通信方式,利用量子计算可以提供非常强大的计算能力,用于各种各样复杂系统的研究。

麦吉尔大学天体物理学家 Victoria Kaspi 是首位获得加拿大最高科学奖的女性。2019 年,她凭借新型电波望远镜 CHIME 捕捉到上百次快速射电暴现象,并因此被《自然》杂志评为年度十大人物。今年 WE 大会上,她介绍了捕捉「快速射电暴」这一神秘天体物理现象的有趣过程。

天文学家、卡迪夫大学教授 Jane Greaves 领衔的科学团队在金星大气中首次探测到了磷化氢气体,这被认为是一种潜在的「生命迹象」,引发「金星上或存在生命迹象」的关注。Jane Greaves 在演讲中讲述了在金星探索「生命」的故事:金星上的磷化氢存在于气态环境中,也就是说有机生命体只可能存在于金星的云层中。

▲ 照片中右侧暗淡的渺小蓝色光点就是地球

与当下「割裂」主题对应的,是本次 WE 大会的主题「蓝点」。它以 1990 年旅行者一号拍下的「0.1 像素」的地球为隐喻,寓意人类在意识到自身渺小的同时,更要休戚与共。一旦上升到宇宙的层面,我们面临的割裂和纷争仿佛不值一提。

腾讯首席探索官网大为说:

2020 年,新冠疫情爆发,面对困境,我们采取的行动将很可能改写这个时代。

 

前沿科学突破能帮助我们做好准备拥抱未来,因此我们要深入地理解世界所面临的挑战。

尊重科学,研发疫苗是当前战胜疫情的关键所在,医学在 2020 年显得更为重要。

在 WE 大会进行的同一时间,腾讯还揭晓了第二届自然科研全球影响力大奖(Nature Research Awards for Driving Global Impact)的获奖者,为澳洲流行病学家及公共卫生研究人员 Joshua Vogel 博士。Vogel 博士聚焦于全球早产难题,在孕产妇和儿童健康领域取得了一系列临床研究成果。他本人及团队测试了一种利用产前皮质类固醇(ACS)药物的精密治疗方案,来低成本地减少中低收入地区早产造成的新生儿死亡。结果显示,该方案可将这些地区的新生儿早产死亡率降低 16%。该奖由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Nature)旗下的自然科研联合腾讯公司于 2018 年 11 月推出,旨在表彰在解决全球性挑战、推进人类可持续发展上作出突出贡献的青年科研人员。

而前面说到的器官移植,星际探索,电子皮肤等等前沿科技能够解决我们遇到的其他问题,从更高维度的视角来看,这些科学家的所作所为,会是以全人类的视角在进行。

这就是今年 WE 大会在科学之外的另一层意义,在割裂和纷乱之中,寻求一种共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我们云米的智能会分三个阶段,一个叫 Smart,第二个叫 Helpful。未来是什么?未来叫 Free。

查看全文 —— 云米科技创始人、CEO 陈小平

我认为 realme 未来的品牌优势一定不是它的价格,而是这个品牌本身对年轻人的文化认同感。

查看全文 —— realme 全球副总裁徐起

疫情以后,(护肤品)消费者对于专业人士意见的信任度极度提高,皮肤科医生成为了最信任的信息渠道。

查看全文 —— 欧莱雅中国副总裁 马岚

XDR 带来的不仅仅是高动态,从主观效果上还有画面的立体感。

查看全文 —— 海信视像科技产品经理部总经理 黄飞

Find X3 我感觉相当于华为的 Mate7 的阶段,因为都是(高端)刚刚起步的时候。

查看全文 —— 迪信通广州高管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