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本质上来说,当你做这个手势(微信摇一摇)的动作,是很色情的。当一个东西的体验很符合人的最本性的触动的话,那么用户就会很喜欢。

—— 张小龙

大声

2015-05-18 17:58

张小龙和马云、李彦宏不一样,后两位经常在媒体上抛头露面,以青年导师的形象示人。张小龙更具有程序员或者产品经理的气质,而他的教育背景,或许也影响了他的产品思路。

张小龙母校华中科技大学是一所典型的工科院校,人称“和尚学校”,女生资源极其紧缺,这也是隔壁武汉大学经常取笑的一点。因而,勾搭异性,成了这个阳气很足的学校的一项特殊技能,摇一摇功能的设计初衷,也有这样深层次的背景在里面。

GQ 智族》在一篇介绍华科男的文章里提到了张小龙在母校的一次分享,讲到了摇一摇这个功能:

“从本质上来说,当你做这个手势的动作,是很色情的。当一个东西的体验很符合人的最本性的触动的话,那么用户就会很喜欢。”

在摇一摇原本的设计中,那朵小红花其实并不存在,最早的设计中,“摇一摇” 的打开界面原来是维纳斯或者大卫雕像,对的,就是分别展现女性曲线美和男性阳刚美充满暗示的那两尊雕像。

张小龙毫不避讳地认同并推广了弗洛伊德的哲学观点:性动力是人行动的最常见的动机。

说到这里,张小龙又回想起来多年前的大学生活:

“你们也知道华中科技大学的男女比例,比如我们班当时 33 个人只有 3 个女生,我们班今年聚会的时候,班上有一个女生到现在都不认识我。”

题图系《爱情与灵药》剧照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我个人从未见过政府机构以这么不诚实的方式对待一家公司。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 · 库克

如果 Twitter 可以重来,我不会再强调「粉丝数」和「点赞数」。我甚至会删掉点赞功能……可以说,这项功能并没有给互联网带来什么积极健康的贡献。

查看全文 —— Jack Dorsey,Twitter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音乐体验往往都是积极的,为人们带来积极的情绪体验,因此有提高效率的功效。

查看全文 —— 迈阿密大学音乐治疗学者 Teresa Lesiuk

我知道你并不了解占星术,但如果你要接触 20 岁左右的年轻女孩,那么你需要和她聊这个。

查看全文 —— 占星软件 Co-Star 联合创始人 Banu Guler

(巴黎圣母院)这种损失让人如此沮丧,部分原因是人们沉浸在西方的思维模式中,认为「真实」就等同于完全保留建筑物的原始工艺和原始材料。

查看全文 —— Claire Smith,弗林德斯大学考古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