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4-12 18:18

罗永浩 VS 李楠,坚果 VS 魅蓝,谁的产品力更强?丨硬哲学

木斯 木斯 资深编辑
-

硬哲学是爱范儿探究消费电子产品背后的技术和设计趋势的全新栏目,为数码发烧友、设计师和产品经理人群提供独到的,关于硬件的思考和见解。

坚果和魅蓝是当今中国手机市场中极具话题性的两个品牌,这不仅体现是因为产品本身或是营销方式,还因为它们身上都有着极深刻的个人烙印,这个烙印,来自它们各自的领导者,罗永浩和李楠。

从公开的媒体信息来看,两人交集并不算多。最近一次公开场合还是在 2016 年的阿里 YunOS 大会上,那次两人的碰面被网友戏称为是“手机届两位胖子的历史性握手”,这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倒有点英雄惺惺相惜之意。

如果把时间拨回到4年前,罗永浩和李楠还在微博上展开过一次关于日本侘寂美学的口水仗,那时候,距离魅蓝诞生还有 9 个月,而坚果更是一年多以后的事。

你可以说它们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但其实也有不少相似的部分。所以坚果也好,魅蓝也罢,不同的品牌调性,决定了它们最终会被各自的用户赋予不同的意义;在对产品力的把控上,两者也逐渐浮现出一条更为清晰的脉络。

坚果和魅蓝都擅长“单点突围”路线,殊途同归

我们不妨先看看魅蓝和坚果在 2017 年和 2018 年推过的产品。

魅蓝在 2017 年一共向市场推出了 4 款机型(A2 就不算了),这个量不算多,尤其是和 2016 年的 10 款比起来,稳扎稳打是目前魅蓝的核心,从魅族公布的“销量基本持平且实现盈利”成绩来看,这个策略,不说上王者,守个家还是没问题的。

很重要的一个变化是,在 2017 年,魅蓝在定制机上下了不少功夫,不同于市面上的明星同款,魅蓝的选择是找到能够和自己用户群共鸣的 IP。

所以我们看到在营销上,魅蓝 note6 发布前在微博上发起了一股“讲真体”的态度营销;产品上,推出了诸如 E2 的变形金刚定制款、Note 6 的海贼王定制款等,这种势头也延续到了今年 E3 上的歼-20 定制机上。

而在产品上,魅蓝更擅长进行“单点突围”,即靠一个比别人好数倍的卖点,来抵消掉 ID 设计或是其他配置上的中庸。同样是在魅蓝 Note6 上,我们看到了 IMX362 这颗旗舰主摄像头,而 E3 就是把好设计进行下放,使其在千元机中实现完美的“降维打击”。

这种“单点突围”的特质在坚果手机上也有类似的表现,不过后者更多选择是用“比同行更好一点的设计力”,最终目的其实是一样的。如果换作红米,往往会将重心放在更好的芯片这个性能指标上。

但魅蓝在全面屏这个节点上依旧慢了一步,整个 2017 年,我们在魅蓝产品线上都看不到一款主打全面屏的产品,这部分的落后,魅蓝只能选择在 2018 年靠 S6 和 E3来赶上。

相比之下,坚果手机在机型就比较少,除了三年前的初代,真正活跃的产品是近两年的坚果 Pro 系列。其实从时间点来看,坚果 2 本应该在 2016 年左右出现,对此罗永浩也已经在坚果 3 发布会上给出了说法:

“因为那时候(锤子科技)快死了,这个项目也被迫流产。”

和魅蓝看重性能和拍照不同,坚果系列对设计要更为看重。尤其是相比魅蓝的“家族式正脸”,坚果手机在设计手法上大胆得多,回顾过去几年 4 款坚果手机,好不好看另说,但基本没有一个是重样的。

和魅蓝一样,坚果在定制机上也花了不少功夫。坚果 Pro 就曾和冈本以及银魂推出过两款定制机,但在增值产品上,锤子科技为坚果系列找到了一个更取巧的方案—— 情怀背壳和足迹手感膜,巧妙地拿一直以来被人调侃的“情怀”做了次文章。

虽然本质上这都是些保护壳,但锤子科技专门为每一款背壳和“足迹”手感膜都搭配了一段故事,大打“情怀牌”,基本成了坚果系列的“标配”。

这种塑造品牌设计感的手法,也贯穿于锤子科技的日常营销活动中,比如罗永浩会带着自己的团队主持直播,推荐一些带有设计感的私人好物,甚至是直接参与到图书销售上,比如去年就有和湛庐文华合作推出的《索尼设计,塑造现代》的书籍。

所以你可以看到,人们在谈论坚果手机时,常听到的评价不是“性能好”,而是“颜值高”,这种对“设计”的追求印象,已经牢牢地印在了罗永浩和锤子科技的心中。

“用好设计来讨好年轻人”,是坚果手机以及锤子科技所选择的策略,但对手机产品来说,只追求设计,是远远不够的,罗永浩也深知对设计的过度追求,迟早会成为束缚产品发展的枷锁

小品牌可以发展产品力,但也仅此而已了

喜爱坚果或是魅蓝手机的年轻人,通常都会对产品有一条衡量的基准线,这条基准线,往往会包含几个方面:

  • 比同行更“体面”的设计感
  • 罗永浩和李楠的“品牌人格化”魅力
  • 在“智商税”这个问题上更谨慎

设计的好坏是一个很玄学的东西,但在大部分情况下,工业产品的美,基本都离不开形、色、材这几点。相同的材料,在不同的人手里也会有明显不同,比如聚碳酸酯可以做得很温润,铝合金也可以做成抛光镜面,而玻璃也可以打磨得和镜子一般晶莹剔透。

魅族在金属材质的运用上是可圈可点的,这点也延续到了魅蓝身上,虽然魅蓝手机的 ID 设计略微同质化,但它往往会在细节上加分。像在蓝色的魅蓝 E3 上,我们就能看到一个红色锁屏键,这个组合让我想起了 Google Pixel 2 XL 上类似的撞色搭配,算是不错的点睛之笔。

而在坚果 Pro 2 上,罗永浩提出了一个观点,即“优秀设计的标准很难量化,但它的确有一条金线”。这个细线其实也有不少争议,但在现在也延续到了坚果 3 上,大概是成了目前坚果系列的主打特色细节之一。

坚果和魅蓝的设计到底好不好?这大概又会引起一些争议,你也可以说是归咎于“都是同行衬托得好”,其实这些细节设计并不是“完全必要”。

但仔细回想一下,你又会觉得它们为产品增添了有趣的外在含义,保不准还能给自己带来共鸣。

罗永浩很早曾描述过锤子的目标用户群,大概是“城市精英里偏感性和文艺,懂品质和品位的挑剔人群”,现在来看这点也没有太过时;魅蓝则已经在品牌层面有着更清晰的定位,就是“青年良品”。而从极光大数据的分析看,两者用户群的年龄、地域分布也会有所重叠。

归根结底,坚果和魅蓝想要抓住的,恰好是一群希望拥有精致大牌般的“体面感”、却又没那么高消费能力的人群的欲望。

毕竟买 iPhone 太贵,红米和 OPPO、vivo 等千元低端机型在设计上又稍嫌廉价,而魅蓝和坚果往往更注重细节设计,哪怕是受价格限制做不出太多花样时,也往往会在宣传营销上更注重品位。

另一方面,李楠和罗永浩两人对于美学上的诉求,也和不少人价值观不谋而合。

公道点说,坚果和魅蓝能够更彻底地将自己的产品理念传递给用户,少不了罗永浩和李楠的嘴皮子和笔杆子功夫;而在中国手机市场中,愿意面对面和用户进行交流,并靠个人魅力影响到自己品牌的企业领导人并不多,罗永浩算一个,李楠也算一个。

俩人都爱热爱表达,只不过一个主战场是在微博,另一个则是在知乎。常见对李楠的“调侃”就是,他的知乎内容里会冷不防看到一条魅蓝的广告,被人戏称为是连呼吸都在营销的人。

而对罗永浩的批评,基本也离不开“情怀”、“自大”和“不讲道理”这些关键字,早期一度因话太多收不住而被公司公关人员收回了个人微博账号。

但这种内容往往被用户喜闻乐见 —— 用户不一定懂某个专业名词,但会想要搞清楚这个实现方式的过程。所以在每个“如何评价 XXX 手机”的话题中,大到外观处理器内存对比,小到工艺细节甚至是各个内部元器件的供应商,基本都会被人翻个底朝天。

正因为更加公开透明,坚果和魅蓝往往需要在社交网络上接受更为严格的审视,在对待元器件和用料也更加“谨慎”而不是“能省则省”。典型的例子除了前文所说的魅蓝 Note 6 的摄像头外,去年坚果 Pro 2 顶配版出现的 eMMC+UFS 闪存混用,也在核心用户群收获了一些小惊喜

但过度迷恋这方面的“良心程度”也有可能“翻车”,像最近的坚果 3 在骁龙 625 问题上便遭到了争议,有人评价这是“清理库存”,也有人评价是“同价位要啥自行车”。

这也是坚果和魅蓝在产品更新上会遇到的困扰。在大部分时候,它们都可以保证自己的产品做得好看,并且也不用学别家“魔改”一套 iOS 系统,只要时不时让自家领导人动动嘴皮子,便会有大量的用户转发刷屏。

对年轻用户群来说,他们的确很“吃这一套”,可似乎也仅限于此了,2000 元上下基本已经达到了现在魅蓝和坚果手机品牌的上限,再往上走一步,到 2500 元价位甚至是 3000 元价位,魅蓝和坚果的品牌能否支撑起新的溢价,就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能用骁龙 660,我们也不想用骁龙 625 和骁龙 636”
“刘海屏成本能下来,千元机就不愿学 iPhone X 了?”
“能做屏下指纹,谁愿意搞侧面指纹”

据魅蓝内部人士透露,最新的魅蓝 E3 本有计划在 2017 年 12 月底搭载骁龙 660 现身,但为了照顾其它产品线,我们看到的结果便是今年 3 月的骁龙 636。

所以,外部的用户诉求问题,内部其实都知道;但内部的协调问题,外部却往往没法看得很清。魅蓝和坚果都必须要面对一个资金链这样的残酷问题,而且从体量出发,大部分的优质供应链资源,给他俩拿到的可能性已经非常低了。

最终,魅蓝选择以不断推新品和定制机来维持话题热度,相比大量的代言和节目冠名,“开发布会”其实已经是投入与产出比非常高的营销手法。

至于坚果和锤子,按罗永浩在坚果 3 发布会的说法,在拥有更强的运作资金后,今年的新品数量肯定也不会少。

相比坚果的小众,魅蓝的前景更迷茫

有朋友跟我说,如今魅蓝所走的路,以后坚果大概也会经历一次。当机型和用户数大量增多后,产品必须要在个性化和生产效率之间寻找一个平衡。

魅蓝显然是已经“失衡”了,至于何以走到今天,我们过去也看到了不少评论,大抵都离不开外部的“变”,也离不开内部的“乱”。经历了高歌猛进的 2015 年,踉踉跄跄的 2016 年和战略调整的 2017 年后,魅蓝好不容易抛掉了 MTK 的骂名用上了高通芯片,交出了 Note 6、S6 和 E3 三款比较出众的产品的答卷,可未来又将被魅族重新收回手机的生产、管理权限。

掉队更严重的是 Flyme 系统,当简约设计无法再成为优势时,Flyme 的新功能也没有及时跟进。可以看到,mBack 交互到了全面屏时代仍然只是停留在点按操作上,而 iPhone X 那套更自然的纯手势交互早已经被不少品牌所借用。

另外,归咎于机海战略带来的庞大的工作量,Flyme 无法再像以前一样只维护仅有的几款机型。在优化问题上,3 月份李楠的直播活动中也有不少魅蓝 Note 6 的用户对迟迟不更新的固件表达了不满,为此李楠还专门发了一条解释的微博

至于罗永浩和他的坚果系列,在挨过了 2016 年那波动荡后,虽然不管是产品节奏还是团队的磨合都逐渐步入正轨,但也并非一帆风顺。

去年的坚果 Pro 采用了一个极具辨识度的工业设计,却是以糟糕的握持手感作为代价;而较差的拍照体验也一直是坚果 Pro 的弱项,这在之后的 Pro 2 才有所好转。

虽然锤子和坚果体量上仍然只是一个百万级的手机品牌,不过 Smartisan OS 在交互上的进步的确要比 Flyme 更亮眼。依靠之前的“大爆炸”和“一步(One Step)”,加上在坚果 Pro 上亮相的“闪念胶囊”,三者的“组合拳”基本已经成了目前锤子手机和 Smartisan OS 在系统层面最大的竞争力,也算是真正有价值的创新功能。

这个方案不能说很完美,但算是我所用过的移动设备上效率最高的生产力解决方案之一。

靠设计卖手机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在 2018 年,中国手机市场中的“Others”那部分品牌越来越不好过了,TOP 5 智能手机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在 2017 年年底已经达到了 83%。

更不乐观的是这个市场的增速,根据 Canalys 的数据显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在 2017 年第一次出现全年出货量下跌;而从工信部的数据来看,在 2018 年 1-3 月,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 27%。

如果说以前,大家的产品还只是一起用下高通的最新芯片,套个公模,然后发布会 PPT 做得好看点就能过日子,现在这显然已经有些力不从心。

本质上,坚果和魅蓝所擅长的这套互联网手机的打法,除了能在设计力、软件或是营销上有一定差异化外,其它基本逃不开既有的产品发展规律;但传统品牌也可以学得很快,并依托供应链、渠道甚至是海外市场的优势,快速追赶上来。

这种差距如今会在资本和技术层面的影响下越拉越大,强者会继续征战四方,弱者只能先尽可能地守住自己的那部分领地,最惨的是,可能连发布会都开完了,还没多少大众用户能感知得到原来刚刚发布了新品。

于是在今天,用户选择手机时,设计本身的重要程度实际上已经不那么高,有更好供应链或是溢价能力的品牌开始拿出技术优势,比如 AI,比如屏下指纹,为了将手机卖出去,每一家品牌都在想办法。

还有一个是忠诚度的问题,千元机的年轻用户来得快走得也快,更不要说他们一向对价格和配置十分敏感。

这么一看,罗永浩和李楠现在更像是一条船上的胖子,而且这条船的载重量还是有限的。当智能手机飞速增长的红利已经消失,年轻人不会只为“性价比”或是“一个新的造型”而买单时,不管是魅蓝还是坚果,现在都只能选择先坚持走下去,守住自己核心用户群的同时,找机会从提前退场的品牌中捞取用户。

寻求进一步的增长已经很难,但只要能撑到 5G 网络的到来,一切就还有机会。

魅蓝仍然在坚持,虽然未来仍不明朗,但不少用户和业内人都认为,在过去这一年多时间里,是李楠和魅蓝撑起了魅族的“一片天”;而对罗永浩来说,距离下一场 5 月份的发布会还有不到 40 天。

只要年轻人们还有想要彰显身份和个人特质的需求,并且还随身携带着手机,坚果和魅蓝在市场上就还有立足之地。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