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抖音、B 站都在做剪辑应用,它们做得怎么样

小程序

01-25 18:27

马东在《奇葩说》说过「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但今天,更多的表达者怕的不是被误解,而是没有被误解的机会。在这个注意力无比珍贵的世界里,如何被更多人看到才是表达者更关心的。所以创作者从报纸迁移到了屏幕,从图文进化到了视频,一切都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

在这过程中,创作工具也在不断升级,从好写的笔到各式机械键盘,再到今天不同平台的剪辑 app。今天,腾讯、字节跳动、哔哩哔哩就都有了自己的视频剪辑工具,我们可以用这些剪辑工具将我们的视频内容直接分享到视频号、抖音、B 站。

视频号、抖音、B 站和秒剪、剪映、必剪

视频剪辑 app 近两年扎堆上线,很大一个原因是视频创作者越来越多,以往必须在电脑上完成的剪辑已经无法适应今天移动化、高效化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引领了视频创作潮流的抖音较早上线了剪映。

2019 年 6 月上线的剪映以门槛低、功能强大著称,它目前是中国用户量最大的移动视频编辑工具。 作为抖音、西瓜视频官方推荐的视频创作工具,剪映「一键发布」的功能让用户投稿至其对应平台更方便了。

2020 年 7 月末,哔哩哔哩也首次推出了移动端视频剪辑工具必剪,它的宣传语是「一款 UP 主都在用的剪辑神器。」作为大平台出的剪辑软件,必剪在账户互通,一键投稿外也得到了 B 站更多的广告推广,在 B 站视频流和视频中都能刷到必剪的广告。

▲ 在 up 主视频里,也能够看到必剪的宣传

2 个月后,腾讯的剪辑工具秒剪也上线了,最初它的名字还是「秒简」。作为一款剪辑完就可以直接在视频号发布的剪辑产品,秒剪也希望用户忘记剪辑、分镜这样的专业词汇,轻轻松松就能制作出令人满意的视频。

都是大厂的移动剪辑工具,这三款 app 表现怎么样呢?

从 App Store 的用户打分来看,三款 app 都得到了不错的评价。由于上线时间和营销推广力度的不同,这几款 app 的得分含金量也有差别,所以 430 万用户打出 4.9 分的剪映确实可以被称为移动剪辑应用中最被认可的 app 了。

不过别人说的再好,我们也得自己上手试过才知道。

秒剪、剪映、必剪,他们拥有不同的赛道

体验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秒剪被「秒杀」了,因为它的功能很明显没有其他两个丰富。但体验之后,我们发现虽然都是移动剪辑应用,但秒剪和剪映、必剪的目标用户却完全不同。

秒剪的一大特点就是自动配字幕,如果你录视频时声音清晰,背景没什么杂音,那这确实是一个很有用的功能。不过这个自动配字幕的功能会把口语化的词语也撰写进去,如果你很喜欢说「哈哈」「哦哦」这样的拟声词,那对这个功能可能会有点嫌弃,毕竟删字幕也有点费时。

▲ 秒剪 app

秒剪最大特点在于「自动剪辑」。在导入素材后,你可以在编辑素材时选择「自动剪辑」,这是各个剪辑 app 中操作最低门槛的剪辑方式,它会将素材先剪一段,展现重点。门槛低的秒剪功能相较其他 app 也少了很多功能,例如动画、变声、特效、倒放、抠图等。

秒剪这款 app 也有一些产品细节是我个人不太适应的。比如在剪辑每段视频时都需要先选中才能进行剪辑,不能对整段视频进行操作。其次就是历史记录的剪辑按钮藏在右上角,当你处理完一段视频想要重新回到 app 剪辑的时候还得找一会,相较其他两款应用没那么一目了然。

▲ 秒剪门槛真的很低

如果说剪映和必剪是在探索移动化剪辑更多的可能性的话,秒剪尝试的还是降低视频的门槛。在这个 app 里,你可以用几张照片或者简单的视频完成剪辑,配音、字幕的门槛都极低。

它的目标用户是对视频内容剪辑没有太多需求的用户。那些用户只是想将视频拼接起来,让其内容更丰富。换句话说,秒剪的目标用户很可能是你爸爸妈妈和那些手机里 app 不超过 20 个的用户。

而剪映、必剪功能上强了不少。对于没接触过或者不常用 Pr 这类电脑剪辑软件的人来说,这两个 app 就很足够了。他们不需要购买新的版权字库,也不需要购买贴纸、找配乐,app 本身就提供了丰富的选择。

▲ 剪映有丰富的音效选择

从产品的视觉来看,剪映、必剪在功能上颇为相似,连剪辑、音频、文字、贴纸、特效这几项功能都在底部功能栏的排列位置都差不多。但你还是能从功能的丰富度和细节上看出少许的差别。例如剪映的音效就明显多过必剪,符合抖音用户的消费习惯;必剪则可以低成本地完成封面的制作,提供的几个模板都很 B 站。

▲ 明显的 B 站风格

这两个剪辑 app 都能满足倒放、转场、画中画、蒙版的不同需求,手机操作也非常顺畅。

一个在大学学过 PR、AE 的用户表示表示:「对我这种学艺不精的人来说,我觉得这个 app 很好用。PR 需要记住很多快捷操作,看上去无限可能,其实我用也只会最简单的拼接。而我现在用的这个 app 在专业剪辑上可能处于鄙视链下端,但我知道该怎么用,对我来说这个 app 才是无限可能。」

不需要打开电脑,即用即剪的剪映、必剪虽然在体量和用户数上还有很大的差异,但它们其实在朝着相同的目的地努力——让用户能够更简单地完成剪辑,在手机上也能把一个视频剪得更精彩。在这两个 app 中。剪映已经获得了大量用户的认可,甚至在不久前还应用户要求推出了 Mac 版本,给用户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 Pr 这类软件对普通用户来说门槛较高

手机摄影之后,就会是手机剪辑的战争

手机厂商在手机摄影拍摄上下了足够多的功夫之后,人人都可以成为图片内容的创作者了,而现在大家在朝着视频创作的方向转型。

我 50 岁的母亲就表示,在拍摄方面她没有什么问题,但「不知道怎么把它们拼接起来」就是她最大的问题。

在手机拍摄、处理能力进化后,下一步该进化的就是软件了。今天文章中提及的这三个 app 都是降低用户使用门槛的剪辑软件,只是一个门槛更低,另两个在剪辑功能多样性上有更多的可能。

▲ 在微信公开课 Pro 上,讲师也介绍了秒剪,并表示它的存在是为了降低用户创作门槛

事实上移动剪辑工具也不只这 3 个,VUE、快剪辑、一闪、猫饼、Quik、InShot、VivaVideo 也是有一定用户规模和口碑的剪辑工具,只是没有平台打底,这些平台很可能面临持续运营的挑战,融资、上市之外还有很多奔向大厂。

有行业人士透露,腾讯目前迭代较快的剪辑工具秒剪就是被腾讯收购的 VUE 团队的新作品。而另外独立发展的剪辑软件也面临着种种挑战。旗下拥有 4 个剪辑应用但没有巨头公司做内容支撑的剪辑软件公司小影科技虽然已经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但没有在中国用户心中建立独特认知,同时也没有对应视频平台的小影未来就充满诸多不确定因素。

手机剪辑应用相对视频产品更能留住用户。用户对视频内容的消费习惯是很容易改变的,视频创作者在平台间迁移的成本很低,但在剪辑应用更换的成本却不低。当创作者习惯了某一个平台的剪辑工具,用上手之后就不会轻易更换,此时剪辑工具反而能给创作者传递平台的信息。

在大厂都做短视频之后,大厂都开始做剪辑软件了。除了人人都能看视频,他们希望人人也都能做视频。虽然离人人皆是视频创作者的阶段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但从产品应用上看,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