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note 用户数接近 6000 万,80% 新增用户来自口碑传播

公司

2013-05-09 08:00

此文为 Evernote CEO 专访文章下篇,在这部分采访中,Phil Libin(菲尔·利宾)谈到了 Evernote 的现在用户数情况,对合作伙伴的看法,未来产品更新的计划;他还在采访中将新发布的 “Evernote 加速器” 称为播撒创业精神的大使;他也分享了一些创业经验,及对 Google Glass 的看法。

每天新增 10 万用户,总用户数接近 6000 万

ifanr:去年 4 月份的时候,Evernote 用户数是 3000 万左右,过去一年,你们用户增长了 3000 万(Phil 在演讲中使用了 “6000 万” 数字),可谓是快速发展。从你们今年 3 月与德国电信(T-Mobile)的合作,5 月与韩国 Kakao 的合作,是不是意味着你们在快速敛聚用户?在你们拥有庞大用户之后,你如何让 Evernote 看起来依然很酷?

Phil Libin:先声明一下,我有好几周没有看用户数了,所以我并不确定现在是否是 6000 万的用户数,可能还不完全准确,但很接近了。

我们很关注合作,但合作并不等于是营销推广的渠道。我们重视合作关系是因为这可以让我们产品的体验更加优秀。而且,合作并不会给我们带来太多的新用户。平均来讲,我们每天都会增长 10 万新用户,而这里面 10%-15% 是来自于合作关系的,其他 85%-90% 的用户增长都是来自于口碑传播。合作关系并不是新用户的主要来源,不是合作关系让我们产品的用户体验更加好,而是因为更好的用户体验,所以我们的用户数增长得快。

如果你的合作单纯是为了带来用户数或者用作推广渠道的话,这样的合作是很浅层的。他们并不是真正的 “合作”,只是互相签了合作协议,然后将用户数据卖给对方。就好比说,这个合作方有 100 万用户,我们要将他们 10% 的用户占为己有。而我并不喜欢这样,我并不想将合作变成单纯的渠道推广。我们是真的想专注在产品上。

所以,我们的合作关系对于获得用户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但我们并不是向合作方要到更多的用户,而是通过他们做出来一个更好的产品,而这才会导致用户的增长。

对于 Evernote 来讲,酷并不是一个目标,所以我们并没有可以让他更酷。我们只是尽力让这个产品做得更好。对于我们来讲,Evernote 是个结合体。一方面,我们对自己建立的产品有着强烈的态度,另一方面,我们也会聆听用户的意见,看看我们是什么地方做错了。所以用户的意见对于我们来讲非常重要,告诉我们什么已经修正。而我们的本能也会告诉我们什么东西使我们应该做的。

我们并不追求酷,我们追求有用。但对酷没有要求,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够将其做好。

未来几周发新版 Evernote,希望各个分公司是完整的 “微缩版” 公司

ifanr:来谈一下往事,去年 11 月你们推出了大胆革新的 5.0 版本。请问当初面临过哪些困难,你和团队是如何克服的?

Phil Libin:只要是改变都肯定会遇到很多的困难。我们在推进这个版本的时候收到了很多来自用户的抱怨。人们总是更倾向于告诉你他们不喜欢的事情,多于他们喜欢的事情。不过这样的状况在新版发布后的几周就改变了,用户们亲身体验使用了之后,他们还是感觉很不错。

所以总体的评价还是很积极的,无论是 Mac 版本,还是 iOS 版本,Android 或者是 Windows 版本。我们将 iOS 版本上的反馈用在了 Android 版本上,然后又把在 Android 版本上获得的修改反馈应用在 Windows 上。不过你是对的,在做如此大的改动时,肯定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特别是在 iOS 版本上,因为这是我们第一个推进的版本。

而由于 iOS 版本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过设计了,所以在这个版本上我们的收到的反馈也更多。我认为总体的改版很值得,虽然改变的确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在团队里,我们只是一起改进产品,大家都畅所欲言,他们喜欢什么或者不喜欢什么,然后我们改进新的版本。而在接下来的几周时间当中,我们的 iOS 和 Mac 版本也会迎来一次改版,将会添加一些重要的新功能。

ifanr:在产品开发过程中,中国团队或者其他国际团队担任什么样的角色?你们会通过各个分公司在世界范围内招募工程师吗,还是只是让他们搜集一些用户反馈,无法参与到早期的产品开发头脑风暴中?

Phil Libin:所有的办公室都会做计划,设计和开发。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收集每个国家里最有才能的设计师和工程师,由他们来让 Evernote 更加出众。当然,我们的总部办公室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开发团队。而我们在中国的 17 人团队,他们负责运营、伙伴合作、管理开发者合作关系、市场营销。而这里的产品团队还有建立国际化的产品。

举个例子,最新的 Mac 版本应用是由在波士顿和日本的团队负责的,他们紧密合作共同开发出新版本。中国区的团队也将会有重大的软件开发任务。我并不相信 “功能分隔” 的概念,例如工程师团队都在中国,然后市场营销的团队在美国,我希望世界上的每个地方都会有一个 “缩小版” 的完整公司在,就像每个地点都有一个小型的创业团队一样。

Evernote 加速器:向世界播撒 Evernote 创业精神的大使

ifanr:在去年的时候,我问过你会不会像 Instagram 一样卖掉公司,你给予否定答案,因为你已经在创业道路上不再年轻。现在,Evernote 似乎当起了创业导师——你们在 4 月启动了 “Evernote 加速器”。我看到你们对这个项目的描述,似乎你们在做雷锋。那么,你们从这样一个 “公益” 项目中,可以得到什么?

Phil Libin:我们希望召集全球优秀的创业者,让他们有机会到硅谷一个月理解 Evernote 的文化,在我们的帮助下,他们可以设计产品,营销,并且将产品介绍给当地的投资者。然后我们想让他们回到自己的祖国,做创业的 “大使”,我们想通过这个项目,在不同的市场中埋下 “种子”,将 Evernote 所理解的创业精神和创造产品的方式带给他们。

我们和另外一些孵化器不同,他们想要创业者最后扎根在硅谷当中。我们想要让他们来硅谷,然后为他们提供培训,最后让他们回到自己故乡成为创业精神的使者。当然,在这过程中,我们可能会遇到想要投资的项目,但更重要的是,我么想要将创业的精神,方法带给他们,让 Evernote 在海外的市场都会有认同其文化的人们。

(你在创造一个生态?)对,这就是我们想要改善生态系统的其中一步。Evernote 的 API 有着 2.5 万个第三方的开发者,我们并不是想要追求更多的开发者,我们更希望他们能够做出更高质量的产品。我们希望一个公司能够过来,然后我们一起来将产品改进好,这就是我们想要的。

这并不是慈善活动,这也帮助了我们公司拥有更高质量的产品。

做有全球视野的创业者,对穿戴式设备前景感到乐观

ifanr:印象笔记在中国站稳了脚跟,Evernote 在世界范围内快速发展。你创办过三家创业公司,在一定程度上,你现在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了。那么,你对于中国创业者。可以分享一些好的经验吗?或者说一些教训,毕竟 “教训” 与 “经验” 往往是同一个东西。

菲尔·利宾:最主要的建议就是别把自己当做是中国本土的创业者。他们应该把自己当做一个国际的创业者,我们也没有把自己当做是一个 “美国” 公司。所以他们也应该做出来一些可以让全世界都觉得很棒的产品。要更高瞻远瞩更有野心,不要把自己限定在中国之内。

ifanr:最后一个问题,关于时髦的 Google Glass。Google 在 3 月份的时候,宣布支持从 Google Glass 分享照片到 Skitch 上。可以说这让人感觉非常 cool。但 Evernote 与 Google Glass 之间到底有那么强的联系吗?你怎么看待 Google Glass 这个新生事物?

Phil Libin:我认为 Google Glass 很赞,我们也正在与其合作,成为 Google Glass 的主要应用之一。我对可穿戴设备的形式效应感到很乐观,不出几年,智能眼镜,不管是否来自于 Google,将会成为普遍的产品。

其实也不仅仅是智能眼镜,还有其他可穿戴的,甚至物联网设备——智能手表,皮带,健康监测仪,冰箱……这些所有的产品正在产品设计领域牵起一场巨大的变革。以前设计都是用于电脑,后来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设计跟着手机,其实也是小型的电脑设备转变。但下一代的产品设计并不是跟着某一个特定的设备走了,而是为人而设计,因为人才是这些设备的拥有者。这是产品设计的一种全新思考方式,非常让人激动,然而没有人现在真正理解它。暂时还没有人这么去做,为人设计一款可以综合各种电子设备的产品。

而我们也在与 Google 合作,在未来几年,我们将会完全改变人们对产品的理解,甚至比手机产生的改变要大。

Google Glass 还只是为极客设计的早期产品,现在还不是一件非常好的消费者电子产品。我很喜欢,我会使用,但我的妈妈不一定会带上,但 5 年内她可能会。作为一个早期的产品,一个预示着未来趋势的产品,Google Glass 已经非常强大了,而这仅仅是第一代产品而已。不出几年,这个产品将会变得相当重要。

(会改变世界吗?)我想是的,而且还会比手机改变更多。而并不仅仅是眼镜,而是所有不同的设备。我想它们会再次改变世界。

 

感谢@崔绮雯 整理采访录音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