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沉默的刷屏,浩瀚信息一样的销魂,用你那囧囧的眼神,淹没在洪流中无尽的伤痕。

—— 《低头族之歌》

大声

2013-10-29 17:05

当手机、平板电脑逐渐取代纸笔,让人的眼神从身边的风景、朋友挪开,专注于眼前的几英寸的世界时,一个新词“屏奴”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新闻报道之中。

和信息过载、手机幻听症等词汇一样,屏奴说的是技术所带来的不良影响。有人画漫画讽刺,屏奴们的脸就好像黏在屏幕上一样,摘不下来。

但最让人担心的,是新生儿们在产生独立意识之前,就已经被迫/被动接受了充满屏幕的世界。这些新生儿被称为“真正的数字原生代”,但倒不如称为“天生屏奴”更加恰当。

到底“屏奴症”多严重?微博上最近流传的视频《拿走宝宝的 iPad》可见一斑:

很难想象,发明“地球村”一词,麦克·卢汉是技术恐惧者。他从不驾车,也不用打字机,而是用钢笔和笔墨来记录自己的思考。然而,看到“屏奴”流行,难道麦克·卢汉的恐惧没道理么?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查看全文 —— Barber & Osgerby

自动化和外包承包了很多公司的「入门级」工作……和过去几十年里的毕业生相比,今年的毕业生被期望承担更复杂的工作。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对我们(Google)来说,隐私不应该成为一种奢侈品,不应该只提供给有能力买得起高端产品和服务的人群。

查看全文 —— Sundar Pichai,Google 首席执行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