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日上市的 B 站和《100 毛》,在资本市场里有多“不正经”

公司

03-31 08:08

3 月 28 日,国内 ACG 弹幕网站哔哩哔哩(BILI)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而同一天,香港反讽娱乐杂志《100 毛》母公司毛记葵涌(1716)在香港交易所敲钟上市。

虽然 B 站早已跻身国内视频网站第一梯队,毛记葵涌也被超额认购 6000 倍刷新香港联交所 IPO 的历史,但从用户量和社会层面的影响力上看来,他们皆非主流文化。

(毛记葵涌在港交所敲钟上市,图片来自香港 01

这两个被资本市场认可的亚文化,就算是在资本前面,也是相当的“不正经”。

你有所不知,B 站背后有个“神明大大有限公司”

B 站赴美上市的现场,董事长陈睿的身边站着 8 个 UP 主。比如在 B 站舞蹈区跳宅舞的“咬人猫”,在音乐演奏区用古筝翻奏了镇站之宝《千本樱》的“墨韵”,游戏区里解说恐怖游戏为主的“渗透之 C 君”,还有鬼畜区拥有超过 130 万粉丝的“吃素的狮子”……

除了身着各自特色服装的 UP 主,头戴白色小电视头套的 coser 也站在陈睿身后。装扮成 B 站动漫形象 22 娘和 33 娘的 coser,也在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大屏幕的街头跳舞。

200 万名 UP 主贡献了 B 站超过 80% 的视频内容,作为 B 站流量和内容的衣食父母,尊重 UP 主是必然的。然而这些三次元人类看上去相当“不正经”的举措,除了这些在台面上的,有人找出了一些 B 站相关公司,它们的公司名称颇具二次元画风。

(截图来自 B 站招股书

在 B 站提交招股书中,有一个名为 Kami Sama Limited 的公司占有 13.1% 的股份,虽然注册地址在英属维京群岛,不过基本控制人是徐逸。经常看日本动漫的人对“kami sama”这个词语不会陌生,在日语中就是“神明”的意思。所以 B 站的第二大机构股东,名字可以翻译为“神明大大有限公司”。

B 站专门用来售卖周边的上海中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持有二次元同好交流社区 bilibili link 软件的上海呵呵呵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都是 B 站创始人徐逸。

B 站原旗下旅游品牌 bilibiliyoo 拆分独立的公司,名字为东银河系漫游指南(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还有一个 B 站及陈睿都有股份的公司,名字叫做北京氪金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拥有原创漫画网站“日更计划”。

这些公司让人忍俊不禁的名字,真的很中二很可爱,总的来说,都很 B 站。

港交所里的纯港产法式旋转型反讽

(《100 毛》近期封面)

毛记葵涌在运营《100 毛》、《黑纸》和毛记电视三个媒体业务。其旗下的刊物《100 毛》,以“纯港产法式旋转型生活潮流杂志” 自居。

(毛记电视模仿香港主流电视台的宣传海报)

还有一个网络传媒平台毛记电视,以恶搞的形式讽刺时弊,其简介是,“每日全天候 Online 36 小时为全港超过 689 万废青人口提供最优质的胶清网上电视服务”。

(《黑纸》往期封面)

而于 2010 年创刊的《黑纸》,每年改版一次,从首年的“伪文学杂志”,到“伪娱乐杂志”、“伪广告杂志”、“伪爱情杂志”“伪旅游杂志”……直到 2017 年没有再出版。但毛记并没有宣布《黑纸》停刊,也许在上市融资后,会重新出版也说不定。

(毛记葵涌在港交所上市,图片来自香港 01

港交所对衣着有一条规定:所有出席上市仪式人士,必须穿着正式行政套装(Business Attire),男士需要穿着西装、打领带和穿皮鞋。

然而毛记葵涌上市敲钟的现场,毛记创始人和员工没有一个是穿皮鞋的,还有人穿着拖鞋进场。港交所还有个规定是负责敲钟和致辞的人,必须为公司董事,然而毛记则是由非董事的主播 Dickson(粤语又称“的神”,原名为阮文泰)来执行。

能够这样“自我”地在港交所敲钟上市,估计毛记已经提前向港交所提出特别申请,并且得到了批准。

在上市现场,毛记的三个创始人林日曦、阿 bu 和陳強均在现场,不过并没有公开发言。Dickson 驼着背露着龅牙,背着黑色书包,穿着松松垮垮的蓝色 T 恤和牛仔裤,轻松又正经地敲锣发言,并且代表毛记接受了媒体采访。

现场有记者问:毛记葵涌上市后会跟以往有什么不同? Dickson 的回答是:

我估雪櫃發霉食物會清理咗佢。(我想冰箱里面的发霉食物会有人将它清理掉。)

被问及为什么毛记的股票会这么受欢迎,Dickson 的回答是:

可能係 100 毛的 100 好意頭。(可能是 100 毛的 100 寓意好。)

还有记者问毛记的业绩如何时,他回答:

公司有業績咩?我喺公司得閒時係斟吓水,幫人整吓電腦。(公司有业绩吗?我在公司有空就倒下水,帮人修下电脑)

这些问答让人哭笑不得,但也正是从 2010 年开始就尖酸刻薄地针砭时弊的毛记所具有的风格。

毛记的《100 毛》和毛记电视,不只是一堆高度依赖香港本土文化并且认真制作的低俗笑话,而是在用无厘头和荒诞形式,戳破现实社会中的荒谬。

在资本世界里“不正经”的资本

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和港交所,在那些以 IPO 为终极目标的公司眼里,简直就是一路升级打怪,最后摘取荣耀的圣殿。能够在那里“不正经”地开玩笑,只能说是他们有资本。而这些“不正经”的形式,不仅反映其自身的企业特色和风格定位,恰恰也是他们俘获受众和资本的东西。

(超过 550 万人观看了 B 站上市直播)

B 站,一个二次元弹幕网站,作为鬼畜、弹幕、直播、死宅这些文化在国内的传播地,在主流文化看来是是亚文化爱好者的聚集地。虽然坐拥超过 7100 万月活跃用户,移动用户的活跃用户平均每日花费时间约为 76.3 分钟,并有超过八成的用户出生于 1990-2009 年间。

更别说,B 站里超过 7000 万月活跃用户,里面有 100 万人在氪金,60 万人在氪游戏,这 60 万人氪出 20 亿人民币。

这些年看着 B 站长大的 8090 后基本已经进入社会并且拥有经济能力,而如今一直涌进 B 站的小学生和中学生,也在是一大波被资本和市场盯住的群体。

相比在香港影响着一群青少年的《100 毛》,虽然人数比不上 B 站,但其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毛记电视十大劲歌金曲分奖典礼获奖歌曲)

2016 年,毛记电视模仿香港 TVB 举办过“毛记电视十大劲歌金曲分奖典礼”,现场约 3000 张门票在开票后的 10 分钟内全部售罄。获奖嘉宾演唱的歌曲,主要是对张国荣、黄伟文、林夕等人演唱和创作的香港乐坛经典作品进行强行改词。

(毛记电视十大劲歌金曲分奖典礼)

那一届的演出嘉宾包括了何韵诗,她现场演唱了一首强行改歌词的《废铁是怎样炼成的》。香港和台湾不少人的社交软件被毛记电视的这场演唱会,刷了屏。

有业内人士认为,毛记葵涌的盈利能力比香港 TVB 都还要强。据毛记的上市文件显示,截止至 2017 年 3 月底,收入达 9522.8 万港元,毛利 5827 万,纯利润 3626.3 万,纯利润率达 38.1%,而 TVB 在 2016 年的纯利润率只有 11.9%。

毛记在 2016 年开始开展广告业务,并且当年就开始盈利。最经典的广告要数毛记为雀巢咖啡制作的短片《对不起,我爱越南咖啡》,由毛记创始人林日曦和黎明共同演绎。

你能看懂多少个梗?比如黎明唱歌跑调,林夕骂人改歌词

年轻一代在打破常规

B 站的鬼畜,毛记的冷嘲热讽,其受众群体主要是青少年,并且多是将现有的主流内容进行二次创作和解构。

作为亚文化,也一直受到外界的质疑。B 站在 3 月中旬也出现了 UP 主引诱 10 岁女童,还教唆她离家出走甚至自杀的“科里斯事件”,虽然 B 站表示会整顿,但也被不少家长老师抨击。另外,《文汇报》曾经抨击《100 毛》是在“荼毒青少年”,“教唆青少年反叛”。

在发展心理学认为,青少年反叛是每个时代都有的事情。然而他们都在以各自的形式,为年轻人提供情感上的共鸣,兼容了青少年叛逆时期自我意识过剩,并且形成了一个物以类聚的社群。

(2017 年 B 站年度线下活动 Bilibili Macro Link 现场,图片来自 techinasia

然而,有资本在上市现场“不正经”,打破常规的他们,也依然要直面资本涌入后的冲击。

B 站在上市首日开盘价为 9.8 美元,较发行价下跌 14.78%,一家视频网站,用户付费动力不足,高度依赖风险较高的游戏业务养活。

毛记虽然上市首日表现良好,但毛记机械化生产香港流行文化也开始被读者厌烦,因此有投资者质疑其依赖创意内容的业务,是否保持增长。

“不正经”的他们,也终究要去解决那些正经的问题,大概这就是成长的烦恼吧。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