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一两年,到未来五年时间,乃至二十年,三十年,有激动的事情,我认为是上天、入地、全球化三个事情。

—— 美团 CEO 王兴

大声

2017-04-17 11:13

去年,美团 CEO 王兴提过一个著名的“下半场”的概念,大意是互联网的普及度已经很高了,吃了二十几年的人口红利基本消失殆尽了,互联网公司的发展不得不从追求速度和规模,转向追求纵深和创新。

近日在新经济 100 人峰会上,王兴又提出了互联网下半场的三个大方向:

在我看来,在过去一两年,到未来五年时间,乃至二十年,三十年,有激动的事情,我认为是上天、入地、全球化三个事情。

上天指的是高科技,以科技拓展边界。在王兴看来,之前的中国互联网是基于传统科技做商业模式方面的事,而在互联网下半场,更多的要关注底层科技,比如 AI、大数据、云计算等。

这个领域的创业与以往不太一样,不再可能出现一个辍学生在车库或者宿舍里鼓捣几天,就能做出翻天覆地的事情这样的情况,高科技领域的创业需要很多底层的积累、需要投入很多资源、需要更多耐心。这个没有对错之分。

入地是指深入产业链。王兴表示,互联网公司只做 C 端连接已经到了瓶颈,需要在产业层面做更多连接。

如果只是连接消费者,有微信就够了,它的壁垒很低,深层次的连接,需要深入到产业链,在产业的基础上做连接、改造和提升效率。

最后则是全球化。在王兴看来,全球化与国际化不同:

当你说国际化的时候,你默认认为国际是天然的边界,但其实很多时候不是的,就你做业务的时候,可能更多是业务部的货币,可能是文化习惯。

王兴认为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出海应该学习当年日本的全球化——日本的广告公司、媒体、银行兵团作战,有做分发的、有做获取用户的、有做广告变现的、有做电商的、有做 O2O 的。

不管是所谓“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还是三个大方向的观点,王兴对互联网和新经济的看法仍然非常宏观的论调,它有启发意义,但未必适用于互联网每个细分领域。

反过来想,互联网革命才刚刚演变了 20 多年,把中国网民达到 7 亿当成一个阶段性目标,甚至当成半场结束的标志,又如何称得上宏观呢?

题图来自:cfanz.cn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那些认为苹果急切需要寻找「next big thing」的人,全都想反了。

查看全文 —— Steven Sinofsky,微软前 Windows 事业部总裁

(开放式公室)不是用来提高生产力或协作效率的,而是用来表现该公司正在做有趣的事情。

查看全文 —— Calvin Newport

产品简单,才是 Netflix 的秘密武器。

查看全文 —— Shira Ovide,《彭博社》评论员

摩尔定律结束了。

查看全文 —— 黄仁勋,英伟达 CEO

我不是那种会因为市值而庆祝的人,这只是一个不稳定的指标。

查看全文 —— 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