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理解我们的基本法律权利将像我们与苹果的数字助理 Siri 聊天一样容易。

—— Immuta 首席隐私官安德鲁 • 伯特

大声

2017-04-10 10:32

早在自动驾驶技术还没有成为风潮的 2013 年,就有专家指出:自动驾驶最大的问题不是技术,而是法律。

当时,人机交互研究者 Robert Xiao 在接受爱范儿(微信号:ifanr)采访的时候说:

专家已经解决了很多技术难点,但是法律问题仍是悬而未决的。

事实上,在自动驾驶技术高歌猛进的今天,相关法律法规的改进似乎并没有什么动静。修改法律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于广大人民群众而言,这是严谨的流程;对于技术演进而言,则很可能是痛苦的滞后。

在技术撒欢狂奔的同时,法律拖后腿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发生了。那么既然技术这么厉害,技术能不能带着法律走快些呢?

美国数据服务提供商 Immuta 首席隐私官,法律工程师安德鲁 • 伯特给出的答案是有可能。

2011 年的时候,著名投资人 Marc Andreessen 认为,“软件正在吞噬这个世界”。上周腾讯取代美国富国银行,成为全球市值前十的公司可以说明一定问题:全球市值前五的公司全都是科技公司,前三名都在做操作系统,并出品大量的软件,亚马逊和 Facebook 的业务也基本上依赖于互联网和软件。可以说,这几家公司的系统、服务和软件影响着全球的互联网局势,乃至人们的日常生活。

 

执法者认为,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而技术派则认为,法律完全可以技术化,软件化一点儿嘛。

去年美国运输部就致信 Google,表示对于 Google 的自动驾驶汽车而言,政府将把司机解读为车上的人工智能。这个解读带来的变化就很有意思了:传统上旨在管理人类互动方式的监管规定,正在应这个被软件吞噬的世界而改变。

正如四年前 Robert Xiao 所说的,如果自动驾驶汽车出了车祸,谁去负责是最大的问题所在?最后总不能把人工智能判个五年有期徒刑,剥夺通电和联网权利终生吧。

正式因为软件,互联网,算法越来越多的渗透到我们的生活,才更需要用软件互联网和算法来武装法律。美国律师多是一个常谈常新并常笑的梗,但是法律对于大众来说认知门槛过高,并且穷人的法律需求很难被满足。

因此,安德鲁 • 伯特认为,新的法律将开始变得更像软件那样,像计算机代码那样嵌入应用中。随着技术的发展,解读法律本身将变得更像是软件编程。对于大众来说,这可能是一件好事:

很快,理解我们的基本法律权利将像我们与苹果的数字助理 Siri 聊天一样容易。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不要相信有「长期投资者」的存在。他们会在投资的时候和你说自己是「长期投资者」,一旦你遇到麻烦,他们就跑了。

查看全文 —— 阿里巴巴创始人 马云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查看全文 —— Barber & Osgerby

自动化和外包承包了很多公司的「入门级」工作……和过去几十年里的毕业生相比,今年的毕业生被期望承担更复杂的工作。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