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王安实验室和其他成千上万固守自我设定的角色,而非成为他们应当扮演角色的昔日明星公司一样,黑莓已成为资本主义变幻无常的鲜活例证。

—— Joe Nocera

大声

2013-10-08 15:45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形容黑莓再恰当不过。

正如《纽约时报》专栏作者 Joe Nocera 描述的那样,“全盛时期的黑莓非常流行,以至于被戏称为‘骇莓’(CrackBerry)。技术负责人喜欢它对安全的强调,企业员工喜欢它的紧凑键盘,可以用大拇指将它玩得溜溜转。”

可如今,黑莓在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已经不足 3%。“就像王安实验室和其他成千上万固守自我设定的角色而非成为他们应当扮演角色的昔日明星公司一样,黑莓已成为资本主义变幻无常的鲜活例证。”

王安实验室在 20 世纪 70 年代末 80 年代初是办公系统的领军企业,但后来出现了 IBM 的 PC 机,除了文字处理之外,还可以跑其他很多不同种类的应用程序。王安实验室想保住自己的市场,因此迟迟不肯将文字处理应用转移到 PC 机上,将自己改造为一家软件公司。“到 1992 年,王安实验室已经破产,打垮它的竞争对手明白,人们希望他们的电脑不只是花哨的打字机……”

为什么昔日明星公司拥抱破坏性创新这么难?

Clayton Christensen 在《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分析,一开始,新技术或新产品远远赶不上它们最终将要取代的那些技术或产品。但由于新东西的价格便宜很多,或者是提供了诱人的新功能,或者是两者兼备,它开始在那些不需要最优质量和最佳性能、够用就行的细分市场发力。一段时间过后,新技术或新产品越来越好,可以用到要求更加严格的用途中。到最后,一套全新的生态系统和价值链围绕着新技术建成,到这个时候,市场中的老技术已经在事实上被新技术所取代──而且常常是被终结。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对于美团及类型企业而言,这(骑手是否是雇员)是系统性、外部性问题,也是绕不过去的必然面对的问题。整体问题,有可能在美团企业的整个生命周期都没有解决完毕。

查看全文 —— 新融渡资本主管合伙人 张国防

我们目前的产品一定会想办法达到英特尔 Evo 的认证标准,并以此为最高原则。如果认证过了,坦白来讲,这对 OEM 或者 ODM 来讲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广告和营销的方式。

查看全文 —— 联阳半导体资深经理 王忠贤

当你不专注的时候你就不专业了。

查看全文 —— HAYDON 黑洞创始人兼 CEO Judy

我们没有计划去做专门的游戏手机,我们其实是希望大家能够用一个主力机的同时,就能满足大家对游戏的极大需求。

查看全文 —— 徐起

我们云米的智能会分三个阶段,一个叫 Smart,第二个叫 Helpful。未来是什么?未来叫 Free。

查看全文 —— 云米科技创始人、CEO 陈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