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一家企业而言,真正的成功并不仅仅是你为自己的核心支持者创造的盈余,它还包括更广泛的盈余。毕竟,什么是资本主义?推动更广泛的经济部门改善生产力,从而造福于全社会,才是资本主义的真谛。

—— 微软 CEO 纳德拉

大声

2016-11-28 16:03

相比于在商业史上封神的比尔· 盖茨,以及永远充满激情的鲍尔默,现任微软 CEO 纳德拉并不是一个显山露水的人,他没有萧规曹随,但也几乎没有什么惊人之论。

不过纳德拉也有自己的说话之道。

在特朗普赢得选举即将成为美国下任总统这个尖峰时刻,很多科技公司领导人都出来发表自己的看法,其中大多数都是表示了不满和愤懑。也有盖茨这样将自己的事业和不满联系起来的:

在全球健康领域,我认为比尔· 克林顿和希拉里· 克林顿拥有更多的经验。

而在微软 CEO 任上的纳德拉当时则是继续强调了包容和多样性

我们昨天共同见证了美国的民主进程。竞选结果对全球具有重要意义,对微软员工也存在共同利益。我们祝贺(特朗普)当选总统,期待与昨日当选的他们协作。我们会坚持自己的使命与价值,尤其是培育多元化和包容性的文化。

但是纳德拉的重点是反思社会责任,纳德拉认为科技行业没有处理好科技行业与其他地区的脱节问题。

《财富》报道称,生于长于印度的纳德拉,经历了游击队和甘地的冲突时期。内乱岁月对纳德拉的性格影响不少。

在参加印度总理莫迪举行的一次晚宴上,纳德拉看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两个人,仰面朝天,躺在吊床上,他们身边放着两部晶体管收音机——飞利浦收音机。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对这两个人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当天看到的,是两位死去的革命者。那是 1970 年,发生在斯里加古兰县的事情。两人原本都是学校的教员,后来决定放弃教鞭。

这让纳德拉常常思考他们的生活,以及遵循类似路径的其他人生活。纳德拉说:

让我深思的是,这些人本可以借助科技的力量和其他资源实现怎样的成就。

这种思考或许已经渗入纳德拉的企业管理理念,纳德拉谈到:

于一家企业而言,真正的成功并不仅仅是你为自己的核心支持者创造的盈余,它还包括更广泛的盈余。毕竟,什么是资本主义?推动更广泛的经济部门改善生产力,从而造福于全社会,才是资本主义的真谛。

在上任微软 CEO 不久,他就给微软的管理层送去了《非暴力沟通》这本书。

用时下比较流行的词汇来说,纳德拉喜欢在沟通中注入“正能量”,比如在跟下属对话的时候,纳德拉提到了自己的说话之道:

我说,‘嘿,你瞧,你正在负责一个狗屎似的领域,你的工作是找到玫瑰花瓣,’而不是说,‘哦,我身处一个狗屎似的领域。’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在移动设备优先的大环境下,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内容消费衍生出了多种新的商业模式,它们不仅带来了多样化的营收,还让用户能够更好、更灵活地做出购买决定。

查看全文 —— 硅谷风投公司 A16Z

我只能说明年的巴展(巴塞罗那 MWC 大会)我们还会有更厉害的技术,不只展示一些通过供应链等合作获得的一些能力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沈义人

Twitch 用户一般一天不会多次打开 app,但他们观看时间会更长。我觉得这是健康的。就像我会去看电影,一次花上两小时,但这不意味着我对电影上瘾了。

查看全文 —— Emmett Shear,Twitch CEO

苹果和像麦当劳这样的连锁餐饮业其实都陷在类似的问题中:它们的健康营收增长数据背后都藏着潜在的需求问题。

查看全文 —— Sarah Halzack,《彭博社》评论员

一直以来,大部分人都默认下一个比尔·盖茨将会和上一个比尔·盖茨很像。当社会预设科技人才是某种人的时候,这种刻板印象就会反向打击年轻女性和有色人种加入科技行业。

查看全文 —— 梅琳达·盖茨,盖茨基金会联合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