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很容易,但是要从破坏中赚到钱却很困难,打车公司最能体现这一命题。

——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 Aswath Damodaran

大声

2016-08-19 10:11

估值 625 亿美元的 Uber,已经成为未上市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专门从事股票估值研究的阿斯沃思·达莫达兰(Aswath Damodaran)教授给市场泼了一盆冷水,她认为 Uber 的估值已经比标普 500 指数中的企业高出 80%。估值最高只有 280 亿。

破坏很容易,但是要从破坏中赚到钱却很困难,打车公司最能体现这一命题。

-1x-1

达莫达兰认为 Uber 在第一阶段打赢了与出租车公司的战役,代价是庞大的资本开支,但如今进入到“成人礼”阶段,企业的重点会从增长转移到盈利,而中国市场的退出、庞大的运营开支以及大公司的竞争风险,让 Uber 可能遭遇利润障碍。

独角兽估值走低,Dropbox 就是一个例子。这个曾经拒掉乔布斯九位数收购提议的网盘,因为一个基础互联网服务的美好蓝图,估值一度冲到了 100 亿美元,然而烧钱速度太快,迟迟无法盈利,先后被投资公司降低估值。

“非上市公司的估值说白了只是艺术,不是科学。就是风投和 CEO 的博弈而已。”科斯拉风投公司的风险投资家 Keith Rabois 此前这样吐槽充满泡沫的估值。他提到,不少企业家在背地里与投资者达成交易,比如向投资者许诺一定的资金收益之类的融资条款,但实际上这会让估值更低。

Uber 的早期投资者 Bill Gurley 曾在一篇谈硅谷独角兽的文章里提到,不要再想着通过融钱继续扩张了,哪怕降低估值、缩减开支,也要先把公司的盈利情况经营起来。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家具也能像随身携带的物品一样,成为传递居家感觉的媒介。

查看全文 —— 荷兰设计公司 Malessa Studio

这么多年我们从研发 2-in-1 产品中学到的,就是它永远不会成为一款完美的平板电脑。

查看全文 —— 戴尔高级产品营销总监 Donnie Oliphant

奥斯卡仍然很重要,但奥斯卡没有胜者。

查看全文 —— 《Quartz》

史蒂夫想成为重要人物,而当年他身无分文,所以他一直在找各种赚钱的途径。

查看全文 —— 苹果联合创始人沃兹尼亚克

我们应该淡化 Deepfake 这个词语,它在某种程度上将 Deepfake 的含义商品化了。

查看全文 —— 哈佛-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伦理与治理项目前主任 Tim H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