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0-9-09 08:00

战火中的移动技术——阿富汗战场上的手机支付

黄俊杰 黄俊杰
-

手机支付最近是热门话题,非接触性支付在日本已经成熟应用,最近一两年逐渐开始向全球推广,国内三大运营商已经在部分城市推广移动支付相关业务。美国多家银行开展的智能手机远程兑现支票更是创意十足。

但手机支付的意义不仅仅是让和平地区的平常生活更加方便,它还可以让没有银行的贫困地区用上银行业务。这在阿富汗尤为重要,北约的指挥官们开始借助它来打击自己最大的敌人——腐败。

严峻的背景

阿富汗战争一开始很顺利。2001 年,北方联盟在英美特种部队、空中力量协助下基本肃清塔利班的大规模抵抗。同年,卡尔扎伊政府成立,联合国授权建立国际安全援助部队以支持新政府。之后英美开始把重心转移到新开辟的伊拉克战场上,与此同时,塔利班渐渐复苏。2006 年,阿富汗局势重新回到非常危险的境地。

塔利班的复苏在很大程度上由对手的腐败所造成。一方面,领到工程项目的各级承包商为安全与利润,从项目资金中拿出买路费送给当地军阀或塔利班以求安全。国务卿希拉里在国会承认援建资金已经成为塔利班的一项主要资金来源,并说:“腐败并不只是阿富汗那边的问题”。另一方面,阿富汗政府也确实非常腐败,而且过去几年情况愈加严重。2007 年透明国际廉洁度排名里,阿富汗名列 172 位,倒数第九。2009 年跌至倒数第二,仅好于索马里。

国际安全援助部队不可能永远留在阿富汗。阿富汗安全部队(陆军和警察)是整个地区未来的依靠,他们今年从美国获得的建设资金高达 102 亿美元,明年会更高。而阿富汗政府的腐败就是安全部队建设大敌。掌管阿富汗军警培训财务开支的美国陆军上校 Curt Alan Rauhut 在一次媒体活动中坦率地说,几年前他们完全以现金形式给阿富汗军警、政府雇员发放薪水,当时的情况是:

“如果一个阿富汗政府雇员月薪 100 美元,最终他能拿到 50-60 美元就算是幸运的了”。

手机支付

M-Paisa Roshan

要一线军警忍受这种比例的克扣去和塔利班拼命?明显不现实,07-09 年,有 25% 的阿富汗警察当了逃兵。整个地区的腐败问题无法在短时间内根治,但薪水的发放问题有希望得到解决。主要处理方法是以电子支付的形式绕过各级官僚,彻底去除腐败的机会。依靠阿富汗新兴的银行业,现在已经有 95% 的陆军和 77% 的警察薪水通过电子转账进行支付。

阿富汗地理环境恶劣,以山区为主,交通基建极不完善。银行主要集中在大小城市,97% 地区没有银行。因为设立银行就需要保证盈利,阿富汗作为非洲以外最贫穷的国家,大部分居民没什么存款。再加上安保成本,小地方开设网点得不偿失。尽管大部分军警的薪资已经通过电子转账直接到达银行账户,但身处偏远地区的人,特别是分布更零散的警察不太可能每个月都花几天时间去银行领一次工资。

北约的应对之策是手机支付。阿富汗现在有一个还算不错的移动通信网络,2800 万阿富汗人的手机保有量为 1200 万部,这个数字还在快速增长。当地最大的运营商 Roshan 目前覆盖了 60% 的人口。目前北约正是通过 Roshan 的分销网络给部分阿富汗警察发放薪水。

具体实现

这套支付方式被北约称为“Pay By Phone(通过手机支付)”,非常没有创意的一个名字。Pay By Phone 基于 Roshan 和 Vodafone 于 08 年合作推出的 M-Paisa 服务。它不需要华丽的智能手机系统、不需要 GPRS 网络。只要一款能够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的基础型手机就可以取钱、转账。

钱本质上还是存在银行帐号里,然后转入警察的 M-Paisa 帐号。这种流程有明确的记录,方便北约监管。每个月薪水到帐之后,警察的手机会收到一条短信,通知他钱已到帐,并附带一个 pin 码。如果警察不识字的话(阿富汗文盲率高达 70%),可以直接拨打 313,根据语音提示操作以获得 pin 码。

采用手机支付的地区都没有银行,但有 Roshan 的授权代理。这个代理可能和中国随处可见的中移动营业厅同等规模,也可能只是一个卖手机、充值卡的商贩。警察把 pin 码、手机号码和身份证给 Roshan 的代理看。代理通过手机连接 M-Paisa 系统将警察账户上的钱转到 Roshan 的户头上,收到确认短信后再将自己手上的现金给警察。我做了一个流程图:

M-Paisa Process 2nd

这种看起来有点原始的支付系统提供了非常人性化的体验,不但能让文盲使用,而且非常便于转账。很多警察的驻地离自家所在村庄很远,几年前他们只能拿到应有收入的一小部分,然后跋山涉水把钱带回家——如果路上没被塔利班攻击、北约误炸的话。现在只要通过手机就能直接转账,让家人直接去当地的 Roshan 代理兑现。

Roshan 从 2009 年开始通过 M-Paisa 为自己的员工发放薪水。警察部队的首次试点也在 09 年开始,一开始有 53 名警察通过手机支付领取薪水。新系统试运行以后,以前的腐败漏洞也逐渐暴露出来。例如北约发现之前至少有 10% 的警察薪资被发给了不存在人——被警察系统内的腐败分子瓜分,俗称吃空响。很多试用手机支付的警察在拿到由北约直接监管的薪水后都以为是上级给自己加了几倍薪。目前新的手机支付方式已经在警察部队得到更大范围的推广。

更广的应用

M-Paisa 系统源自沃达丰和 Safaricom 在肯尼亚的移动支付系统 M-PESA,后者在银行基础设施同样薄弱的肯尼亚有着广泛的应用。M-PESA 推出至今交易额已经达到 20 亿美元。沃达丰目前也在南非地区进行推广 M-PESA,主要面向低收入群体。未来的某一天,这些随着这些地区生活水平的提高、互联网与银行网点的普及,M-PESA/M-Paisa 这样的系统可能就会逐步淡出。

World economic pyramid

但这绝不是三五年内可以完成的,最近几年,银行业在贫困地区的扩张速度缓慢,而移动产业却迅速扩张。传统银行业与手机覆盖的用户数量之差就是 M-PESA/M-Paisa 这类手机支付的潜在用户群。这些用户虽然收入不高,但是量大,而且在近几年会越来越大。根据 mPay Connect 提供的数字,目前有十亿手机用户无法使用传统的银行服务。到 2012 年,这个数字会增长为 17 亿,这个数字无疑有些夸张,不过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问题。所以在未来一段时间里,我们应该会看到这种比较原始的手机支付方式获得更好的发展。

补充:

M-PESA/M-Paisa 这类服务的意义可以通过财报反映出来。M-Paisa 刚起步,不过在政府合同的推动下,应该会有不错的发展。M-PESA 则比较成熟,Safaricom 上一财年有 9% 的营收来自 M-PESA,计 9440 万美元,比前年增长 158%。下图就是过去两个财年 Safaricom 数据业务收益构成。(SMS 业务并没有下滑,只是增长速度不如 M-PESA 快,上一财年整个数据业务增涨了 70%)

这点收益是没法和中移动、NTT、Verizon 相比,消费能力的差距摆在这里。但这同样是收益,而且贫穷的肯尼亚人愿意用这个服务说明它对自己有帮助。一种商业服务,既能帮助商业公司赚钱又能实现用户的需求,还需要更多“意义”么?这还只是在一个国家发展两年多的结果。这个国家人口不足五千万。

by @Logoutx,follow me on Twitter微博

_________________

题外话:最近在看《Ghost Wars》,内容主要关于 1980-2001 的阿富汗地区的军、政、情报活动历史,05 年普利策最佳非虚构作品。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随手多写了一点东西,算是不完整的《Ghost Wars》读书笔记吧。内容离本站主题太远,有兴趣的可以点第二页看看。

历史的轮回

1980 年圣诞前夜,苏军入侵阿富汗,引发了全境范围的民间抵抗。当时 CIA(中央情报局)的中坚已经由成立初期的常青藤毕业生换成更爱冒险更平民化的越战老兵。时任 CIA 局长 William Casey 是 OSS 老兵,一位坚毅、果敢到有些冷酷的情报大师。在这些人的积极推进下,美国开始向阿富汗提供军事援助。

援助成果初显之后,华盛顿各路政客为了各种目的,纷纷鼓动加大军援力度。其中最著名的是 Charlie Wilson,84 年,他在国会军援投票上有一段著名的发言:“美国和这些人的作战决心没有一丁点关系。他们在圣诞前夜做出了这个决定,而且会战斗到最后一人,哪怕他们手里只有石头。但如果我们让他们用石头去作战,将会遭到历史的谴责”。当年,NSDD-166 提案通过,这是二战结束之后、反恐战争之前,美国进行的规模最大的对外军事援助。美国、沙特以及东方某大国在阿富汗战争期间总计提供了高达 60-120 亿美元的军事援助(80 年代币值)。

阿富汗人民的积极抵抗加上外界的大量援助很快就把阿富汗变成了苏联的越南。其中最让苏军头疼的抵抗力量是潘杰西谷地的马苏德武装。到 1982 年,29 岁的马苏德已经率领 2000 人的抵抗武装击退了苏军的六次大规模进攻。第六次进攻,仅苏联正规军就多达一万人。与之呈鲜明对比的是当时其它阿富汗抵抗武装都无法挡住营级规模苏军的进攻。

马苏德是开明的伊斯兰教徒,会说法语、倡导男女平等、对异教徒没有敌意,是当时西方媒体最推崇的阿富汗抵抗运动领袖。辉煌的战果也为他在阿富汗树立了很高的威望,理应是军援的最佳对象。但根据 CIA 战后的调查,马苏德仅收到极小一部分军援。以媒体大肆宣传的毒刺防空导弹为例,战争期间有数目不明(2000-2500)的毒刺导弹被 CIA 送进阿富汗,马苏德武装总共只收到 8 枚。大量毒刺在战争中消耗,但有少部分流落到其它国家(仅伊朗就获得至少 100 枚)以及极端主义组织手里。过去几年间发生了多起疑似毒刺攻击,CIA 96 年估计至少有 600 枚毒刺流失在外,为此半公开回购毒刺导弹,15 万美元一枚。

阿富汗抵抗运动最大的两个援助国是美国和沙特阿拉伯。沙特的政策是美国国会通过多少军援他们就提供同等数目的军援。由于阿富汗的地理位置,当时的援助物资必须通过巴基斯坦进入阿富汗,这么做显然会影响巴苏关系,甚至有惹祸上身的可能性。巴方愿意担这个风险,但开出一系列条件,有一条是所有援助物资都必须由 ISI(巴基斯坦内务情报局)进行分配。

ISI 被认为是当时巴基斯坦最廉洁的政府机构,他们虽然有时候也会中饱私囊,把军援物资拿去黑市卖(CIA 有人专门监视巴基斯坦黑市武器价格波动,以此推测军援的贪污情况)。但总的来说 ISI 还是尽心尽力地分配了军援物资——将绝大多数物资送给自己需要扶持的势力,特别是极端的伊斯兰抵抗力量,马苏德自然不在此列。再加上潘杰西谷底位置偏北,少数被运往该地的物资也大多在中途就被其它武装力量截留。对苏军挑战最大、更偏向西方的抵抗力量一直没有从美国得到应有的援助。

有明确证据表明 ISI 在战争期间以及战争结束后都与基地组织有过密切接触,塔利班早年的训练营地也是军援的产物。直到布什政府发出“非友即敌”的威胁,ISI 才与阿富汗极端势力中断往来。战争很烧钱,比烧钱更糟糕的是有些钱烧了之后反倒带来了负面效果,80 年代阿富汗战争的军援就是这种情况。军援让苏联大出血,但得到军援扶持的伊斯兰极端势力后来又让援助者出了多少血,谁也算不清。

今天的阿富汗援建工作很讽刺地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尽管没有 ISI 这样的中间人,但各种援助资金还是大量流入抵抗武装手中。原因很简单——利润,让美军或雇佣军护送一辆卡车的成本是找当地人护送的十倍。这里所谓的“当地人”都与当地军阀或塔利班有往来。因此,尽管承包商们明知这么做会让资金流入反美抵抗武装手中,尽管这些项目的利润空间完全足够在聘请联军或 Xe、Aegis 这样的西方雇佣军,但他们往往还是会选择更便宜的方案。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