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只看到了新能源汽车的直接污染排放量为零。 可是,从发电到电池的生产和处理,新能源汽车依然会有许多间接污染和排放,也就是业内经常争论的 “from well to wheal”(从油井到车轮)的能源效率和综合碳排放。

—— 侯延琨

大声

2016-06-07 15:57

在 Hi-Fi 界,有个著名的玄学理论(玩笑)是电力来源会影响声音的素质,比如有这么说的:

火电的力度大点,声音偏暖;用水电的声底偏冷,但解析力很高。水电中,以葛州坝的电音色最好,火电中以北仑电厂的电音质最好,因为烧的无烟煤的比例最高。

把电力来源和音质扯上关系属于玄学范畴,但是电力和环保的关系就属于科学范畴了,而这也是特斯拉需要考虑的问题。一直以来,特斯拉也都在标榜电动车比燃油车更环保的概念。不过他们肯定没有想到,在新加坡,特斯拉的 Model S 电动汽车居然被陆路交通管理局(LTA)判定为 “重度污染” ,据 LTA 测算,Model S 的污染值相当于排放 222g / 公里的二氧化碳,百公里耗电 44 度。

等下,特斯拉之前面对这种质疑的时候,不是说车辆的碳排放仅仅是汽油车的四分之一吗?现在新加坡当局怎么算出 Tesla Model S 超排 11.1%的?

首先需要明确的前提是,电动汽车的直接排放是零,不过电力从发电厂产生,到驱动汽车前进的过程中,仍然会产生排放,这就是所谓的“间接排放”。这里谈到的特斯拉电动汽车排放问题,其实就是“间接碳排放”,这也许就是揭开特斯拉环保面纱背后真相的关键所在。一直做汽车行业研究的瑞银中国证券研究主管侯延琨说

公众只看到了新能源汽车的直接污染排放量为零。 可是,从发电到电池的生产和处理,新能源汽车依然会有许多间接污染和排放,也就是业内经常争论的 “from well to wheal”(从油井到车轮)的能源效率和综合碳排放。

那么比较好理解的是,特斯拉环保不环保,跟它使用何种电力行驶息息相关,如果是火电或者燃油电,那么它就不那么环保;如果是使用风电或者太阳能,那么它就环保多了。

再来看新加坡的实地状况,因为新加坡面积狭小,属于热带雨林气候,城市就是国家,所以不适合风电水电核电和太阳能发电,然后因为身处马六甲海峡之畔,是油轮的必经之路,所以最终新加坡的电力来源有大概 9 成是燃油发电。

还有一个问题是,特斯拉宣称 Tesla Model S 百公里耗电大概是 20 度,为何到了新加坡就成了 44 度呢?这可能是因为特斯拉算的是自己行驶百公里的直接耗电,而新加坡算的行驶百公里从源头处的耗电,其中包括很多电力传输充电过程中的损耗。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也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题:新加坡的电网的传输效率与充电效率非常之低。

最终来看,特斯拉电动汽车环保与否,跟当地的发电方式关联很大,如果是纯燃煤,或者燃油发电,那么依靠这些电力行驶的电动汽车未必比燃油车环保,如果当地电网传输效率低的话,甚至可能比燃油车还要更为污染。

至于新加坡的情况,很明显和美国或者北欧这些使用新能源较多的国家不一样,因此,在新加坡,特斯拉就被扣上了“不环保”的帽子。

和世界石油贸易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新加坡,这个时候其实和特斯拉电动汽车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更多服从指令的 AI 正进入我们的家庭、汽车和办公室。它们的顺从态度会影响人们如何对待女性的声音,以及女性该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回应请求、表达自己。

查看全文 —— Saniye GülserCorat,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性别平等主任

虽然后续大量的实证研究都无法证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但是管理学的研究人员依然不愿意放弃它。

查看全文 —— 管理学学者 Todd Bridgman、Stephen Cummings 和 John Ballard

不要相信有「长期投资者」的存在。他们会在投资的时候和你说自己是「长期投资者」,一旦你遇到麻烦,他们就跑了。

查看全文 —— 阿里巴巴创始人 马云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