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它们有许多高科技系统,但却都不完美,人类就是保持这些系统协作的粘合剂。飞行员需要持续对飞机进行微调、找出错误,并纠正空中交通管制员的失误。

—— MIT 教授 David Mindell

大声

2015-10-15 11:47

无人驾驶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许多人技术派的人说,尤其是搞传感交互的人会说,技术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法律的空白。不管是 Google,还是雷克萨斯,或者奔驰奥迪等等,都在朝着无人驾驶的方向前进,一直以来,还没有看到有人怀疑这个技术路线是否正确。

不过,工科和理科院校中的翘楚名校 MIT 的工程史学教授 David Mindell 却说认为,研发完全无人驾驶的汽车是非常愚蠢而可怕的决定,而完全解放司机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过往的事实告诉他

“虽然它们有许多高科技系统,但却都不完美,人类就是保持这些系统协作的粘合剂。飞行员需要持续对飞机进行微调、找出错误,并纠正空中交通管制员的失误。”

David Mindell 还称,Google 的无人驾驶技术已经过时了,自动化这些都是 20 世纪的概念,而人的作用不可忽视,所谓的自动驾驶应该是这样的:

“它不能朝完全自动的方向发展,而是应该朝着可信赖、透明、可靠、安全的自主方向发展,它需要具备完整的互动性:我想让汽车做什么,或只有我希望它做什么的时候,它才能去做。”

虽然 Google 没有直接对 David Mindell 的言论进行回应,但是 Google 自动驾驶项目的首席工程师 Chris Urmson 认为,堵车和车祸这两个伤害生命,浪费时间的事情需要用完全的自动化来优化解决,这也是 Google 和机器存在的意义。

 

题图来自:wikipedia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我们目前的产品一定会想办法达到英特尔 Evo 的认证标准,并以此为最高原则。如果认证过了,坦白来讲,这对 OEM 或者 ODM 来讲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广告和营销的方式。

查看全文 —— 联阳半导体资深经理 王忠贤

当你不专注的时候你就不专业了。

查看全文 —— HAYDON 黑洞创始人兼 CEO Judy

我们没有计划去做专门的游戏手机,我们其实是希望大家能够用一个主力机的同时,就能满足大家对游戏的极大需求。

查看全文 —— 徐起

我们云米的智能会分三个阶段,一个叫 Smart,第二个叫 Helpful。未来是什么?未来叫 Free。

查看全文 —— 云米科技创始人、CEO 陈小平

我认为 realme 未来的品牌优势一定不是它的价格,而是这个品牌本身对年轻人的文化认同感。

查看全文 —— realme 全球副总裁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