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3-28 20:38

【iShout】微信榨菜论:我为什么反对运营商对 OTT 业务收费

陈橙,英国伦敦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系,曾为体验手机加入摩托罗拉移动实习,也因热爱手机通信行业研究生阶段转换专业。这篇文章是他对国内运营商预备对微信等 OTT 业务收费消息的评论,内文以饭店门口的“免费榨菜”比喻微信,以“饭店”比喻运营商,是一个很不错的角度。

在锤子“OS”发布之后的凌晨,我失眠了,不是因为锤子有多好多让人兴奋,而是——我在倒时差……好了,言归正传,让我在半夜感觉想说的话一大堆的引子来自一条微博:

renminwang weixin fee

好了,看到如此之高的转发与评论数,我不用看都知道里面大多数人是什么声音,但是当你点进去链接之后,仔细看看文中的各种观点,是否又有种“反正就是不对,我也说不出来”的感觉呢?

我之前在爱范儿的一篇文章的评论区看到一条与这篇文章诸多观点异曲同工的评论

迅雷没有触及 ISP 的核心业务,ISP 只做管道就可以。而微信现在搞得运营商自身的电话和短信业务都已经受到冲击,所以必然得调整。

好比一家餐馆允许一个卖酒妹来店里卖酒,但很快这个女的开始卖饮料,接着又开始卖饭卖菜,餐馆发现客人来了占了自己的桌椅,只点一点点东西,更多的是吃卖酒妹提供的“免费”饭菜,餐馆赚不到钱还得出房租养服务员。餐馆想跟卖酒妹谈,结果客人骂老子点了你们家花生米了,付了钱了,凭什么不让我吃卖酒妹提供的免费饭菜?

如果 geek 想要运营商做纯管道,那费用必然会上涨。你 arpu 值就那么一点压根平不了人家的成本。

非常感谢这位仁兄的比喻以及观点,我在苦思良久之后,终于借着这个比喻把自己的思路整理了出来,现在和大家分享一下,也是共同探讨。

我认为首先这个比喻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也并不完全恰当。如果把饭店比作运营商,那么房子的建设费相当于网络建设费(虚拟运营商就会是租用场地),这确实是一个比较高昂的成本。用户要得到服务,就要在饭店里点菜吃饭,微信此类应用作为服务,也只是一道菜,或者说就好比有一个叫马化腾的一直在饭店门口发放免费榨菜,他靠榨菜上印广告赚钱(这个只是可能性之一,还有很多),人们因为榨菜味道还不错,都会拿一点,然后和饭菜一起吃。然后,因为吃了味道不错的榨菜,所以吃的饭(数据)多了,菜(语音)少了,显然,饭店的利润下降了。

现在国内的现状是有三家饭馆,你要吃东西就得进这三家,他们把菜的价格定的挺高的,现在觉得菜卖的少了,然后一合计说大家一起要求马化腾要么分摊利润要么别发榨菜了。但是在国外,比如英国,N 家饭店开着,想一块组成联盟行动?不可以,因为这是违法的,于是大家只能自己开始寻找新的办法,比如开发甜点(新服务),创造新的需求,或者自己开始和饭菜一起搭配点儿榨菜(比如 Orange 开发的 Avatar Messenger,就是一个即时通信类业务)。与此同时,还得保证价格不能定太高,不然消费者都到别的饭店去了呀。那作为运营商,可以禁止吃榨菜吗,也不行,那消费者也到别的饭店去了,因为确实这免费榨菜味道还不错。

好了,大家看到了,为什么当诸多专家拿出国外运营商向 OTT 业务收费的例证时我们有种无力感,因为他们根本性地忽略了市场的不同。国内,价格在那儿摆着,利润也在那儿摆着。再拿我稍有了解的英国说事,价格被监管部门(Ofcom)不断压低,就连有自有网络的运营商想对虚拟运营商收高价租金都不可以,因为“零售”(面向消费者)和“批发”(租网络给其他虚拟运营商)的业务必须分离,也就是说自己公司的网络也得是一方向另一方租用,价格不允许比向外出租低出很多。

在这种严格的、目的就是为了有利于消费者的监管之下,一旦榨菜大范围流行起来,或者说卖榨菜的有足够利润开始提供免费榨菜肉丝等其它菜品,各运营商的经营可能就会面临巨大挑战。所以监管部门可能会考虑要求马化腾等 OTT 业务业主分摊榨菜的利润,保证饭店还能开下去;而马化腾等因为需要饭店这个榨菜的消费承载点,也不应该把饭店搞垮,所以交点“份子钱”是应该的。同时,本身榨菜利润不高,饭店觉得分了点利润也补不回来损失掉的,所以早就在开发甜点(寻找新的“自救”途径)了;或者马化腾开始做榨菜肉丝了,饭店就得把自家菜做的更好吃,争取靠自己利润大的菜来多赚钱而不是指望只能分小利润的免费榨菜肉丝多发一点,最终可能饭店赚的还是少了,但是消费者得到优惠了。这样,Ofcom 等政府监管部门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接着上面国内的情况来说,三家饭店本身就赚的挺多,然后还要求分摊利润,于是或许好吃的榨菜会变得不免费,或许榨菜要拉低成本变得味道差一些;消费者呢,本来觉得占了点小便宜,结果免费美味榨菜没吃多久呢就又没这好事了。三家饭店挺开心的呀,对榨菜可以要求得到他们卖菜一样的利润,自己还省事,因为没人管他们,他们自己合计一下就可以决定要分摊多少利润呀。

什么?要分摊的利润大于马化腾能赚到的?那你自己想辙去,我们提供了场地啊,消费者在我们饭店里吃你的免费榨菜,你影响我们卖菜了诶,你不交钱就禁了你啊!但是最后的最后,榨菜始终不是榨菜肉丝,连个菜都算不上(真正用上 VoIP 实时语音对讲、视频聊天的有多少?),现在对于饭店卖菜影响大么?不大。自己懒得开发甜品,或者赶不上人家做到榨菜肉丝的速度,怎么办?收钱,或者禁止。

这就是我为什么旗帜鲜明地反对现在对于微信收入场费的原因。缺乏监管的垄断市场,必然走向饭店依然赚大钱,消费者连一点好吃的免费榨菜都吃不到的境地。

另外,下面这条评论让人感觉一方面觉得很有道理,另一方面也感觉似乎不太对。我对此观点持一定的否定态度。

科技在发展,我们既然接受了微信在智能手机普及和网络基础设施普及这两个先决条件下赢来了大量用户的事实,就也应该接受网络基础设施提供方提高要求的事实。毕竟微信最近的一些更新的的确确是动到运营商的核心业务了。你是 geek,你可以无限支持微信,要求运营商老老实实只做管道,只收电话短信和上网费,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移动上网资费会大幅度上涨。只有整个链条的各个环节都均衡享受到合理的利益分配才可能打造一个可持续的良性循环发展。

有人说运营商垄断,可现在有三家选择,我觉得这个数量够了。有人说资费太高,说真的,即使是号称全球资费最低的印度,其实也不比我们低。有人说要运营商要私有化,运营商本身就承担了连接全国网络、覆盖偏远地区的强制 zhengzhi 任务,那部分成本必然要通过其他方面的收费来平衡,而私有化?即便牌照强制要求偏远覆盖,私有运营商也只会像现在印度那样做个假的。

所以我不觉得运营商要求分享利益有什么不对,本来现在中国 ITC 就在一个迅猛发展的时期,很多东西都是没有先例的,都得一步步谈过来。移动软件开发商和运营商是合作的关系,而非谁淘汰谁的关系。

首先,成熟的监管体系是完全可以解决所谓偏远地区网络覆盖问题的,不覆盖就犯法,能不能解决?关于资费套餐价格问题,不发表主观观点,只发表一组资费数据对比,大家自行判断。不过先提醒一下大家,在比较电话资费的时候,考虑一下中英两国消费水准的差异,所以先给出一些英国现行物价:

  • 市区范围内地铁,青年卡打折之后单程票价大约 14 块人民币;
  • 24 小时内租用自行车,大约 20 元人民币;
  • 伦敦市中心不带独立卫浴不到 10 平米的单间公寓,租金大约 6000 人民币一月;
  • 一颗西兰花,10 块;
  • 可以做一道菜的水豆腐,20 块。

再看看几大主流有自己网络的运营商的资费标准。

注:只给出能随时终止的消费方式(除了第一行的 4G 运营商 EE),实际签 18 个月或 2 年、3 年的合约更便宜。

england ope cost by ifanr

看过上面的表格,我相信大家都有自己心里的一杆秤。从几乎一致的高短信额度来看,确实微信此类即时通信应用短信成本的驱动力并不强,低价格保证了消费者完全可以将短信当成即时通信类应用使用,同时还可以最大程度避免受到网络情况不佳的影响。从这个简单的表格对比,大家也能对英国电信现状管中窥豹:在成熟的监管体系下,英国的话费资费连连下跌,网络建设也越来越好,最终受益的显然是所有的消费者。

以上所有,就是我为什么旗帜鲜明地反对现在对于微信等OTT业务收入场费的原因。缺乏监管的垄断市场,必然走向饭店依然赚大钱,消费者连一点好吃的免费榨菜都吃不到的境地。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黑莓 Q4 扭亏为盈,Z10 销量喜人

2013-3-28 22:28下一篇

iOS 7 需要再和 Android 比什么?

2013-3-28 20:0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