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平时也会给好评,但问题是好的产品远少于差的产品,所以给的差评相对要多一些。但因为差评被骚扰,之前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 因给予中国商家差评而遭遇骚扰的 Matthew Garrett

大声

2016-07-15 12:20

也许你已经习惯了差评之后来自商家的骚扰,但当这件事发生在一个美国小伙身上,他震惊了。

Matthew Garrett 是来自操作系统开发公司 CoreOS 首席安全工程师,他在美国亚马逊购买了一款来自中国厂商的插座,并给了一星差评,由于职业相关,他还洋洋洒洒地写下了近 800 字的产品 review,从专业角度分析了产品漏洞。

不就,Matthew Garrett 就遭到了中国厂商销售人员的邮件骚扰和举报威胁。

982

接受澎湃新闻的采访时,Garrett 说:

我平时也会给好评,但问题是好的产品远少于差的产品,所以给的差评相对要多一些。但因为差评被骚扰,之前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Garrett 抱着一个美好的愿景,完全没意识到世道险恶:

我很惊讶,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我关注的是自己可以帮助人们认识到一些产品的设计是有瑕疵的,有安全隐患,如果我恰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引起大家对这一问题的关注,也算是一件好事。

在中国,因为差评而遭遇商家威逼利诱的例子司空见惯:比如不久前因给专车司机差评,一女生个人信息被公布在黄色网站上;一饿了么买家因为“粗口”差评,甚至遭遇商家上门的暴力报复。

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结果是用户没有多少打出差评的机会和勇气,而这个为了消费者体验的交易机制也逐渐沦为鸡肋。

在一个充满戾气、愤怒和暴力的商业环境,如果无法消泯绑架在评价系统的情绪,唯一的解决之道就留给了技术本身——如何让在线交易不暴露个人信息?

题图来自:thepaper.cn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查看全文 —— Barber & Osgerby

自动化和外包承包了很多公司的「入门级」工作……和过去几十年里的毕业生相比,今年的毕业生被期望承担更复杂的工作。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对我们(Google)来说,隐私不应该成为一种奢侈品,不应该只提供给有能力买得起高端产品和服务的人群。

查看全文 —— Sundar Pichai,Google 首席执行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