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诅咒的终极手机之梦?

2009-04-16 08:33

by Sarah Lacy | Akanekou 译,Logout 校,转载请注明 ifanr.com 原文链接

我和 Roger McNamee 有两个共同点:第一,我迫切需要理发;第二,我已经正式放弃了对终极手机的幻想。

视频中 ,McNamee 披着标志性的长发,展示了自己著名的蝙蝠侠式 “配件腰带”,里面放了至少两个 iPhone,一个 Palm Pre,一个 Centro,一个 G1 和一个黑莓。他说 Palm Pre 不会完全代替其手机,但它是最接近此目标的。我所想的问题是 “键盘和好用的浏览器?!Palm Pre 能解决我所有的问题,什么时候在哪儿能买到?我的宝贝…我的宝贝…”

同样地,随着 Pre 发售日期逐渐临近,专家们激动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 “超级智能手机” 大战,看上去能为消费者创造一个有众多选择的黄金时代。但是,请读一下 Walt Mossberg 的文章 “手机全方位对比” ,我就越来越感到厌倦——完美的设备是不存在的,也永远不可能存在。Android 有着出色的 UI,但硬件糟糕;微软和黑莓在很多方面来说已经过时了;iPhone 没有键盘,而且只能选 AT&T;Palm Pre 好像很棒,但这孤注一掷的产品也可能会让人失望。

似乎业界越倾向于打造这样的 “一体化终极设备”,出来的产品就越令人失望。这个规律在硬件、企业软件和互联网等技术领域都在重复上演。在简洁可靠与全功能性之间,有一种无法言状的冲突。想想看:手机现在都有拍照、视频录制、email、IM、音乐播放、上网、游戏等功能,但随着功能表不断变长,我周围人所带的设备反倒越来越多,而不是越来越少。

我开始想,如果想自己的数字化生活清静点,这样的 “配件腰带” 就是必备。接着我的 “指环王式类比”,期待一款终极设备能为自己的世界带来稳定与和谐,只会让我变得像 “咕噜” 一样急躁而偏执——以至错过电话、邮件和约会。

现在我用的是 Blackberry Curve,差不多有 45% 的时间在用。Curve 很搞笑的一个毛病是,有段时间,老板打电话的时候它就不响,而且只有老板的电话才不响。我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带键盘,收发邮件可靠、浏览器好用的手机,如果出国也能用就最好。在所谓 “超级智能手机” 的时代里,我每个月付 100 美元的手机费,这点要求还过分么?

最郁闷的是,这要怪谁呢?问题的核心也许就在这儿。以我这勇敢拒接老板电话的黑莓为例,最应该怪罪的犯人叫做 01.com,它为我的 Zimbra 邮箱账户提供支持。我很喜欢 Zimbra 的用户界面和功能,但 Zimbra 不提供用户服务。在我的 Treo 上工作得好好的,但在黑莓上使用简直就是噩梦。Zimbra 说我的问题是因为黑莓的服务还是 “BETA 版本” 的。晕,难道黑莓手机还是新晋设备?

接下来是 Sprint。它的服务条款很不透明,我觉得自己付那么多钱仅得到这种服务很不值,出国还不能用。特别在我近年来一半时间都在国外出差,这件事就太烦了。要用黑莓的主要原因也在这儿。

接下来是黑莓硬件本身。漫游的时候电池连一天都坚持不了,我在雅虎总部的那段时候一直都这样。甚至连为手机提供保修的第三方公司都能气死人。我的第一个黑莓进水了,他们给我换了一个不能用的手机。然后又换了个返修机给我,大部分功能都能用,但总会无故死机。保修还有什么用?Sprint 说,这是第三方公司负责的,不归他们管。

每周黑莓都会出问题,我也不知道要怪哪一方,各个公司都在踢皮球。不只有我是这样,看这段 TechTicker 的访谈,Om Malik 在节目中痛斥 RIM 的 CEO,因为他说满是 bug 的软件就是当今智能手机行业的现实。“他们的业务是做手机,如果没办法作出软件正常工作的手机,不如去卖花生去!”Om Malik 是这么说的,听听!(译注:Om Malik 是著名 IT 媒体 Giga Omni 的创始人)

有人劝我去买个 iPhone,但是 AT&T 的 3G 网络和 iPhone 的电池寿命一样令人沮丧,况且我想要的是物理键盘。追问我身边喜欢 iPhone 的人就会发现,iPhone 要么是他们的第二、第三、第四部手机,要么就是随身再带一个黑莓专门收发邮件。

虽然手机出现了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但这几天还有让我高兴的事。大多数手机各自都非常出色可靠地完成了某一项功能。

比如,我不再使用黑莓的摄像头或者数码相机来拍照,我用 FlipCam。喜欢它的手感,导航非常简单,也不需要数据线上载视频,电量总是足够拍一段时间视频的。按下 “拍摄” 按钮,从不会有停顿。

我也不再使用黑莓阅读博客和新闻。Kindle 好用多了。打开 Kindle,所有订阅的博客和报刊都被推送到这台便于操作浏览的机器上。还有,我只需点击一次,就可以标记以后想继续阅读的文章。漂亮!

IPod Touch 在我的生活中也扮演着角色。我不想要 iPhone,但我喜欢把 Touch 接上音响的主意,这样就可以在房间里用 Pandora 软件了。(现在还没有搞定,希望可以) 我确信如果多花点时间,就能找到更多不使用 AT&T 服务的软件。

这周我打算买一个 Peek 移动电子邮件设备。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把它当作很少工作的黑莓的备用。对 Peek 不熟的人,请看这个视频。(视频请进此链接观看)

他在发布会上,周日和 Twitter 的创办人 Jack Dorsey 在一起。两家公司都深知专一、简洁之美。(虽然我仍认为 Peek 的费用应该是 10 美元,如果他们想得到普及的话)。(译注:Peek 就是一款轻薄小巧不能进行语音通话,只能发邮件、短信、Twitter 等信息的全键盘设备,每月不限量套餐 19.95 美元/月)

我最近买了 MacBook Air,很喜欢。如果我要用网线接口或 DVD 播放器,可以通过 USB 外接。但大部分时间都不需要,有了 Air,也不需要带一个配件齐全的大笔记本跑来跑去。Air 比我以前的两部 Macbook 都好用,速度也更快。很薄,我到什么地方都可以带着它。因此跟我的其他笔记本相比,我总是在用 Air。

在我的新旅程中,重量是很大问题。就好像智能手机的功能越来越 “蔓延”,我的提包里的设备数量也在 “蔓延”。实际上我已经抛弃了提包。我开始用背包,里面有足够的空间来放我的 Air、Kindle、Flip、Blackberry、iPod 和 Peek(很快就有了),还要放我即将购买的能够全球使用的手机。还有,别忘了各种各样的线。我可能和 Roger McNamee 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但我可要和 “配件腰带” 划清界限。

我的做法并不理想,但自使用第一款智能手机七年来,我总是选择使用一系列能够真正用起来的设备而不是一个诸多承诺、还没出货、 未来还有可能令我失望的 “终极设备”。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新营销,新媒体和移动互联网创新,以及一切好玩的东西。相信新一轮互联网浪潮将为世界带来更多惊喜。

累计已发布 281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