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应该一直为艺术表达服务,令其变得更加强烈、鲜活,因为故事和戏剧性才是最重要的。

—— 华人导演李安

大声

2016-08-26 10:29

华人导演李安拍摄的《比利 · 林恩的中场战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将在 10 月全球首映。距离他的上一部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上映已经过去了四年,这一次李安导演除了动用了 3D 技术之外,还几乎拿出了目前世界上最高的拍摄规格:4K/120fps/3D/HDR。

为什么说这个拍摄规格可以算作是目前世界最高呢?因为目前还没有影院的放映设备完整支持 4K/120fps/3D/HDR 的规格,为了 10 月份在纽约电影节的首映,他们不得不重新建一个能容纳 300 人观影,并完整支持《比利 · 林恩的中场战事》拍摄规格的小型电影院。

《比利 · 林恩的中场战事》预告片

一直以来,李安以及他作品的人文气息掩盖了他对于新技术的热爱,即便《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拿出了当时最为瑰丽壮观的 3D 效果,而且这种 3D 技术,是为《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的“奇幻”准备的,不是为了 3D 而 3D。

说到为了 3D 而 3D 这件事,最近就有一个绝佳的例子,《谍影重重 5》最近在中国上映,与国外上映的 2D 版不同的是,国内上映的《谍影重重 5》几乎都是强行转制的 3D 版本。

这种强行转制的 3D 电影有一个好,那就是票价会比 2D 高个几块钱,当然得好处的是影院和发行方,买单的是观众;这样做也有一个坏,遇上亮度低的场景,3D 版本会特别糊看不清,要是画面晃动多的话,有些人还会觉得头晕恶心。很不幸的是,《谍影重重 5》不仅夜景多,晃动也多,所以这个国内特供的 3D 版《谍影重重 5》简直就是一场观影灾难。

关于如何在电影中运用技术,各个导演都有话说。比如詹姆斯 · 卡梅隆本人就是技术狂人,3D 电影这几年越来越火,跟当初《阿凡达》的大热有密切关系;而克里斯托弗 ·诺兰就对 3D 技术敬而远之,反倒是特别钟爱 IMAX 2D。但是,对电影拍摄放映技术的不同态度,并不阻碍这些导演成为国际顶尖级别,电影艺术本身就是丰富多彩的。

p22496

李安谈到了为什么要在《比利 · 林恩的中场战事》这部电影中采用 4K/120fps/3D/HDR 的拍摄规格时说:

“我觉得比利的旅程既有个人性,又像是史诗,几乎完全是从他的角度来讲述,所以从情感上和强度上都特别适合这种新形式。技术应该一直为艺术表达服务,令其变得更加强烈、鲜活,因为故事和戏剧性才是最重要的。”

电影主角是一名 19 岁的得克萨斯男孩比利 · 林恩(Billy Lynn),他在加入美军步兵部队后,被派往伊拉克战场。2005 年他和战友们在一次交火中大难不死、逃过一劫。为了展示伊战成果,布什政府把他们召回国,让他们在感恩节那天的达拉斯牛仔队橄榄球比赛中场休息时与碧昂斯等娱乐明星同台,同时向他们授予荣誉勋章。 不过在这之后,比利 · 林和其他的老兵又被布什政府重新送回到了伊拉克战场。

本片监制之一本 · 热尔维 4 月在接受《综艺》(Variety) 采访时说:

“参加测试的观众看了一部分镜头,他们说,看过战争场面的 40 分钟之后,他们还在颤抖。”

在以往,3D 画面往往被用来呈现宏大的场景,不过这一次李安的做法不太一样,纽约电影节的总导演肯特 · 琼斯说:

“李安的电影以最辉煌的方式深深打动了我,它讲述了美国入侵伊拉克战争之后的故事,并以最亲密的个人化方式呈现。我们习惯了 3D 电影关注壮丽景观的做法。这部电影完全是它的反面。里面全都是人物的面孔,展现最为细微的情绪变化。”

一言以蔽之,即便是李安这一次被塑造成了技术先驱的形象,技术也没有喧宾夺主,故事和戏剧性仍然是电影的灵魂。

而主导一系列国外 2D 片进入国内就被转制成 3D 片的因素无疑就是出于票房考虑,只是这次发生在《谍影重重 5》的转制行为惹了众怒,作为这个暑期为数不多能够称得上电影的电影,《谍影重重 5》被资本绑架,套上了技术的枷锁。

新技术就在那里,有人用它来探寻艺术表现的边界,有人则用来骗钱。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为了消除塑料污染,我们首先需要消除语言污染。

查看全文 —— Dezeen 主编 Marcus Fairs 

晚宴曾是人们炫耀财富和社会地位的一种方式,但在千禧一代身上消失了。

查看全文 —— 《纽约时报》作家 Guy Trebay

每个城市都想更「聪明」,但只有当技术实用时,智慧城市才有意义。

查看全文 —— IMD 商学院金融学教授 Arturo Bris

当前官方的统计数字可能会漏掉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快速发展过程中很大一部分的增长价值,从而低估生产率的增长。

查看全文 —— 美联储主席 Jerome H. Powell

人们拥有了如此多的衣服,买新衣已经很难能激发他们的幸福感。

查看全文 ——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 Geoff Rudd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