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投放了一千多辆,最后只找回几十辆。我们也没有再去找,项目都停了,找回来干吗,就当做公益了,哈哈。

—— 悟空单车 CEO 雷厚义

大声

2017-06-20 18:16

最近的共享单车的圈子正在上演冰火两重天的桥段,这番是摩拜单车春风得意,获得 6 亿美元巨额融资,马化腾和朱啸虎作为共享单车两大巨头的投资方在朋友圈下互怼,那番则是悟空单车的黯然退场,成为第一家倒闭的共享单车。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总部位于重庆的悟空单车成立于 2016 年 9 月,从时间线上看,这家公司与去年诞生的一票 copycat 没有什么区别。

可惜悟空单车赶了个晚集,去年年底资本方开始收窄,悟空单车的融资计划进展不顺,于是创始人雷厚义做了一个“合伙人计划”,用众筹的模式把每辆共享单车打包成了金融产品。

雷厚义把失败归为市场不成熟、合伙人模式失败、融资问题、供应链和人才问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自嘲道:

我们投放了一千多辆,最后只找回几十辆。我们也没有再去找,项目都停了,找回来干吗,就当做公益了,哈哈。

共享单车是这两年为数不多动辄百亿规模的新趋势,资本的催熟让它得以在短时间内改变了短途出行,但资本也让共享单车从一门精打细算的重资产重运营的项目变成了烧钱的游戏。当烧钱抢占市场成为创业公司的首要目标,没有财力支撑的小玩家会被快速洗牌出去,而在竞争中崭露头角的公司也却离盈利越来越远。

投资人 Roalof Botha 曾这样评价资本催熟下依靠烧钱成长的公司:

市场上有那么多钱,这就像考试的日期被推迟了一样,你根本不需要更努力地学习。

但考试已经来了。

题图来自:《大话西游》剧照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VAR 的案例证明我们应该警惕,技术不一定能够提供更客观的答案。

查看全文 —— 作家 Kenan Malik

在开放空间中,「第四面墙」规范迅速传播。

查看全文 —— 哈佛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 Edward W. Conard

我发现很多情侣都会一起购物,并确定买的化妆品的色调俩人都适用。美容产品的中性化绝对在变得越来越主流。情侣和另一半分享,甚至搭配化妆,是大家一起享受美妆产品的方式。

查看全文 —— Jessica Blackler,美妆品牌创始人

现在一切在设计上都是为了让你可即时获得下一阵兴奋。孩子尤其容易受影响。

查看全文 —— Mark Bertin,发展儿科医生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