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基亚前 CEO 康培凯离职后的生活

公司

2010-12-29 10:25

诺基亚前 CEO 康培凯(Olli-Pekka Kallasvuo,OPK)可以算得上是风云人物,尤其是 07 年之后诺基亚开始下滑以后,公司内外有不少人都把责任归咎于康培凯,认为他的错误战略导致了今天的结果。

但内部也有人为康培凯不平,认为他主动选择了一条极为艰难但对诺基亚长远发展来说很必要的转型之路,没有依靠大量裁员和放弃自有系统去博投资人欢心(这关系着他的个人收入)。三季度财报和新的平台战略似乎也预示着康培凯启动的转型终于开始有了收获。

不过不管怎么样康培凯还是被自己供职近三十年的公司解职,《赫尔辛基时报》最近对离职后的康培凯进行了采访,以下是全文翻译。

OPK

from Helsingin Sanomat | Logout 译,EchoKou 校,转载请注明 ifanr.com 译文链接。

通过铃声判断,康培凯家厨房桌上的黑色手机正不断收到新邮件。

这部手机目前还没有开卖。康培凯用的是颇为少见的诺基亚 E7 原型机,将于明年推向市场。

“在我离开时他们让我留着这部手机。”

康培凯今年 57 岁,在诺基亚工作了近三十年。他从公司律师一路升为诺基亚 CEO,但今年 9 月 10 日,康培凯被解职。从那时起,他忙乱的生活方式走到了终点。

今天是工作日,但康培凯还是舒舒服服地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今天他日程表上的唯一的项目是和商界的朋友共进圣诞午餐。

“由于工作原因,过去十五个圣诞节我都不得不拒绝这些邀请。”

康培凯的离职也让他回归平常人的生活。现在他经常购物、打网球、读传记。

采访中,康培凯很兴奋地谈到自己五年来终于有机会去 Vermo 看赛马。

“我对赌博没什么兴趣。赛马场上唯一吸引我的是马本身”,康培凯还提到自己记得很多马的谱系。

但是无压力生活还是需要时间来适应。之前作为诺基亚总裁兼 CEO, 康培凯每天 8:30 来到到诺基亚总部,12 小时后回家,之后还要再继续工作几小时。

康培凯每年有 140 天在出差,多年来没真正休过一次假。

“我一般只有圣诞节和八月的第二个星期休息几天。”

康培凯承认直到最近自己才有时间思考过去的生活有多辛苦。他说:

“我的注意力过去一直集中在工作上。对此我不后悔,我不是那种含糊的人。”

但今年秋季还是发生了些事。

在诺基亚的日子让康培凯成为有钱人。举个例子,2000 年,康培凯的收入高达 1360 万欧元。

康培凯和妻子 Ursula Ranin 已经在赫尔辛基南部的一间双层公寓里住了八年。

楼下的通话器上没有他们两人的名字。

公寓低调而时尚。墙上有很多艺术品。房间里摆放着古董,桌上有艺术史相关的书籍。

楼上有一个书库,收藏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珍藏版图书。还有两个酒柜。康培凯谦虚地说:

“柜子里只有些不错的红酒。”

康培凯成为百万富翁已经是九十年代的事了,当时诺基亚股价暴涨,公司高管的持股计划带来了巨额收入。

“对我来说,变富很奇怪——超现实感持续了几年。我到九十年代中期过得还很平常,租房子住。”

作为诺基亚 CEO,康培凯成了世界级的明星,照片上过《财富》杂志封面。并不是所有关注都是正面的,很多芬兰人都记得康培凯因为逃税而缴纳的巨额罚金:他在瑞士买了 11000 欧元的东西没有报税。其他人将诺基亚目前的困境归咎于康培凯。

“暴露在公众的目光下给我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几乎是作为 CEO 最不愉快的一面,也是必须接受的一面。”

人们会在街上指着他、找他说话或者要签名。康培凯承认这样的公开性让自己变得小心谨慎。

“我不会在夜里上街,(这工作)总是有可能和人结怨的。”

离职后康培凯避开了公众的视线,现在他看起来很轻松甚至可以说很满足。

康培凯认真的听取提问,并非常有礼貌地作出了回答。他签了保密协议,不能对诺基亚进行任何角度的评价。

康培凯说自己在诺基亚最想念的还是人。一起工作,身边总有些才华横溢的人,当中很多人成为了朋友。

被解职的 CEO 们通常会抱怨说自己没机会做完自己想做的事。当中有很多人会公开表示失望,有些甚至会发怒。

康培凯从没批评过诺基亚的决定。在他看来,如果一位 CEO 没能实现自己被寄予的目标,公司董事会至少也应该从股东利益的角度考虑解他的职。

“我曾经热爱自己的工作,但我自己可能也发生了变化。解脱感取代了解职带来的失落感。无尽的旅行和超长的工作时间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吸引力。”

康培凯收到了数十个邀请,很多公司邀请他在董事会或项目任职,但目前还没有让他感兴趣的。

“我想我再也不会去哪家公司当 CEO 了,这需要承担太多的责任。”

康培凯从秋天开始享受着自由时间与更平和的生活方式。他仔细考虑过自己的诉求与价值,其中有一条是在家里学到的严格的工作信条。

“我打算教商业管理,和年轻人分享自己在诺基亚获得的经验”。

康培凯目前正在和一家教育机构协商此事。

抛开过去的种种,诺基亚和康培凯还有很多联系。他还是诺基亚西门子网络的董事会主席。

康培凯刚刚从美国出差回来,上周他刚从中国回来。

“从中国回来的路上花了 28 个小时。在曼谷机场我想这路线选的恐怕有问题。”

最后是手机,芬兰很多公司的高管已经开始用苹果的 iPhone。

康培凯依然忠于诺基亚,说:

“我想自己永远也不会买 iPhone。”

题图来自 hexholden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电子阅读、任何有趣的设备、IC 以及“历史的草稿”,相信移动设备与互联网的结合正促成近百年来最重要的一次变革。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