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到了现在,新浪仍然有望从微博和门户业务的互动中获得再生——建立社交网络情景下的新闻产生标准。

—— 尹生

大声

2014-04-18 11:40

 

weibo1

关于新闻生产的讨论已经层出不穷,真正改变新闻生产方式的,的确是 Twitter、微博,而不是 Facebook、微信。尹生在《新浪微博仍是价值近 50 亿美元的大生意》里提到 Twitter 的独特价值:

Twitter 的价值恰恰就在于它的独特定位,至于其用户规模,注定了无法同 Facebook 相比,也许它注定就是一家月活跃用户只有两三亿的网站,它的价值在于,其对于追求全球性的信息透明的用户而言,是不可替代的,它的价值是其影响力,就像是纸媒时代的《纽约时报》。

反观中国的微博,在过去数年时间里,通过 140 个字的信息洪流——不管是网民人肉,大 V 对骂,还是类似 MH370 这类引起全民关注的社会事件,都让人感受到微博的独特价值。这是一个可贵的讨论空间,而且是一个具备“自我纠错”能力的公共讨论空间。在没有演讲基础的中国社会,这种线上的讨论空间,往往让人在喧嚣一时过后,更加冷静地思考。也因此,微博显得更加可贵。

在评价微博之前,我们的确要弄清一个概念:社交媒体,不等于社交网站。Social Media ≠ Social Network。不论中外,在比较 Twitter 和 Facebook、微博和微信的时候,往往都无视它们之间的区别。

 

题图来自 任志强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查看全文 —— Barber & Osgerby

自动化和外包承包了很多公司的「入门级」工作……和过去几十年里的毕业生相比,今年的毕业生被期望承担更复杂的工作。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对我们(Google)来说,隐私不应该成为一种奢侈品,不应该只提供给有能力买得起高端产品和服务的人群。

查看全文 —— Sundar Pichai,Google 首席执行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