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很容易,但是要从破坏中赚到钱却很困难,打车公司最能体现这一命题。

——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 Aswath Damodaran

大声

2016-08-19 10:11

估值 625 亿美元的 Uber,已经成为未上市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专门从事股票估值研究的阿斯沃思·达莫达兰(Aswath Damodaran)教授给市场泼了一盆冷水,她认为 Uber 的估值已经比标普 500 指数中的企业高出 80%。估值最高只有 280 亿。

破坏很容易,但是要从破坏中赚到钱却很困难,打车公司最能体现这一命题。

-1x-1

达莫达兰认为 Uber 在第一阶段打赢了与出租车公司的战役,代价是庞大的资本开支,但如今进入到“成人礼”阶段,企业的重点会从增长转移到盈利,而中国市场的退出、庞大的运营开支以及大公司的竞争风险,让 Uber 可能遭遇利润障碍。

独角兽估值走低,Dropbox 就是一个例子。这个曾经拒掉乔布斯九位数收购提议的网盘,因为一个基础互联网服务的美好蓝图,估值一度冲到了 100 亿美元,然而烧钱速度太快,迟迟无法盈利,先后被投资公司降低估值。

“非上市公司的估值说白了只是艺术,不是科学。就是风投和 CEO 的博弈而已。”科斯拉风投公司的风险投资家 Keith Rabois 此前这样吐槽充满泡沫的估值。他提到,不少企业家在背地里与投资者达成交易,比如向投资者许诺一定的资金收益之类的融资条款,但实际上这会让估值更低。

Uber 的早期投资者 Bill Gurley 曾在一篇谈硅谷独角兽的文章里提到,不要再想着通过融钱继续扩张了,哪怕降低估值、缩减开支,也要先把公司的盈利情况经营起来。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为了消除塑料污染,我们首先需要消除语言污染。

查看全文 —— Dezeen 主编 Marcus Fairs 

晚宴曾是人们炫耀财富和社会地位的一种方式,但在千禧一代身上消失了。

查看全文 —— 《纽约时报》作家 Guy Trebay

每个城市都想更「聪明」,但只有当技术实用时,智慧城市才有意义。

查看全文 —— IMD 商学院金融学教授 Arturo Bris

当前官方的统计数字可能会漏掉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快速发展过程中很大一部分的增长价值,从而低估生产率的增长。

查看全文 —— 美联储主席 Jerome H. Powell

人们拥有了如此多的衣服,买新衣已经很难能激发他们的幸福感。

查看全文 ——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 Geoff Rudd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