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支付宝成消费券发放平台,拉动消费超 30 倍

小程序

04-09 19:18

疫情中,各个企业都在「过冬」,吃着余粮,节省开支。所以在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之后,社会各个链条都在努力营造一个更温暖的环境,想要让「冻」久了的企业恢复活力。

想要用积极的财政政策刺激经济,一般来说就是几种手段,为企业进行固定资产投资、为企业提供补贴,或者是直接给消费者发现金、发消费券。

前者是帮助企业降低成本,增加现金流,后者则是希望民众手里有了钱,能更积极地消费。当然,两种手段都是互相作用的,对企业和民众都有看不见的影响。

▲ 图片来自:Shane on Unsplash

而更贴近民众生活的当然就是发现金和发消费券了。鉴于中国人向来有的储蓄习惯,此次疫情后国内大部分地区大都选择通过发消费券来刺激消费。毕竟发消费券和现金的目的是希望你能积极消费,要是你把钱用在「报复性存钱」上,就和消费券发放的初衷背道而驰了。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杭州、沈阳、南京、深圳、长沙等数十个城市和地区都加入了发放消费券的行列中,意图通过消费券、旅游券让民众进行积极的消费。

消费券发放后,效果怎么样?

在这个大数据时代,大部分城市都选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来发放消费券。所以我们也能更快的知道消费券对经济发展有怎样的作用。

3 月以来,湖南、嘉兴、青岛、重庆、深圳等多地通过微信向市民陆续投放超百亿的消费券(含未发放金额)。

▲ 深圳罗湖在小程序上发放消费券

其中,湖南省总工会是通过「湘消费」的小程序,在微信上以消费券形式提前向全体职工和工会会员发放节日慰问费。从 3 月 27 日上线至今,湖南线下微信支付消费增长了 270 亿。

深圳市罗湖区则是 4 月 1 日开始发券,6 天带动的消费超 30 倍;青岛市城阳区消费券上线后带动的消费为 14 倍;嘉兴市通过微信发放的首轮 3000 万元消费券在 4 天带动了 2.3 亿的消费。

而支付宝的数据显示南京、合肥、广西、杭州、佛山、郑州、嘉兴、衢州、绍兴等多地选择通过支付宝发放消费券,发放金额超 40 亿元。

支付宝也给出了杭州和郑州两地的消费券相关数据。

杭州政府其中一期兑付补贴 1.45 亿元,带动了杭州消费 18.05 亿元,拉动效应超过 12 倍。郑州截至 4 月 6 日 13 时兑付的政府补贴为 1701 万元,带动了 2.01 亿元的消费,拉动效应为 11.8 倍。

可以说,从微信和支付宝两个平台的数据来看,消费券在多个城市有已经释放出 10 倍以上的「乘数效应」——支出的变化导致经济总需求与其不成比例的变化。

在今年的前两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了 20.5%。这个通过小额消费券刺激更大消费的举措,在有效地延缓或阻止线下企业倒闭潮的发生。

谁在用消费券,什么企业能支持消费券消费?

值得一提的是,消费券并非大家想象的「到哪都能用」。它是会作出一定限定的。

比如佛山的消费券则主要在扶持餐饮、住宿、景区和美容美发等行业的线下实体商铺;南京消费券则适用于餐饮业、书店、健身场馆等;广西的消费券则不只照顾线下企业,线上的本地企业也支持使用。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就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就表示:「消费券并不是普惠的,而是哪里需要补哪里。」

只有对受到冲击较大的行业发放消费券,才能促使它们更快恢复,才能更好地达到消费券的目的。

微信和支付宝的数据则直观地显示出消费券对于中小微企业的作用。

湖南省、嘉兴市通过微信发放消费券后,惠及的小微商户占比达 8 成,小微商户交易金额增幅明显。对比 2 月同期,平均环比增幅翻了 53 倍,其中嘉兴市小微商户的日均交易金额增幅甚至超 200 倍。

而支付宝披露的数据则表示,全国已有超千万线下商家受益于消费券,其中 9 成以上为中小微商家。

而在用第三方支付平台发券后,我们也能比以往更清晰地知道谁使用了消费券。

微信的数据显示各城市平均领券消费人群在各年龄段的使用率较为齐平。40 岁以上使用消费券用户分别占比 42%,中老年人在用券数量上与年轻人旗鼓相当。

而在湖南省消费券发券使用人群中,也有 49% 的人为中老年人。

支付平台,消费券发放的主力军

更清楚地知道消费券地使用人群,这也是用数字平台进行消费券发放的好处之一。

在 2003 年的非典疫情过后,中国各地政府也尝试过发放消费券,只是当时的消费券还是纸质券。

纸质消费券的部分缺点是当时的技术条件无法克服的。比如消费券难统计,发放效率低,消费券流向和使用情况难以做到及时的监控和反馈。纸质消费券甚至会产生一定的道德风险,有被滥用的可能。

但今天,中国大部分地区政府都选择了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发券。由微信和支付宝这样的平台发券克服了纸质券的大部分缺点,这两个平台也成为了此次消费券发放中不容忽略的主力。

微信和支付宝两个平台的特点非常明显,高渗透率,高普及率,实名认证的用户较多。在这些平台上进行发券效率更高,同时也能在平台上制定更为灵活的发放策略,及时地进行调整,及时地获得反馈。

能预防「薅羊毛」的黑产,也能将消费券精准地送到对应的人手中,还能确保消费券用在了最需要帮助的行业。这类第三方支付平台在消费券的发放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院长助理马亮甚至提出了将消费拉动任务转嫁到平台企业的建议

政府可以给企业设定消费券的政策目标,具体到希望拉动的消费规模、范围、行业、群体等,从而使得政府的消费拉动目标能够精准实现。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