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3-14 08:20

专访 500 Startups 中国合伙人马睿:探索中国市场像办创业公司

黄龙中 黄龙中
-

马睿回国已经六年了,但讲中文的语速,仍然能让人明显感觉到没有使用英文时思维活跃。

这是她 8 岁随父母移民美国后,在美国生活 18 年受的一个影响,另一个影响是由于在美国硅谷长大,对硅谷做派熟悉。后者是 Dave McClure 相中她为 500 Startups 中国合伙人的重要因素。

与 500 Startups 结缘

马睿与 500 Startups 的缘分始于 2011 年秋天。那个时候 Dave McClure 在组织 GOAP(Geek On A Plane)活动,这是一个“环球极客之旅”,号召硅谷人放眼全球,视野不要局限于硅谷。GOAP 每年组织几次科技旅行,每次为期 10-14 天。得益于 Dave 的号召力,每次会有业内有影响力的人参加。

2011 年秋天,Dave 一行来到中国,在上海、北京等地组织活动。马睿此前并不知道 Dave McClure 为何人,只因她的朋友得到了 Dave 的投资,她受朋友之托帮忙安排些会议,顺便担任 Dave 的中文翻译。正是这次机缘,她跟 Dave 聊得很多,她喜欢 Dave 和 500 Startups 的做事风格很有趣。加上她在硅谷从事专业投资工作积累的高科技投资经验(马睿是人人网上市投资顾问),2012 年底她辞去工作,正式加入 500 Startups,1 月 15 日被任命为 500 Startups 中国投资合伙人,2 月 6 日正式宣布

Dave McClure

(500 Startups CEO:Dave McClure)

决定加入 500 Startups,与马睿的一个理想也有关系。马睿大学毕业后在硅谷投行(美林和摩根)做了三年高科技投资,回国后做房产基金投资,但她一直比较喜欢早期高科技投资,“一是很好玩,二是早期项目很新很酷,三是容易形成影响力”。这几点正是 500 Startups 的宗旨:关注早期,专注于早期。

当然,决心异地共事,加入 500 Startups 团队,最关键莫过于创始人 Dave McClure 的信任。早在 2011 年与 Dave 刚认识的时候,马睿就觉得 Dave 很有趣,很喜欢他。把喜好变为职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Dave 放权,没有控制欲,是马睿完成为一转变的助推力。“我觉得自己都像是在做一个 start up(创业公司)”,马睿笑言,“Dave 没有控制欲,他会给你一些建议,一些方向,告诉你一些想法,但最终是自己做决定。这很锻炼人的投资眼光和角度”。

在中国办“创业公司”

包括马睿在内,500 Startups 在全球有 9 位投资合伙人,加上其他支持员工,现在 500 Startups 总共有 21 名员工。马睿说这在硅谷是属于比较大的投资团队。但 500 Startups 的目标是成为全球超早期投资的指数型(index)投资机构,其 2010 年在硅谷成立后,迅速全国化、全球化,它需要如此规模的投资团队来看项目。

虽然相较于 500 Startups 第一支管理的基金数额(2900 万美元)来看,500 Startups 的投资团队规模甚大,但马睿一个人负责大中华区的项目筛选,还是给人以一抵十的精干。而且除了大中华区——香港、台湾、大陆外,她还看一些韩国、日本的早期项目,只是对于非大中华区项目,她主要提供参考意见,不参与决定。

500 Startups 投资的项目分为直接投资和加速器项目,之前加速器项目由全球各地的合伙人荐选,今天改为创业者自己报名申请,马睿需要负责大中华区加速器项目推荐。在截止今年 3 月 1 日的第六期加速器项目中,全球收到800个申请,与马睿直接沟通过的有 10 几个来自大陆的项目,不过项目能否最终进入 500 Startups 加速器,还需要看 3 月 25 日整个团队的联合筛选。

500 Startups 每年会启动两批加速器项目,4 月至 8 月为第一批,10 月至次年 2 月为第二批。目前为止,500 Startups 已经投资了 150 个加速器项目(直接投资项目为 300 个,马上就达到“500 startups”了)。马睿正式赴命后,已经已经投了一个项目;她的团队一半在洛杉矶,一半在香港。

500startups accelerator

(500 Startups 加速器训练营)

800 个申请表如何看得完?马睿说自己看项目的节奏大概是 10 几分钟一个,最长不会超过 1 个小时。了解创业项目的方法包括 PPT、视频、面对面沟通等,目前面对面仔细接触的大陆加速器项目只有 4 个,聊过一个小时以上的只有 2 个。由于工作刚刚开始展开,所以看的项目还不是很多,她邀请我们向她推荐早期的好项目。

我问马睿有没有特别喜欢的类型,她回答“教育类”。“不一定出身要多好,主要是看行业经验,这也是 500 Startups 选项目的一个宗旨”,她说,“团队结构比较完事的,在产品、设计、营销三方面有比较好的组合,我觉得很好”。马睿目前正在攻读教育硕士,对教育类项目很有想法。

特立独行的 500 Startups

500 Startups 是在美国几年前兴起的 Superangel 浪潮中成立的一家公司,Micro VC 管理费很少,他们喜欢投资早期团队。据马睿介绍,硅谷天使轮的投资规模一般在 10 万元以下,种子轮在 50 万-150 万,A 轮在 100 万元以上,经常 300-500 万。500 Startups 专注于小于 10 万元的天使轮投资和种子轮投资,后者一般是直接投资。

这里讲“特立独行”,一方面针对于国内的创业孵化环境,500 Startups 公开声称只占创业团队 5% 的股份看起来奇怪;另一方面,在硅谷极其成熟的投资环境中,500 Startups 也是非常有个性的。

对于前者,500 Startups 的行为相较于国内比较“傻”,但这是硅谷所有早期投资机构的惯例,如公开资料可以查到 YC 占股 6%-8%,倒不足为奇。500 Startups 根据创业项目的估值,以 5 万-20 万的天使轮投资规模,固定占股 5%。但同时 500 Startups 向进入加速器的项目收取 programm fee(项目费),创始人 6000 美元/人,普通员工 3000 美元/人,即假如一个创业团队有 3 人(如一名创始人、两名普通员工)到了 500 Startups 位于硅谷的加速器办公区(可容纳 150 人),除去项目费,他可以拿到 3.8 万美元现金。这些钱主要用来担负这些人在硅谷的办公费用(生活费自理)。

500startups campus

(500 Startups 位于山景城最高的楼,天气通透的时候可以看到金门大桥,毗邻 Google、LinkedIn)

据马睿介绍,对于进入加速器项目的团队(每期 30 个左右)来说,他们最看重的是 500 Startups 带来的硅谷资源,包括硅谷当地创业者的经验分享(500 Startups 规划为 Mentor 导师课程,目前有 500 Startups 有 200 名导师,其中 50 名非常活跃),数据支撑,各种 Party(打入硅谷创业圈和投资圈),对海外市场产品规划的指点,等等。由于硅谷有极丰富的人才资源,创业团队可以在硅谷合适的创业伙伴。“这些都比钱更重要”,马睿说。

另一方面,500 Startups 在硅谷的特立独行,表现在创始人、知名投资人 Dave McClure 独立独行的个性上。Dave McClure 在硅谷投资圈很著名,他在 2004 年离开 PayPal 之后,开始人事创业公司投资。2010 年创办 500 Startups 之前,他和 Facebook 的首家风险投资商 Accel 成立 FF Fund,专注于投资与 Facebook 平台和 Facebook Connect 相关创业项目。

除了这些头衔外,Dave 在硅谷投资圈以“敢说”闻名。目前只有 Dave 说过大部分的创业项目都会失败,只有极少数可以成功。即使这是一条真理,但早期投资商说出这样的话,需要承担极大风险:这意味着你告诉 A 轮或 A 轮以后的 VC 大部分会失败(真实的情况是:20% 的天使项目可以走到 A 轮)。也正因为这种残忍的“大嘴”行为,500 Startups 被一部分人所不看好,它每支基金融资也不容易,马睿说“一开始主要是业内人士投的钱,最近才获得很多大公司的认可”,如日本的 DocoMo 投资了 500 万美元。

让我切身感到 500 Startups 特立独行的,是这样一个问题。我问 500 Startups 所管理基金的融资计划,马睿告诉我一个数字后(不超过 1 亿美元,根据美国 SEC 规定不能对外公布具体数字),我反馈其管理基金规模也不是很大。马睿的回答是:

我们基本上钱一融进来就投完了。但我们不会像其他基金一样,我们会忠于早期投资。以后每隔一段时间融一支基金,但都不会超过 1 亿美元。因为如果超过 1 亿美元,我们会觉得太多了。有了太多钱,我们没办法专注于早期投资。很多基金因为第一支做得好,第二支做得好,它就开始融很多很多钱,这样它就只能做晚期投资了,因为钱太多了。我们只会做早期投资,所以我们希望成全全球超早期投资产品的指数(index)。

 

文中图片由马睿提供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