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的来说,我认为它失去了重大机遇。俄罗斯原本可以和美国并驾齐驱,打造另一个硅谷。

—— 投资人 David Nangle

大声

2016-03-28 23:03

如果让你想一下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俄罗斯有什么著名的科技企业,你可能想半天都想不出来,好吧,卡巴斯基算一个,本土门户 Yandex 也算一个。相较之下,我们甚至更关注邻居印度的互联网和科技发展状况,俄罗斯此时似乎和欧洲一起,被并入到了所谓的“互联网洼地”之中。

但是俄罗斯和欧洲的情况略有不同,有人这么形容欧洲的互联网:

  • 两三年才等到的融资
  • 二十八个碎片化市场
  • 企业应用为王的局势
  • 电脑电脑,还是电脑

但是俄罗斯好在是一整块的国家,理论上是有广阔的市场的。那么为什么这么大片的国土陷入了“科技和互联网的洼地”中去了呢?《金融时报》一篇文章指出了俄罗斯发展科技行业面临的阻力。

在谈这些阻力之前,不妨复习一下曾经被经济学界经常提到的“金砖四国”概念:BRICs,分别是指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不过现在有人根据科技产业的兴旺程度,把巴西和俄罗斯剔除,把台湾和韩国纳入,组成了新的 TICKs。意思再明显不过,俄罗斯和巴西在科技产业已经掉队。

000059831_piclink

科技股占台湾股市市值的比重为 35.9%,占印度股市的比重为 14.1%,占韩国股市比重为 9%。中国的情况比较复杂,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已经成为了美国之后,互联网产业最为发达的地区。

回到俄罗斯这边,科技股占俄罗斯股市的比重仅为 4.1%。这其实比欧盟、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可怜的巴西的比重高,要知道科技股占巴西股市的比重仅有 0.3%。不过一旦想到俄罗斯之前的苏联是世界两极之一,创造了许多科技史上的第一之后,就会发觉,俄罗斯如今在科技产业中的碌碌无为。

花旗 (Citi) 的新兴市场经济主管 David Lubin 说:

“俄罗斯没人具有自己能够成就一番事业的感觉。我猜其原因深植于政治体制和政治文化。你必须允许异见、分歧和艺术性的自我表达,才能使科技赖以发展的创新涌现出来。”

不过这个原因看起来太感性,没有太多的说服力。莫斯科的斯科尔科沃理工学院联合创始人 Edward Crawley 同时也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他认为,在苏联解体之后,一大批国家实验室和企业研发中心被关停,结果就是高校与商界之间的桥梁垮塌。他说:

“很少有什么行业是你可以从高校得到创意、然后以此打造一家公司的。从技术到产品的成熟过程通常需要一些中间步骤。”

事实上,也有人认为,俄罗斯科技产业不发达不仅是没有自我表达的空间,也不仅是高校和商界之间的桥梁垮塌,而在于俄罗斯没有像硅谷那样 “让人施展才华的环境”,以及充足的资本。

风险资本 Vostok Emerging Finance 的董事总经理 David Nangle 认为俄罗斯可能已经错过了全面恢复冷战时代实力的机遇之窗:

“总的来说,我认为它失去了重大机遇。俄罗斯原本可以和美国并驾齐驱,打造另一个硅谷。亚洲的教育体系将会碾压世界,更别提俄罗斯了。”

 

题图来自:russia-insider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人们最常犯的错误是什么?购买他们不需要的东西只是因为——优惠日来了。

查看全文 —— CNET 在线交易专家 Rick Broida

密码已成为万维网的噩梦,任何人都不可能记住自己设置的所有密码。

查看全文 —— 图灵奖得主 FernandoCorbató

ROBOTAC 还需要不断完善规则,让其更加适合现在的新工科教育。

查看全文 —— ROBOTAC 评审委员会主任、北航机器人研究所博导宗光华

研究发现,全球有 17 亿公顷无树土地,它们可成为 1.2 万亿棵树自然生长的地方。这些树木可吸收全球 2/3 的二氧化碳。

查看全文 —— 《卫报》

微软的 Teams 也许没 Slack 好,但它更便宜啊。

查看全文 —— 《V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