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realme 从成立到现在,某种意义上没有太遇到过天时地利人和的外部条件,不管是我们刚刚成立的时候,还是决定回国发展的时候,其实都不是大家理想中的好时机。

—— 真我 realme 副总裁&中国区总裁 徐起

大声

05-28 19:17

很少有人会预料到 2022 年手机市场如此冷清,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市场在下行,但是诸多因素引起的出货量大跳水让过去最乐观的人都不免皱起眉头。

618 是上半年大家争取一波出货的最佳窗口期,年轻品牌真我 realme 甚至把 GT Neo3 火影联名手机和真我平板 X 的发布会命名为 618 盛典,宣布了一系列的降价促销活动。

虽不能说是成败在此一举,但能止跌回升,再展望下下半年,起码还有个盼头。

正如赵本山所说那样,不能老是怪大环境。一切都看市场环境的企业,基本上都会在市场竞争中落于下风。真我 realme 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徐起自己也说了,没啥好的大环境,也没啥好的时机,但就是走上了这条路: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realme 从成立到现在,某种意义上没有太遇到过天时地利人和的外部条件,不管是我们刚刚成立的时候,还是决定回国发展的时候,其实都不是大家理想中的好时机。

过去几年时间里,在整体换机周期变长的情况下,叠加了疫情,芯片短缺等等负面因素,这几年也是手机品牌更加大浪淘沙的时期,一些小品牌就此消失,也有一些品牌能够成为抗风的劲草。

没遇上好时候的 realme 或许有一些经验,是对抗这种「坏时候」的方法。徐起说:

 realme 从成立到现在,灵活性是我们在手机行业里面比较大的优势之一。realme 也是一个年轻的品牌,我们在成立的时候坚持轻资产、快速、高效的模式走,我们包袱比较小,市场作战能力比较强。

轻资产模式让 realme 能够开启多线作战模式,用其他新兴成长地区的增长,以及多品类的产品来弥补成熟地区的手机出货的下行。

徐起表示:今年在供应链的角度上,不存在缺芯片上的存在,所以从厂商加量机动性是比较充足的,这可能是比较好的。

对于 realme 来说,欧洲增长的比较大,Q1 同比增长是超过 177%,西欧增长尤其快,像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这三个市场比较高歌猛进,市场销量都在前五。另外一个就是印度,印度同比增长是 40%。还有一个就是拉美,拉美市场其实是比较优质的,相对空白的市场,这个市场在 Q1 的时候也增长86%。

即便是国内市场承压,徐起还是相对乐观:

全球市场压力可能比较大的是中国市场,因为中国市场的确竞争会更加激烈,但是在海外的几个国家里面,相对比较乐观,增长的趋势都还是比较明显。

当然,整体来看,手机市场的「坏时候」仍会持续一段时间,徐起表示:

我觉得 618 一定会带来上半年的高峰,但是我觉得对整个市场的回暖来看没那么快,至少要到 Q4 才有逐渐回暖迹象。目前来看,靠 618 节点来拉高 Q3、Q4 整体的转折点,我觉得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不是因为某一个事件导致消费情况,而是市场发展以及一系列因素导致的。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家庭服务机器人最核心的是 AI 技术。

查看全文 —— 美的首席 AI 官唐剑

TruSeen 这个词正好我们在中文上是初心,所以我们当时定这个题的时候就一直跟我们的团队强调,我们希望不忘初心,真正把我们的检测和传感器技术做到精准。

查看全文 —— 华为运动健康军团 CEO 张炜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realme 从成立到现在,某种意义上没有太遇到过天时地利人和的外部条件,不管是我们刚刚成立的时候,还是决定回国发展的时候,其实都不是大家理想中的好时机。

查看全文 —— 真我 realme 副总裁&中国区总裁 徐起

Magic OS 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 OS,它可以理解为是我们对现有安卓、Windows 和 Lite OS 基础操作系统的加速器和催化剂,实现对底层更精准的调度,以及跨设备、跨系统之间的协同。

查看全文 —— 荣耀 CEO 赵明

与最终取得的成功相比,发明的过程中失败更多。我们应该欢迎失败,而不是避免失败。工程师、科学家或其他任何人都不应该害怕它。

查看全文 —— 戴森工程师胡宏飞 Br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