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这不是星巴克,没有馥芮白,也不分 Tall、Grande、Venti。想必也用不了 Apple Pay 吧。

—— 码农孔乙己

大声

2016-02-18 16:49

中关村创业大街的 3W 咖啡,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像教室一样的桌子,还有个黑板,可以随时供创业者上去“路演”一番。创业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花十几块,买一杯拿铁,这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前的事,现在每杯要涨到二十几块了。创业者们靠着桌子站着,热热的喝了交换名片加个微信;倘肯多十块,便可以买一碟薯片,或者茴香豆,如果多出二十块,那就能买一块提拉米苏,但这些顾客,多是没有融到资的,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西装融到资的,才跺进店面里面,要大杯咖啡要提拉米苏,慢慢地坐喝。

孔乙己是站着喝咖啡而穿西装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西装,可是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 Python、Swift、UI,教人半懂不懂的。

孔乙己一到店,所有创业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到,“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 他不回答,对柜里说,“小杯拿铁,要一碟茴香豆。” 便排出一堆硬币。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 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天使汇的 MacBook,被人家写文章骂。” 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笔记本不能算偷…… 窃笔记本!…… 码农的事,能算偷么?”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 “架构啊”,什么 “Debug” 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读过高中,但终于没有考上大学,只是学了个 iOS 开发速成班,又找不到工作,于是愈过俞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会些开发,便替人家接散活做应用,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喝懒做。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笔记本机械键盘,一齐失踪。

如是几次,叫他接散活的人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偷窃的事。但他在 3W 咖啡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粉板上拭去了孔乙己的名字。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老板是决不责备的。而且老板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别人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懂计算机会外语么?” 我略略点一点头,说做过科技媒体编辑。

他说,“会外语,…… 我便考你一考。星巴克的三种杯型,怎样写的?” 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

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 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老板的时候,写账要用。” 我暗想我和老板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老板也从不将杯型写作英文,只是大中小区分;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 Small、Middle、Big 吗?” 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摇头说,“不对不对,你应该多看知乎,星巴克的杯型是 Tall、Grande、Venti。

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用指甲蘸了咖啡,想在柜上写英文,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一天,大约是春节假期后的几天,老板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块钱呢!” 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

一个喝咖啡的人说道,“他怎会来?他打折了腿了。他总仍旧是偷,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然偷到百度去了,李家的东西,偷得得么?后来啊,先是服辩,后来是打,送到莆田系医院,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

元宵之后的中关村创业大街,依旧是冷,我贴着暖气片儿,也须穿上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Tall 杯的馥芮白。”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孔乙己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袄,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Tall 杯的馥芮白。”

说罢就喃喃道:

“哦,你这不是星巴克,没有馥芮白,也不分 Tall、Grande、Venti。想必也用不了 Apple Pay 吧。”

说完便嘟囔着“Tokenization”、“NFC”、“云闪付”之类的东西,直指咖啡馆的 POS 机说要用 Apple Pay 支付,我依不过,把 POS 机递过去,孔乙己鼓捣一番,拿着脏兮兮不知哪里来的 iPhone 6 碰了下 POS 机,按下指纹,又鼓捣了一番,终于还是没能付完帐,想必是信用卡余额早没了吧,又偏要过来显摆一番,让人觉得自己很懂互联网。

不一会,他喝完别人剩下的咖啡,便又在旁人的什么 A 轮啊,产品啊,商业模式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孔乙己。到了端午,掌柜取下粉板说,“孔乙己还欠十九块钱呢!” 到中秋,又说 “孔乙己还欠十九块钱呢!” 到圣诞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想必码农孔乙己是去了把杯型分为 Tall、Grande、Venti 又有 Apple Pay 的星巴克了,毕竟从酷派大神换到了 iPhone 6 之后,就更适合去星巴克了。

 

题图来自:emerce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我们在 90 年代犯的错误,如今被重新「发明」、重新犯错。

查看全文 —— SRLabs 的研究人员 Karsten Nohl

机器人比赛在国内或是全球可能都会有个问题:老师帮学生做的太多,在我们定位中老师是一个教练,真正上场踢球的应该是学生。

查看全文 —— Makeblock CEO 王建军

我的建筑主题之一就是人与地球的连接方式,当人们与地球连接时内心会充满平静。就这种联系而言,我觉得运动鞋比建筑更具可能性。

查看全文 —— 日本建筑师隈研吾

如果现在的科技趋势是将我们推向「一切都特别棒,但没有任何东西是我们的」,那些「真正是你的」科技产品也许能成为下一代的反潮流趋势。

查看全文 —— Alex Danco,作者

我们对虚拟角色的喜爱,并不在于其「逼真」。

查看全文 —— 《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