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媒体品牌
    爱范儿
    关注明日产品的数字潮牌
    APPSO
    先进工具,先知先行,AIGC 的灵感指南
    董车会
    造车新时代,明日出行家
    玩物志
    探索城市新生活方式,做你的明日生活指南
  • 知晓云
  • 制糖工厂
    扫描小程序码,了解更多

这个行业里,有太多的「漂绿」行为。

—— 电动汽车品牌 Rivian CEO RJ Scaringe

大声

2023-07-26 11:32

如果有什么词有什么绝对意义上的「正当性」,那「环保」绝对可以算得上。

也正是「环保」的正当性,它也成了企业形象宣传当中必需带上的标签,有的公司会鼓励宣扬「狼性」或者「忘我」等等并不健康的观念,但不会有公司会说自己「不环保」,甚至不少不那么环保的公司,还会去粉饰。

因而,「漂绿(greenwashing)」一词应运而生,意思是指企业或组织故意夸大或伪装其环境友好性和可持续性措施,以获取公众认可和好感,但实际上它们并未采取真正的环保行动,或者其环保行动可能只是表面上的。

对此,ChatGPT 列举了一些常见的「漂绿」行业和行为:

  • 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一些大型能源公司曾被批评进行绿色洗牌,试图通过宣传少量的可再生能源投资来掩盖其主要业务对环境的负面影响。
  • 快速消费品(FMCG)公司:有些食品和饮料公司声称他们的产品是天然、有机或环保,但实际上它们的供应链可能涉及大量资源浪费和环境破坏。
  • 汽车制造商:一些汽车公司宣传他们正在推出环保或零排放汽车,但实际上这些汽车可能只是在运行过程中减少了排放,而其生产过程可能仍然对环境有着负面影响。
  • 塑料包装行业:一些塑料制造商声称他们的产品是可生物降解的,但实际上这些塑料可能需要特定条件下才能降解,而不是像宣传的那样在自然环境中迅速分解。
  • 能源供应商:一些电力公司可能声称他们正在采用绿色能源,但他们可能只是从其他可再生能源项目购买一小部分电力,而其主要能源仍然是来自传统的污染能源。

可以看到,能源和汽车行业和「漂绿」行为关系紧密,毕竟这两个行业密切关联,是污染和碳排放的大户,也迫切需要通过「漂绿」来掩饰自己。

当新能源汽车浪潮来临之后,尤其是纯电汽车便开始着重宣传自己的环保属性,毕竟相比于燃油车,纯电汽车在行驶过程中不会产生碳排放和污染尾气,确实环保很多。但环保是个相对概念,也是个绝对概念。

虽然以纯电汽车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相对环保,但是细细追究,那在生产过程中,是不是会产生污染?如果使用的电力来自火电,是不是也很不环保?

▲ Rivian 的电动汽车

所以相对环保的新能源汽车领域,也会产生「环保鄙视链」,比如美国电动汽车品牌 Rivian 的 CEO RJ Scaringe 就发出批评:

这个行业里,有太多的「漂绿」行为。

在他的语境中,电动汽车行业里的环保是个复杂的概念,真正环保的企业应该去购买可再生能源来弥补自己的碳排放,而有些「漂绿」型企业则会花很少量费用买一丁点可再生能源,然后宣称自己非常环保非常具有社会责任。

RJ Scaringe 是那种真正做环保的人,例证是他们购买了位于美国肯塔基州的太阳能光伏发电厂的可再生能源,对于光伏发电厂来说,因为成本原因,如果没有金主购买它们的能源,那么他们的能源将无处可去。并且,Rivian 购买这些电力不是直接为其电动汽车供电,也不直接把电力输进自己的工厂或者办公室,只是一种单纯弥补碳排放的行为。

这种行为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叫做「虚拟购电协议(Virtual Power Purchase Agreement,VPPA)」,这是一种购买清洁能源的合同,通常由企业与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开发者或供应商签订。通过 VPPA,企业承诺购买一定量的清洁能源产生量,而这些能源将被注入电力网络。虽然购买了这些能源,但企业并不直接从该项目获取电力,而是将其购买权转让给电力市场,因为清洁能源实际上会混合到电力网络中,难以直接追踪和分配给特定的用户。

2021 年,企业们通过 VPPA 购买了创纪录的 31.1GW 清洁能源,这相当于当年全球新增可再生能源产能的 10% 以上。超过一半的协议来自科技巨头,包括亚马逊、微软、Meta 和 Google。RJ Scaringe 认为,如果没有这些购电协议,许多可再生能源项目将无法启动。

虽然 Rivian 没有卖很多的电动汽车,去年一整年共计生产新车 24337 辆,交付了 20332 辆, 但这个品牌在环保概念上更为超前,在控制碳排放和抑制全球气温上升的态度上,Rivian 认为仅靠电动汽车不足以限制全球气温上升,行业需要在增加电网可再生能源和减少整个供应链的温室气体排放。

在计量温室气体排放中,业界用 Scope 1、Scope 2 和 Scope 3 三个范围来区分直接和间接排放:

  • Scope 1 属于直接排放,包括企业自身的生产活动和运营过程中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例如工厂和办公室的燃料燃烧所产生的二氧化碳
  • Scope 2 则是间接能源排放,这指的是企业购买的电力和热能所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例如从电网购买的电力所产生的二氧化碳
  • Scope 3 是其他间接排放,包括企业的供应链、产品的生产和运输、客户使用产品以及废弃产品处理等环节所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

Scope 3  排放通常是企业温室气体排放中最大的部分,因为它涵盖了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

Rivian 的目标是实现最高级别的「Scope 3 中和」,即消除其供应链及其生产的电动汽车生命周期中的所有间接排放,包括上游电力来源和整个大的生产供应链中的所有碳排放。

和中国新能源汽车品牌大爆发不同,美国新能源汽车品牌是特斯拉一家独大,Rivian 可以算作美国屈指可数的「造车新势力」,正如前面所说,哪怕是在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井喷的 2022 年,Rivian 销量情况很不乐观,并且这家公司去年还巨亏 67.52 亿美元,卖一辆就要亏 150 多万元。

对于这家车企来说,现实和愿景,出现了不小的矛盾。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苹果巧妙地把移动互联网生态「移植」过来,让大家看到了空间计算的未来,而我们努力让大家看到空间计算的现在。

查看全文 —— XREAL 创始人 徐驰

到 2025 年,纯电和插混将出现 1:1 的局面。插电混动的春天,已经在我们身边。

查看全文 —— 上汽集团 芦勇

通过新世代车型,我们期望展示未来汽车行业三大核心领域的系统实施——电动、清晰聚焦可持续和全数字化。这也意味着宝马将在设计、技术和理念三个维度全面步入未来。

查看全文 —— 宝马集团董事长齐普策

英特尔已经向业界提供了 500 万片酷睿 Ultra 核心,其中 40% 供给中国市场。

查看全文 —— 英特尔执行副总裁兼客户端计算事业部总经理 Michelle Johnston Holthaus

AI 的确是最近我们公司讨论非常频繁的一个重点话题,现在 AI 每一天的进展是天翻地覆的,可能每过一段时间基本上都有一个跨越式升级,对于手机硬件厂商来说,一定是接下来科技方向的重中之重,不管是开源,还是大模型诞生,手机的应用一定会发生很多变化。

查看全文 —— 真我全球副总裁 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