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后面是几个帮派,我们最怕是这样的,一抓就死;所以有时候捏在手上不是说我们不开放,是开放了之后乱套了,外面无法无天。

—— 马化腾

大声

2013-11-16 15:24

这是马化腾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三小时演讲内容的一小部分,谈及腾讯(微信)的开放步伐时如此表达自己的顾虑:

你们传来传去那些东西全部是有专业人士运营的,你很感动的东西都有人运营。他为什么写着让你去转?他知道怎么样打动你,讲讲家庭、讲讲教育、讲讲企业思路。最近心情不好,会有人专门去写。有什么东西最打动你,20 个人你们去分头想,一天写 20 个,然后我们筛选哪个最好,结果就放这个出去,都会有公司来运营。后面跟所谓的营销公司、营销专家,最后多少粉丝之后可以卖的。这个东西只是钱。应该是有这些产业,所以你稍微不慎就会落入这种圈套,最后正常的用户没用上,钱已经花掉了。其实后面是几个帮派,我们最怕是这样的,一抓就死;所以有时候捏在手上不是说我们不开放,是开放了之后乱套了,外面无法无天。

至于腾讯(微信)能开放到什么程度,马化腾表示“慢慢摸索”。原文也是大实话:

这个时候是我们摸着石头过河,现在要表态开放我没准备好。我觉得冒然开放的话大家都把这个东西搞乱了,因为所有人说要开放的时候,做完了怎么办?有没有想到有千千万万像你这样的公司都提同样的要求我怎么办?如果只优待你的话,或者头两三个,其实也是对其他人的不公平,所以我们有时候还要长远来看。我们两难,一是内部的人有时候不该他做的他抢,我们要适当解决;第二是开放出去之后,也可能有不公平,这个是挺为难的,但是我觉得慢慢摸索,一步步去做。

在这三个小时演讲中,还有非常多猛料,且是未加工的口头发言,原汁原味,强烈建议阅读原文。此处只作部分“一句话摘录”:

  1. 小马哥炒 Facebook 股票,没看透商业模式,25 美元卖掉了。
  2. 马化腾坦言,微信如果不是诞生于腾讯内部,“现在根本挡不住”。
  3.  微信往上追溯,是源于马化腾想做黑莓手机那种主动推送的“移动邮件”。
  4. 马化腾已经从穿戴式设备热潮中冷静下来,因为他觉得别人在监视他;另外他觉得对着穿戴设备说话“很傻”。
  5. 腾讯早期没有投资 Instagram,是因为一开始看不懂,结果等到估值 8 亿美元才进入。
  6. 陈坤开了公众帐号后,广研团队想承揽明星公众帐号的运营,马化腾一开始不同意,后来妥协为划好红线后再做尝试。
  7. 腾讯市值能够突破千亿美元,一是移动游戏业务起步,另一个原因,是《千亿美金下的反思》这篇文章被泄露。
  8. 小马哥称赞了小米和 Tesla 的互联网玩法,并夸赞搜房、58 同城、美团在垂直行业扎得深,用互联网的方式去做颠覆和改良。
  9. 微信的生死关头只有一两个月,当时腾讯的核心高管天天泡在上面,一项一项改产品。
  10. 微信刚刚推出来时,QQ 无线接到中国移动数据部电话,被告知“谁做都可以,腾讯做就不行”,否则要被惩罚,“不结算”。
  11. 腾讯投资了“韩国微信”Kakao Talk,后者在面对运营商的干扰时与微信遭遇一致,马化腾将此评价为“全世界都是一样的本能反应”。

 

原文在这里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自拍」会让人觉得你孤独和失败,「他拍」则让人觉得你可靠和可爱。

查看全文 —— 华盛顿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 Chris Barry

VR 也是一剂止痛药。

查看全文 —— NPR

(领英就是)一个非办公室的办公室,里面有成千上万的老板,虽然都不是你的老板,但却都有可能成为你老板。

查看全文 —— Dan Roth,领英主编

苹果的信用卡并不意味着苹果要做金融了,它是苹果用来提高用户忠诚度的产品。

查看全文 —— Kif Leswing,CNBC 科技记者

数学和技术领域也需要希波克拉底誓言。在医学领域,你会在第一天学习到职业伦理道德;在数学、技术领域,这最多是一个附加要求。它需要从一开始就存在,并在之后使用技术的每一步中时刻谨记。

查看全文 —— 伦敦大学学院数学家 Hannah F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