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0-12-23 13:16

通过互联网认识自己

Zach(Zachary M. Seward)是《华尔街日报》的外联编辑,主要负责处理报社与 Twitter、Foursquare 这类公司之间的关系。Zach 今天在《华尔街日报》Digits 博客分享了自己通过互联网对过去一年个人生活的总结,以下是主要内容的摘录:

第一张是记录了 Zach 主要在哪儿活动的热点图,画面中部的热点是《华尔街日报》总部所在地。

clip_image002[1]

Zach 没有花力气制图,他只是在过去一年里通过 Foursquare 签到 1491 次,然后通过 Steven Lehrburger 的 http://www.wheredoyougo.net/(在国内访问这个网站需要一些技巧)自动绘制出热度图。

接下来这张图是 Zach 每个月用于餐饮的费用。Zach 于一年前搬到纽约,刚开始几个月他在吃上面着实花了不少钱,之后开始节省开支,然后周而复始。

clip_image004[1]

记账本身没什么好提的,这里值得一提的是 Zach 没有自己记账,他只是刷卡消费,并将银行账户与在线个人帐务管理工具 Mint 绑定,图表由 Mint 自动生成。

再接下来是 Zach 过去一年里在 iTunes 和 last.fm 上的最常听的十个乐队。从上到下分别是: Kid Cudi、 Kanye West、 Jay-Z、 Girl Talk、 Grizzly Bear、 Danger Mouse & Sparklehorse、 Metric、 Wale、 Chromeo、 xx。竖线就是 09、10 年的分割。

clip_image006[1]

数据由是在线音乐服务 Last.fm 自动记录下。Last.fm 并不单单记录在线播放的音乐,它还提供了 Scrobbling 服务,可以通过桌面软件将 iPod 等音乐播放器的播放记录同步到 last.fm,从而得出全面的记录。

再接下来这张图则反映了 Zach 的个人喜好与大众趋势的异同。

clip_image008[1]

图中是 Beach House 乐队歌曲的播放次数对比。红色是 Zach,灰色是 last.fm 上所有用户的播放次数。

再接下来这张图则是 Google Earth 对 LBS 与 GIS 相关数据的整合——Zach 在 Foursquare 的签到点与一张黑人活跃街区热度图。Zach 提到自己是白人,主要在上西区活动。

clip_image009[1]

反应非洲裔美国人在各街区活跃度的热度图数据来自斯坦福在读博士 Imran Haque 负责的 gCensus 项目。该项目不需要昂贵的专业 GIS 软件,可以将数据直接导入 Google Earth。Foursquare 的签到数据同样也可以导入 Google Earth。

Zach 提到自己大部分生活都在线上,而非线下,这让被动的数据搜集更加方便。Zach 没有用各种记录电脑使用情况的软件。但 Google Web History 记录了他在过去一年里进行的搜索次数(需要手动启用一次)。

clip_image011[1]

如果安装 Google 工具条的话,Google Web History 可以记录浏览器上的所有网页访问记录,而不仅仅是通过 Google 完成的访问。

Google 相关的工具还有很多,普林斯顿大学在读博士 Bill Zeller 为 Chrome 浏览器开发的 Graph Your Inbox 插件可以将 gmail 中的文字、邮件地址、主题内容等各种信息绘制为图表:

clip_image012[1]

Zach 从最常用的咒骂用语中选了两个进行搜索,上图就是过去五年里的趋势。自从 Zach 在 08 年年底找到一份好工作之后,这些词的出现频率呈稳定降低。

如果只想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发推的话 TweetStats 是个好工具:

clip_image013[1]

TweetStats 可以汇总发推时间、所用程序等信息。看得出来,Zach平时主要是在工作时间发推。

汇总 Twitter、Last.fm、Google 搜索和 Google Reader提供的时间之后,Zach 的一天就更明晰了:

clip_image014[1]

———-

看完 Zach 的文章之后我倒不为数据本身的价值而感到意外。Palm 时代早有人买个包子都用 PMT 记一下帐、把上厕所也列入 GTD 管理的一部分,他们对数据的掌控无疑更细致。我尝试过几个月,用 PMT 和 LifeBalance 整理、回顾自己的生活。虽然没到买个包子也用 PMT 的地步,但也切实感受到了这些记录的意义——加深对自身的了解,并作出更正。可惜我没能坚持下去,这些软件都需要用户积极主动的使用,而我太懒了。

这里最让我感慨的是 Zach 基本上就没动手记过什么东西,也没画什么表。这些图表中,除了最后一张是 Zach 根据现有数据手动制作的以外,其它全部都通过网络服务自动完成。如果有更多的网络服务都能向用户开放自己留下的数据,再有一个能够整合所有这些数据的软件,我们对自己的认识无疑会深入很多,也方便地多。

Via WSJ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Google 一掷百亿在纽约买大楼

2010-12-23 17:35下一篇

App Store:一幅数据图

2010-12-23 12:55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